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4章 青丘有狐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2744
  第0084章 青丘有狐

    古老朴素的屋子里。

    有人伸手点燃了一盏油灯,暖光之下,一张藤椅的旁边,围绕簇拥着许多娇俏的少女,椅上坐着白发的女人,用温和慈祥的嗓音,把故事讲到了某一个段落。

    因为当下故事的进度实在是太匪夷所思,周围许许多多清脆的声音惊呼道:

    “咦咦咦?那个男人这么笨的吗?”

    “噗呲,不会吧,我看现在人类谈论起感情来,那些话本啊,小说啊,漫画里面,可都是一套一套呢,没有想到一开始的男人会这么,这么天真,和老祖先同行了足足三年都没有看出她的真身。”

    “是啊,可是那个男人怎么可能会没看出来呢?”

    “祖奶奶当初可是整个族里最大的美人。”

    “人间有这样的美人吗?不可能的……”

    叽叽喳喳的清脆声音,坐在躺椅上的白发人微笑着摇了摇头,红泥小火炉,温的不是酒,而是茶,她笑着道:“我也很奇怪,也很气恼,我陪着他在外走了三年,他竟然对我熟视无睹,呀,你说气恼不气恼。”

    “肯定气恼啊。”

    “对啊,对啊,这怎么能忍呢?!”

    “老祖宗,你当时怎么做的,才把那个呆呆傻傻的人类抓到手里的?”

    “怎么抓到的啊……”

    白发的女子想了想,微笑道:“你们知道,那个时候的人族都是崇信巫蛊和神鬼的吗?人间的王,也是部族的大巫师,大祭司,他那个时候咬死了说,自己如果要娶妻,上天一定会有启示,说什么,吾娶也,必有应矣。”

    一众少女张大了嘴巴。

    不敢相信世上还有这样呆呆的人。

    那个时代,都有这样的美人示好,仍旧这样子,太太太,太蠢了吧!

    白发女子忍不住笑着,虽然眼角已经有了皱纹,笑起来仍旧是狡黠地很:

    “所以啊,我就化作了真身,然后突然跳出来吓唬他,他真的被吓了一大跳呢,然后我唱歌说‘绥绥白狐,九尾痝痝。我家嘉夷,来宾为王。成家成室,我造彼昌。天人之际,于兹则行。’”

    “他还傻乎乎把这个当做了天启,红着脸蹲在在那里烧龟壳儿。”

    一众少女眼睛发亮,催促道:“然后呢,然后呢。”

    白发女子自得地笑道:

    “我和他同行三年哦,他那龟壳早被我做了手脚,乃是大吉。”

    “然后他便鼓起勇气,去找到了涂山求亲,险些被乱棍打出来。”

    “但是最后还是和我成亲了。”

    其中一个年纪最小的少女悄悄道:“可是这样,不怕上天责怪吗?”

    白发女子故作讶异道:“为什么要责怪呢?”

    “要和他成亲的是我,而不是上天,所以我才是他的天启啊。”

    那小小的少女说不出话,其他的女孩子一阵哄笑,又带着一丝好奇和自得地问道:“那他肯定是彻底栽到老祖先的手里,最后沉迷温柔乡,茶不思饭不想。”

    “对啊对啊,再怎么样精明的男人都没有办法的。”

    “更不要说是那么一个傻乎乎的家伙了。”

    白发女子恍惚间陷入了回忆,微笑着等到这些孩子们都不再说了,然后才轻声道:

    “不,他在大婚的第四天,就出发了。”

    “之后十三年,三次路过家门,都不曾进来见我。”

    “最终他在涂山集会,召集诸侯,手捧玉帛朝拜的国家有上万之数,斩防风氏,讨伐了上古的水神共工,划下长江和黄河,定下了神州水系脉络。”

    “他的名字,是禹啊。”

    那些往日没能听过这故事,这一次缠着老祖先讲的少女们都不说话了,先前故事里那傻乎乎的男人,只是转过来身,就成为了人间那个时代最光芒耀眼的英雄。

    拔出剑,指向了天灾。

    同样的时代,西方推脱是上帝的怒火,而他却将这‘上帝’斩杀。

    以人的力量开辟了浩瀚神州的水系。

    白发女子微笑着挑动了下灯烛,灯光忽闪了下,映照着她脸上的皱纹,道:“青丘难得有客人来了,不能够太过于失礼,你们去接待一下吧,阿玉,你也去,对了,记得不要再看人间些的那些人狐之恋的故事了,那都是假的。”

    一众少女红着脸,一边打闹着一哄而散。

    只留下名为女娇的女子安静待在这屋子里,灯烛忽闪着。

    她靠着椅子,微敛着双目,又想到了那个憨直的少年,成长到治水的司空,却还是榆木一样不开窍的脑子,还有他最后往涂山城中求亲的样子,十三年不曾归家的决然,最后他伸手指着华夏的大地,击杀了最初的水神,治理了蛮荒的水系。

    他抱着那孩子,把孩子举向天空,却对她微笑着说:

    “你才是我的天启啊。”

    他们的孩子叫做启,神州第一个国家的开国君王。

    可是,禹,她到现在还记得那少年灿烂的微笑,记得他将自己气地跺脚,记得他们顺着水系游走神州,还有大婚时候局促的样子,记得,一直都记得。

    可惜,那已经是几千年前的事情了……

    白发的女子闭着眼睛,手掌轻轻拍着扶手,哼唱着歌谣。

    “候人兮,猗……”

    这句诗的意思是,我在等你啊。

    可我等的人,什么时候回来?

    永远都回不来了。

    ……

    卫渊和天女珏站在了青丘之境的入口。

    只是让卫渊始终没有想到的是,他构思了很多前往青丘国的法术神通,思考要用什么样的手段前往那存在于古代传说的国度,但是当他询问少女要怎么前往青丘的时候,少女却奇怪地看了他一眼,理所当然地回答道:“坐高铁啊。”

    卫渊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心里碎了。

    他们坐着高铁前来靠近青丘之境的地方。

    背后的剑靠着特别行动组的冷兵器使用权限通过了高铁,而卫渊肩膀上,那一只懒散的黑猫,则是通过幻术的神通避开了众人的耳目,至于来自于胡明的青丘国信物,那是一枚玉符样的东西。

    青丘国并不在人间。

    其中的区域每一次都会发生细微的变化,靠着这信物指引,就能够寻找到安全的方向和道路,避开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也能够取信于青丘狐族,方便交流。

    少女牵引信物上的法力。

    青丘的通道被打开。

    像是一条通往不可知不可测之地的深渊,只不过是平平竖立在卫渊和天女之前,卫渊稍微转移了下视线的角度,就看不到那一个通道,仿佛其并不存在。

    少女回头看了他一眼,主动迈步上前,卫渊收心紧紧跟在天女身后,那只黑猫懒洋洋地打哈欠,有些提不起精神。

    也不知走过了多久,眼前终于看到了光。

    有风来迎。

    走出这道路的出口,是一座悬崖般的地方,视野极尽开阔,卫渊忍不住吐出一口浊气,极目远眺,碧青色的长空,云雾流动,远远可以见到极有古代气息的城池。

    有巨大的野兽在天空缓缓飞过,仿佛云雾一般巨大的翅膀投落阴影,古国青丘,和常世不同。

    卫渊正看得入神,突然察觉到有驳杂的气息出现。

    下意识转头看去。

    杂草有窸窸窣窣的声音,而后出现了一个个少女,年纪有大有小,或者魅惑天成,或者天然纯粹,或者言笑晏晏,也有英气勃勃,气质上不一而足,只是容貌都在常人之上,自有一股天然媚态。

    黑发里钻出两只毛茸茸的狐耳,好奇望向来客。

    是青丘狐女。

    卫渊认出来者身份,正想要怎么样开口才能表达善意,不过于失礼冒昧。

    就看到那些少女已好奇兴奋地看向自己,一下就围了起来。

    其中一个年少白衣的少女抱着一本书,眼眸发亮,指着他喊道:

    “呀,是人类的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