第0085章 有鸟焉,其状如鸠,其音若呵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628
  第0085章 有鸟焉,其状如鸠,其音若呵

    我叫杜宏逸,普普通通的上班族。

    快要三十岁了,有一个谈了七年的女朋友。

    是时候结婚了。

    往后的日子就是柴米油盐,不过以前也差不多,这个世道。

    趁着最后的机会,我申请去了神州关外出差,打算趁这机会爬一次长白山。

    大学登山社时候,就一直想要爬这座山。

    可能是想要和自由的生活告别,进入真正代表着责任的世界,我这一次很用心地去看这山的风景,就像是上学时候第一次爬山的时候一样,不知不觉,我居然和大部队走偏了。

    我靠着以前的经验,还有导航勉强在山路上寻找回去的方向。

    可是这该死的导航。

    居然把我引到了最偏僻的位置。

    我回头看了看,太阳要落山了,整个长白山都黑压压的,像是一只巨兽,我有点害怕了,匆匆地回头,可是我却见到了以前绝不敢相信的东西……

    ……

    “你看我像人吗?”

    藏在阴影中的那个声音这样询问。

    我觉得自己的手脚冰冷,不断打颤。

    它像是人吗?它根本不像!

    硕大的尾巴,毛茸茸的身子。

    尖牙利爪!

    但是我来这里的时候,听说过关外有狐狸黄大仙讨口封的故事。

    如果否认的话,它们就会追杀你,这可是妖怪啊。

    我马上就要结婚了,我的未婚妻和我的感情很深,我爸妈年纪大了,我不能死在这里。

    于是我听到了我颤抖着回答:

    “是啊,你就是人。”

    那个黑影发出笑声,一下就不见了。

    我坐倒在地上,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的手脚都凉了,好一会儿才回过劲儿来,一直担心路上出什么事情,可最后还是平安无事地下了山,我连夜买票离开了这里,一直提心吊胆,直到回到家里才终于安下心来。

    我和未婚妻已经同居两年了。

    我回去的时候,她已经准备好了一桌子的好菜,她总是这么体贴,而也家总能抚慰现代人心里的疲惫,我的恐惧和紧张都慢慢消解下来,她给我倒了一杯酒,我稍微有些醉意,在烛光之下醉醺醺地和她说这一次惊险的经历。

    她低着头,突然好奇道:“你看到那个妖怪的样子了吗?”

    我一边倒酒,一边摇了摇头:“没有啊,只是隐隐约约看着脸上有毛,尖牙利嘴的,像是个狐狸似的。”

    她突然笑起来,指了指自己的脸:

    “呀,你抬头看看,是不是这样?”

    我的心跳漏了半拍。

    突然想起来,是因为恐惧而提前买票这件事情我没有和任何人说。

    未婚妻根本不知道我今天回来,不可能提前准备好菜。

    那么她是……

    ……

    青丘之国,卫渊看着那一群姿容艳丽脱俗的少女,却有点手足无措,头皮发麻。

    那些少女将他围了好几圈。

    眼睛发光,叽叽喳喳地询问:“是人啊,活生生的人。”

    “而且很年轻。”

    “喂,你叫什么,咳咳,我是说,小女子还不知道公子尊姓大名。”

    一位清秀脱俗的少女盯着卫渊,带着一丝雅致微笑,眼睛却很大胆地盯着他看:

    “可喜欢读书,有志于考取功名吗?”

    卫渊报了姓名,又古怪摇头道:

    “书是读过,但是不打算考取,额,功名。”

    另一位看上去身材丰腴,憨态可掬的女子眼眸发亮:“那卫公子可是家中贫寒,有文曲下凡的学识吗,文章是不是写得很好?”

    “是不是有哥哥嫂嫂,他们是不是对你不好啊。”

    “卫公子,奴家这里有几首小诗,不知可否和公子切磋一二?”

    卫渊约莫有些回过味道来,家境贫寒,喜欢读书,哥嫂欺压,却又是什么文曲下凡,这些要素组合在一起,莫名有些眼熟,再一思索,不正是古时候各类传奇话本里和狐仙相遇的那些书生模样吗?

    看着这些少女兴致勃勃的模样,倒像是见着了某个稀罕物件。

    卫渊向天女投去求助的视线。

    却见她退后两步,只含笑奕奕看着卫渊被这诸多少女围绕起来。

    乐见其成。

    少女嘴唇无声开合。

    ‘喜欢哪一位,我替你求取而来。’

    卫渊吐出一口气来,转头看着这些很有兴趣的狐女。

    突地抬手拍了拍背后的八面汉剑,朗声道:

    “在下不喜舞文弄墨,平生只喜刀剑。”

    一众狐女霎时静音。

    卫渊将剑连鞘握在手中,复又迫前一步,笑道:

    “也没有什么官身,不过是在闹事开一家小店的闲人。”

    “不曾看得几本书卷,更是不喜欢写那些文章,对于诗句一窍不通,若是切磋剑法,倒是乐意奉陪……”

    一众少女齐齐退后一步,神色讶异,然后便有些失望。

    这校尉只挑选和传说中与狐女相好者相反的言行,那些少女果然不再那般的热情,面上反倒有些尴尬,似将他看作了那些秦汉燕赵之地的粗豪游侠儿,这样男子并不合狐女们喜欢,于是不过片刻,这些少女便没了先前的惊喜。

    过了片刻后,更是因为有一道声音传来,而纷纷离去。

    卫渊这才松了口气,将剑背在背后。

    转过头无奈看向讶异的天女。

    肩膀上黑猫类偷笑。

    而这个时候却还剩下了一个狐女,看上去不过是十六岁左右模样,一身白衣,抱着一本大部头的书,双眼仍旧上上下下打量着卫渊,突地笑道:“公子这样,可比古话本里的呆傻书生,有趣的多。”

    她伸手做出邀请的姿态,落落大方道:“青丘难得有客人来,那些姐妹性格天然烂漫,有些失礼的地方,还请两位客人海涵。”

    卫渊道:“在下才是有些失礼,不知道如何称呼?”

    白衣狐女微笑道:“我姓苏,名唤苏玉儿。”

    ……

    卫渊和天女向苏玉儿表明了来意。

    青丘之国不小,居民众多,但是青丘狐族地位高然,很快便找到了胡明的三叔,他听闻弟弟在外面受伤,先是有些讶异,然后就急匆匆整理了灵药,抱怨道:“六年不曾回来,一传回消息就是这种。”

    “真的是没法说他。”

    “多谢三位来告诉我这件事情,我这就去找他,青丘国和外界不同,几位还请在这里多游玩一番。”

    说罢便匆匆地离去,前往人世。

    之后天女说她要去寻一位故友长辈,也自离去,那黑猫类也留下一句话,说今日晚上得要做些正事,寻寻伯奇的踪迹,就不知去了哪里,只剩下苏玉儿带着卫渊来游玩青丘之地,委实是和外界不同,让他见识了一番。

    在城池当中,却见到一座大宅邸。

    并不如其他地方,是以石狮子镇宅,这宅邸前是两座石塑的九尾狐。

    石塑沉稳,背后九尾扬起,竟然能让人觉得这雕像上带着一丝神性。

    大门紧闭,严防死守,有许多先前的狐女进了这里,隐隐还能从里面听到了哭泣声,争吵声,卫渊有些诧异,却也没有多问,苏玉儿见到卫渊眼底好奇,轻声道:

    “是我们青丘狐的一支分脉,族中有女儿偷偷跑了出去,结果欲要和尘世男子私通而去,被捉拿了回来,关在这里。”

    “私通……?”

    苏玉儿道:“那人间男子家贫而病,这一脉有几位长辈担忧族中女儿被骗,就悄悄寻了去,听闻若不是去得及时,她就要逼出自己的内丹来给那男子服下。”

    “千年前曾有外界狐妖被鬼物强骗了内丹,修为散尽,而那鬼魂返阳,却仗着修为荣华富贵,正因为有次教训,是以族中反应如此激烈,卫公子,还请这边走……”

    少女的神色有些许轻慢和漫不在意。

    既是别人族中之事,卫渊自然没有掺和的打算,颔首跟着苏玉儿游览这青丘之国。

    ……

    咔嚓!

    一只猫爪重重且不甘地拍在电脑屏幕上。

    青丘国之外,位于人间的城市里,某座网吧。

    施展了幻术的黑猫类气地不断用爪子摩擦键盘。

    它在卫渊家中时候,毕竟不太好离开去网吧,这么长时间没有上线,早有些痒痒了,它是五百年道行的异兽,记下青丘国位置后来去自如,上线之后,竟恰好又匹配到了那只红绣鞋。

    对方似乎也是好几天没有上线。

    当场气得申请solo。

    现在正处于疯狂对喷垃圾话的情况。

    正喷得过瘾,突然发现天色慢慢黑下来,再迟似乎就有些影响今天的正事,只好意犹未尽地发过去一个好友申请,类舔了舔爪子,心中对那能够跟自己不分上下的对手颇为赞赏,约定下一次再斗。

    也没有看是否同意了,跳下了座椅,竖着尾巴,懒散地从老板前面走过,而在同时,在泉市的博物馆里,水鬼眼睛一瞪,眼珠子里飙出水来,手掌一拍,大怒道:

    “这孙贼还敢挑衅我们?!还下次再来?!”

    “要不是老板在家,不好玩电脑,还不得削死他?!”

    “来,同意!”

    两个纸人儿嘿呦嘿呦抱着鼠标,然后跳起来在左键重重一踩。

    吧嗒。

    ‘您和猫爷成为游戏好友’

    ‘您和钓吧老大成为游戏好友’

    类不知道之后发生的事情,也不知道这里的网吧老板在之后盯着显示屏上的猫爪痕迹之后,默默抽干了三根华子,之后搜索都市怪谈,通过拍照证明,成功加入了一个三百人群,里面满满的都是网吧老板。

    它只是悄悄溜回了青丘国。

    然后趴在树上慢慢地等待,最后见到了有像是斑鸠的鸟儿落下来歇脚,叫起来像是年少的人被逗笑了的呵呵声,然后趁着这鸟整理羽毛的时候,猛地扑上去,然后砰地落在地上。

    黑猫甩了甩脑袋站起来。

    那种鸟已经惊慌失措地飞远了。

    但是类已经成功咬下来了一枚羽毛。

    它循着味道找到了卫渊,咬着羽毛放在卫渊手上,看着讶异的青年,道:“这是青丘国里的一种鸟身上的羽毛,那家伙叫灌灌,凡人佩戴它的羽毛,就可以不再迷惑,你把这个戴在身上,然后入梦,就不会忘记自己是谁。”

    “伯奇是梦中的大妖,想要找到它,也只能从梦里着手。”

    “张若素让我来这里,可不是单纯守着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