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3章 赴青丘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368
  第0083章 赴青丘

    凶悍的沙场煞气真实不虚,扑面而来。

    老道士几乎是触电般地松开了卫渊的右手。

    眼前视线微微泛黑,这是被兵家的煞气冲击到三魂七魄的结果,好一会儿他才缓过劲来,惊疑不定地看着卫渊,后者有些疲惫似的,靠坐在沙发上,膝盖上是那只五百年道行的黑猫类,懒洋洋地打着哈欠。

    被摩挲地光滑的藤椅,冒着热气的茶,年轻慵懒的掌柜。

    阳光,桌上的花束,一只黑猫。

    看上去和这一间古老泛黄的博物馆很相配。

    但是……

    老人看着眼前的馆主,眼底有异样之色。

    卫渊从老道人的反应上隐隐猜测出了什么。

    恐怕是被残留的煞气所冲击。

    他右手轻轻按在黑猫的头顶,看向老道人,自然笑道:

    “这几日熬夜打了打些游戏,都是以古代战场为主题的那一类,玩得多了,难免有些沉迷进去,搞得现在都有些头痛,就连梦里都在打游戏,觉得自己是什么什么大将军之类的。”

    “大概就像是老先生刚刚说的那句话,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

    张瑜煞有介事地点头道:“我懂我懂,谁都有过中二期嘛。”

    张浩和沈寄风忍不住按住自己小师叔肩膀,让他快别说了。

    老道士看着这年轻的博物馆馆主,慢慢点了点头,道:“确实是如此,老道知道了。”心里想着的却是之前自己说的另外一句话,夜间的梦的确有很多都归于日有所思,可还有一部分,却是过往经历,深埋心底,不肯休憩。

    一行人很快就起身告辞。

    但是也没有去对面的花店,找到那位前辈拜访告罪。

    张浩开车,一边看着前面的路况,一边随口问道:“师叔祖,咱们不去拜访告罪,没有问题吗?”

    老道士笑了笑,道:“无妨的,那位长辈应当也不在意此事。”

    “但是你们小师叔怕是从今往后再不能踏进这一条街了。”

    张瑜一脸的苦笑尴尬。

    沈寄风忍不住抿嘴笑了下,又想起了什么,好奇道:

    “对了对了,师叔祖,您刚刚真的看到卫馆主的梦了吗?他梦到了什么?”

    老道士声音顿了顿,想到那一闪而过的沙场,还有抱着类坐在沙发上的博物馆馆主,却也只是和蔼道:

    “只是个简单寻常的梦罢了。”

    沈寄风有些遗憾地哦了一声。

    老人没有再说什么,脑海中那一柄挥砸而下的枪却始终无法忘记,在黑车拐过一个弯的时候,路边走过两位年轻漂亮的女郎,其中一位穿着艳丽红色的长裙,老道忽然想起小时候曾经拜访天师府的一位客人。

    那时候他还只有五岁,现在的天师师叔当初也只得授五雷箓。

    当时作为天师的师叔祖从闭关的地方出来,亲自接待了一位来访的人,那是个看上去年轻的女子,穿着的红色长裙像是盛放的虞美人,他和小师叔好奇,一起偷偷去看,见到那位客人带着盒子,打开之后,里面是一柄古朴的枪头。

    森森的寒气扑面而来,让他后来生了一场大病。

    道人现在回忆起来,当时的那把枪,就和刚刚梦中所见的一模一样,只是远比在盒子里放着的时候更为鲜活而霸道,就像是一者桀骜鲜明,另外一者已经孤独沉睡了千年岁月。

    想了想,老人按捺不住好奇心,给自家师叔发了个短讯。

    在吗?

    很快就有回信抵达。

    一只抱着键盘舔爪的猫猫头。

    老道士哭笑不得,自己师叔都一百来岁了,还这样,心态比自己都年轻,想了想,先是问了问天师还记不记得小时候那位客人,得到肯定回答之后,就问知不知道那把枪头。

    这一次回信很慢,等了一会儿才有消息传回来。

    ‘知道。’

    天师道:

    ‘那把枪没有名字,但因为它的主人,后世的人叫它霸王枪。’

    老道人盯着手机屏幕看了许久,然后轻轻拉起道袍宽大的袖子,看到手臂上汗毛竖起,凸起了一个个鸡皮疙瘩。

    ……

    送走了客人,那只黑猫类很不爽地从卫渊怀里跳开,对着他不断哈气。

    龇牙咧嘴。

    卫渊揉了揉眉心,足足三日不眠不休,沉沦于战场,哪怕是有一身的道行,他都有些支撑不住,精神极尽疲惫,本来想着稍微缓一会儿,结果一不小心就靠着沙发睡着了,等到苏醒过来的时候,外面已经是黄昏。

    天女坐在对面的沙发上,安安静静低下头看书。

    “你醒了?”

    她抬起头,看向卫渊:“是遇到什么耗神之事了吗?”

    卫渊苦笑一声,觉得头痛欲裂,支撑着沙发坐起来,想了想,将事情大概地和少女说了说,对于后者来说,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少女恍然道:“是垓下之战啊……项羽,难怪你一身的兵戈煞气。”

    卫渊揉着头,忍不住叹息道:“是啊,霸王。”

    “也不知道当初他全盛时候的实力,究竟有多可怕……”

    少女右手托腮,道:“你应当知道啊。”

    “知道什么?”

    “力拔山兮气盖世,这一句话不是神州皆传的么?”

    “这句诗自然是……”

    卫渊的声音微微一顿,想到了某个可能性,惊愕道:

    “等一下,这句诗是写实派的?”

    这一次轮到少女讶然,道:“难道后世以为这只是自夸么?”

    卫渊无言。

    天女想了想,将手中的书放下,道:“秦汉年间,项羽举鼎,并不只是力,鼎于神州而言是祭祀重器,代表着天下的气运,曾经有秦王欲要举鼎而被气运反噬,很快便去世,项羽能够举鼎已不只是代表力量,还有器量。”

    “是以为,力拔山气盖世。”

    卫渊慢慢点头,怀想所见几道力士残影,口中低语道: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

    “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可惜了。”

    少女稍微趋前,看着卫渊,道:“那你可曾见到虞姬?”

    卫渊摇了摇头,道:“垓下之战的最后关头,虞姬应该已经自尽了。”

    少女道:“可她没有那么容易死。”

    卫渊愕然看向天女,后者轻声道:“你难道不好奇吗?项羽年少得志,纵横天下成为霸王之后,几乎可以算是天下共主,他身边一定会有史官,但是史记之类的正史中,对于虞姬往往只有只言片语的记录。”

    “出身为何,名字是什么,籍贯在哪里,都是一片空白。”

    “那可是随霸王征战的女子,往后或许会是贵妃,或许是皇后。”

    “却连姓名和籍贯都没有,这不奇怪么?”

    卫渊反应过来,道:“她不是人类?”

    天女点头道:“她确实自刎而亡,但是血染之处,却遍开红色繁花,能随楚风而舞,这种花就被取名为虞美人,一般的人哪里会在身死后留下这样的异象?”

    “如果没有猜错,她是花通灵而化作的人,一般的虞美人从生到死,只有三五年的时间,花更是一年便会凋谢,想来她是遇到了六十年一次的帝流浆,机缘巧合将其吸纳,才得以挣脱草木,化身为人。”

    少女轻轻叹了口气,道:

    “本来是应该在山野之中清修,最终得道成仙,或者被敕封为某一地的地祇,才能够对得住帝流浆这样的机缘,可惜最后却遇见了霸王,自愿入世陪在他的身边,最后也为了不拖累他,自刎而亡。”

    “但是她还是不懂修行,草木精怪的生命,是没有那么简单就消亡的,她是将自己看做了人啊,刘邦当时见到的是营帐中妍丽的花海,以及他曾经献给项王的宝剑,并没能见到虞姬,所以将项王的枪留在了花海之中。”

    卫渊想到记忆幻境中的霸王,道:“那虞姬她……”

    天女道:“可能还活着吧,重新经历几百年甚至于更长的时间,再一次从草木化作人形,然后带着枪,在这个世界上流浪,天南海北,期望能够再一次遇到项羽。”

    “世界上虽然并没有阴司这样的说法,但是项羽那样的人杰,死去之后,真灵不灭再度为人,也并非没有一丝的可能,对了,说起虞美人,渊你等一下。”

    少女起身走向花店,片刻后又重新回来。

    坐在沙发上,拍了拍旁边的垫子,笑道:

    “躺下。”

    卫渊张了张口,见到少女很坚决的样子,只好老老实实躺下,头枕在垫子上,只是动了动,便因为疲惫而有头痛欲裂的感觉,而后就感觉到一股清凉之意,少女手指按在他的眉心轻轻按压,带着一股花香。让他因为战阵煞气而紧绷的精神缓缓放松下来,情绪也逐渐镇定。

    卫渊讶异道:“这是……”

    天女旁边放着一个小小的瓷瓶,里面有红色的花瓣浸泡出的水,她用手指蘸着水按在卫渊眉心,微笑答道:“是虞美人啊,这种花本身是可以入药的,它的香气和花瓣能够让人心中慢慢镇定下来,让久经战阵厮杀的精神得到舒缓。”

    “就像虞姬和霸王的故事一样。”

    “悍勇无敌的战神,也会嗅着花香放下心中的压力。”

    卫渊微敛着眼睛,感觉到疲惫缓解。

    天女又道:“对了,我已经从胡明那里拿来了他的信物,明日就可以去往青丘。”

    “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到熟悉的人。”

    她伸出左手翻动书页,右手轻按司隶校尉的眉心。

    似乎想到了青丘,心中愉快,少女便轻轻哼唱着神州第一首女子所做的歌谣。

    “候人兮,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