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2章 渊之神勇,被项羽揍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974
  第0082章 渊之神勇,被项羽揍

    二十八骑自山分四路而下。

    这些都是曾经随着项羽一路冲杀而来的江东子弟。

    一将功成万骨枯。

    如果不是项羽最终输了,后世之人所知道的名将中必然有他们的一席之地,其勇武自然不需要考虑,汉军虽然数百倍于这些精锐,仍旧被冲开一条条道路。

    这一个幻境是根据司隶校尉本身的修为考量构建。

    所以并没有出现太过于夸张的场面,尤是如此,沙场的厮杀煞气也足够浓郁厚重,让卫渊感觉头皮发麻,手持战剑冲上前去,可他却未曾想到,身前那关西大汉本是秦卒,虽然被编入汉军,但是其最深处的本能可未必这么想。

    前面那大汉相当娴熟地避开了枪锋。

    本在其后的卫渊直接被卖了出去。

    那名楚军骑兵手中长枪猛地向前穿刺,卫渊下意识以八面汉剑防御格挡,人力马力合一,一声巨响,剑锋被直接撞偏,卫渊的战斗经验让他迅速后退避开,可战场之上,反倒和另外一人撞了一下,身形步法变形。

    转眼间那历经血战的骑兵已做出反应。

    那柄重枪以极轻灵的方式洞穿了卫渊的咽喉。

    眼前一黑。

    ……

    卫渊猛地睁开眼睛,下意识抬手捂着喉咙。

    那种被骑兵从山上冲锋,正面刺穿的感觉相当的不好受。

    自己还是有些小看了经历过各种大战的古代精锐。

    这应该是伴随着项羽从巨鹿一直战斗到垓下的亲兵,战斗能力怎么可能会弱,卫渊定了定神,手握腰牌,有卷轴在他眼前浮现,垓下之战仍旧是处于第一位,可旋即有两道月露留影从其中分出。

    分别是那秦军老卒经历过的巨鹿之战。

    以及杨喜经历过的彭城血战。

    有年少成名时候的项藉,以及兵锋最盛时的霸王。

    卫渊看了看后面的功勋,脸有点发青。

    这根本不是他现在能够负担得起的。

    当然对于曾经的司隶校尉,这些功勋不算是什么,但是卫渊有足够理由怀疑,这是当朝之人在合法合理地剥削历代卧虎们斩妖除魔积攒的功勋,防止他们把大部分天材地宝都换取出去。

    毕竟对于那些卧虎来说,一株千年灵药,换取和全盛霸王一战。

    划算吗?

    简直太划算了。

    但是卫渊看了看现在只剩下五十九点的功勋,又将视线落在那第一个,处于哀兵必胜,末路悲歌,虞姬已逝,八千江东子弟仅余二十八人这一系类状态下的垓下之战。

    在曾经从秦兵老卒和杨喜处得见霸王风姿之后。

    任何一位习武之人都难以抵抗直面一次霸王的诱惑。

    卫渊咬了咬牙,心中自我安慰。

    还有五十九点,还很宽裕。

    继续换取了这一个月露留影。

    ……

    老狐狸精给卫渊天女说的时间是三天。

    等他三天之后,凝聚法力制造出能够证明身份的信物。

    然后带着信物去找青丘。

    而卫渊这三日都处于闭关当中,战场之中局势变化莫测,他不断地想要靠近项王所处的方位,但是这谈何容易,这三天之中,他竟已不知在垓下战斗了多久,大部分的情况下,都是在和项王亲卫纠缠。

    他的剑法和经验不断地变得老练。

    在这幻境当中,项王亲卫的硬实力和他相仿。

    而从一开始不留神被这些百战精锐击杀。

    到现在能够纠缠住不败,乃至于靠着剑招击杀其中之一。

    卫渊的进步肉眼可见地迅猛。

    但是他还是摸不到项羽的边儿。

    再度被项羽身边的江东子弟击杀之后,卫渊睁开眼睛,三日沉迷于这一场战斗,就是有一身道行护持,眼底都有些血丝,身边滋生出了清晰的沙场煞气,只是还潜藏不发。

    卫渊抬手,几乎是本能地想要换取,这才发现,他给自己准备,换取各类月露留影的功勋,竟只剩下了最后一枚。

    他在垓下之战当中已经走过了五十九次。

    也战死了五十九次。

    卫渊的动作顿了顿,还是换取了这一次的月露留影,最后一道功勋消散,而那画卷再度在卫渊的眼前徐徐展开,这一次他早有准备,仍旧出现在杨喜身旁,于后者怅然失神的时候,直接腾空伸手,将这位未来的赤泉侯拉下马来。

    汉军阵营一阵骚乱。

    卫渊双腿一夹马腹,这一匹战马嘶鸣一声,竟然主动跃出战局。

    直奔着那神勇乌骓冲去。

    如此骤变,汉军皆是讶然,下意识纷纷退避,登时如同波开浪斩。

    卫渊双目直视着从这一个方向冲下来的项王。

    既然顺着战局走势,无法和项羽接触,也就只能用这种手段了。

    卫渊抬手拔剑,如同悍不畏死般冲向项王,一名项羽亲卫怒喝一声,驱马冲来,卫渊右手持剑,左臂扬起,恰到好处将这亲卫骑枪夹在手臂下,沙场氛围最能染人心智,怒喝一声,右手剑将骑枪斩断,将那骑枪前面一部分甩手扔出。

    被项羽手中的长枪抽碎。

    似乎是项羽性格缘故,颇为欣赏这样的行为,朗声道:

    “来将何人?!”

    卫渊咽下翻腾的气血,持剑斩向项羽。

    “泉州卫渊。”

    “好!”

    项羽手中重枪砸落。

    ……

    “卫馆主不在吗?”

    张浩敲了敲门,是水鬼给开的门。

    水鬼摇了摇头:“不知道,三天没出来了。”

    “先进来坐吧。”

    今日来到这里的,除去了张浩沈寄风之外,还有一个看上去三十岁左右的男子,一名穿道袍的中年道士,道人气度很好,而男子则是脸上带着些尴尬,坐立难安。

    水鬼道:“小张你这一次来是有什么事情?”

    张浩苦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

    总不能说是因为师叔张瑜言语轻佻,有些失礼。

    这一次是师叔祖亲自带着这小师叔前来赔罪的,又担心再一次被扔出来,所以想要找卫渊来说说情罢?当即也只好硬着头皮道:“是来道谢的,前几日新大陆怨灵抵达了泉市,有劳卫馆主帮忙。”

    水鬼哦了一声。

    张浩抬起手喝水,看着这一家其他地方比较少见的博物馆。

    又想到之前在柳村经历的事情。

    在这之后,他们把事情告诉了在泉市的长辈,其中就有旁边这位道人,虽然看上去不大,其实已经近七十岁,授五雷箓,他们这些小辈要称呼一句师叔祖。

    老人见多识广,认可了他们之后的推测。

    认为黄姑女口中的将军,指得应该是某位古代武将战死之后,被祭祀所化的土地神,而非那位卫馆主。

    那位卫馆主的经历在现代户籍制度下一目了然,很正常。

    而从这一点来推测的话,对面那位前辈和卫馆主之间的关系,是因为比邻而居所致,这样一切都能说得通了,说到底还是张瑜师叔太过于轻佻冒昧的缘故。

    张浩放下水杯,看向张瑜旁边的师叔祖。

    却看到老人有些讶异,眼睛一直看着一只卧在柜子上的黑猫。

    张浩有些好奇。

    之前来的时候,似乎没有见到卫馆主有养猫啊。

    而那边张瑜垂头丧气,觉得反正瞒不过去,还是自己主动把自己的来意和水鬼等说了说,主要就是自己有些失礼,算是一定程度直呼了那位前辈名字,引来了水鬼一众存在,以及黑猫类讶异和某种感慨赞叹的注视。

    正在连带着张浩沈寄风都有些尴尬的时候。

    突然听到脚步声,张浩松了口气,神色缓和下来,道:

    “卫馆主出……”

    声音未曾落下,突然一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心悸浮现心头。

    就仿佛,被扔入尸山血海,仿佛有一把染血的刀放在了脖子后面。

    张浩身躯僵硬,看到自己手臂上的汗毛都一点一点竖起,炸开鸡皮疙瘩,僵硬看向门口的位置,脚步声极为沉静而冷峻的响起,但是恍惚间,似乎在脚步声外还听到了其他的东西。

    那像是铠甲的甲叶摩擦的声音。

    踏,踏,踏——

    伴随着脚步声,这小小的屋子里气氛竟然肉眼可见地压抑。

    那一只黑猫毛发都炸开。

    是杀气?!

    吱呀——

    门被推开。

    卫渊迈步走出。

    在他开门的一瞬间,一股极端残酷,冰冷的气机以他为核心豁然扩散,那是独属于冷兵器时代武将的气机,让戚家军兵魂打了个寒颤,下意识地挺直胸膛站立在门口。

    卫渊双目有些恍惚,眼前仿佛还停留在和项羽厮杀的一幕。

    摧枯拉朽啊。

    难以想象,同等修为层次的情况下,面对霸王,居然是这样的下场。

    不过想想先前所见,霸王的战绩,又似乎没有那么难以接受。

    只是之前在战场上残留的气机终于爆发。

    卫渊坐下,对面的几人都有些身躯僵硬,张瑜几乎以为是自己先前失礼的事情被人所知,才会有这一股煞气的针对,嘴皮哆嗦了下,这一条古老街道里,该不会住着的全是这样人物罢?

    唯独那位道行高深的老人尚且还好,却见先前懒洋洋的黑猫突然飞扑到卫渊身上,伸出爪子按在卫渊眉心,在确认这还是原本的人之后,这才放松下来。

    它刚刚差点以为,这家伙在梦中被人影响了。

    卫渊顺手将这黑猫直接抱住,类险些反手一巴掌,可想到对面不远处那有昆仑气息的少女,还是憋屈地忍了下来,道士讶异地看着这一幕,几乎有些不敢相信,类转过头,看着那老道人龇牙咧嘴,不断哈气。

    老道士自我介绍了一翻,故作讶异道:

    “不知道卫馆主,这黑猫是……”

    卫渊意识已经清明,只是杀气犹存,其中一部分是因为和项羽残影交手,染上了后者身上的煞气,随手逗弄猫的下巴,闻言答道:“是一位张道友所养,这段时间寄养在我家。”

    老道士看着这青年怀中老实安分的类,有些无言。

    天师师叔都要被挠的。

    而且,张道友?

    他觉得自己之前调查的东西咔嚓咔嚓一声裂开了缝隙。

    想了想,他注意到旁边扶眼镜的沈寄风,注意到眼睛微亮的张浩,决定做最后的尝试,抚须笑道:“我见卫小友刚刚气息有些不稳,可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卫渊也注意到自己身上的煞气。

    看来三日时间不断在垓下战斗,还是留下了些痕迹。

    他想了想,道:“只是做了个噩梦。”

    老道士微笑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可能是卫小友心中有郁结之事,或者说是过往的某些经历难以放下,一直纠缠在心里所致,贫道也通晓些解梦之术,若是小友不嫌弃的话,可为道友解梦。”

    卫渊想了想,没有拒绝的理由,便伸出右手。

    道人拈一枚符箓,多少有些好奇,想要看看这青年先前所见梦境。

    他是真的有道行的那种。

    所以眼前一晃,便见到了卫渊刚刚残留下的精神痕迹。

    只是一幕,那饱含的煞气就让老道士心中悚然——

    无边的煞气,真实存在的残酷战场。

    高耸的山脉,烽火狼烟,千军辟易,身穿铠甲的高大男子手中长枪重重抽击下来,口中问道:“来将何人?!”

    而后。

    有熟悉的嗓音如此回答:

    “泉州卫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