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0章 司隶校尉必经之路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051
  第0080章 司隶校尉必经之路

    繁华的都市,高度发达的科技,带来了快节奏的生活。

    过往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生活早已经不复存在。

    哪怕已经度过凌晨,抵达了阴气浓郁的时刻,大都市仍旧灯火通明,像是一只只巨大的精巧蜜糖罐,里面装着一切人类所需要的麻醉,让任何人都得到肉体或者精神的发泄和沉迷。

    有的时候,王琪会觉得,现代的城市就是一只一只前所未有的巨大妖怪。

    妖怪会用法术诱惑人类,然后吸取他们的精气来修行。

    巨大化的都市用灯红酒绿的刺激吸引着更多更多的人,然后吸收他们最有价值的十年,二十年,吸收他们的精力,然后将他们吐出去,诱惑更多的人类进入,而自身在这些人的牺牲奉献下变得越来越繁华,越来越大。

    这本身就是巨大妖怪的行为模式。

    城市当中会不会孕育出妖魔?

    “王医生,王医生?”

    轻轻的呼唤让王琪回过神来,她抱歉地笑了笑,给病人开了药物,然后在一片感谢声中微笑着,看着刚刚在这里睡了一个好觉的青年离开,她的生意其实相当可以。

    高节奏高压力的生活,这座城市掠夺和侵占了人的精神和时间,于是大部分人报复性地熬夜,而后在巨大的压力下逐渐失眠。

    身体逐渐压垮,睡眠也越来越差,噩梦丛生。

    所以心理医生这个职业越来越多。

    王琪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喝了口咖啡,就这样穿着白大褂,身高不算多高,一头素净的黑发,带着金丝眼镜,随手将笔别在了白大褂的口袋上,下了地下车库去取车。

    一起的还有另外一个年轻的护士,王琪客气礼貌地点了点头。

    吱呀,吱呀——

    电梯突然晃动起来。

    灯光也在闪动。

    忽然。

    电梯重重坠落下去。

    继而又骤然止住,在这一家私立医院的太平间停下。

    那个小护士发出尖叫声音,已经腿软坐倒在地。

    打开电梯的时候,一个男人一步一步走进来,手腕上挂着太平间尸体的铃铛,双目麻木冰冷,王琪叹了口气,金丝眼镜下的眼睛变成了竖瞳,而后这尸体骤然停下脚步,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护士吓得哆嗦,说不出话:“王医生……”

    王琪伸出手指,在护士的眉心点了一下。

    护士一句话也没能说出,倒在电梯。

    而后她跨越过那个男人复活的尸体,尸体肉眼可见地融化消失。

    打开车门,给油,倒车。

    她对现代的科技已经很熟练。

    王琪开车回到了自己现在住的地方,车上播放着新闻,似乎是前几天的恶劣天气已经过去,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都是晴天,其实也很奇怪,前几天突然性的疾风暴雨,天阴沉地很,而后又转眼变得正常。

    等到她回去的时候,屋子里跪着许多相貌狰狞可怖的妖怪。

    而在群妖环绕当中,是一名穿着宽松衣袍的男人,黑发垂落在后,面容斧劈刀削,极为英武,平静翻书,这些是前几天天气异常的缘由——一堆过境的妖怪,其中甚至于有自称为神的。

    “我等愿意拜伏在大人的手下。”

    “但凡驱策,却不敢有二话”

    其中为首的妖怪跪在地上叩首。

    他们被全部擒来。

    黑发男子翻过一页书,道:

    “来自扶桑?”

    “是。”

    霸道沉闷的刀光横扫,收敛的时候,这些妖怪已经都被击杀,其中修为最高的一只想要逃跑,他觉得自己已经冲了出去,但是脖子上传来的冰冷感觉让他回到现实,眼前一晃,刚刚分明已经冲出,可现实自己却一步不动。

    是梦?!

    妖物瞪大眼睛。

    刀光撕扯。

    最后伴随低沉的虎啸,群妖都被吞噬入肚。

    王琪跪坐在前,趋身斟茶,道:

    “山君为什么不收服他们?至少也能一用。”

    黑发男人翻动着书卷,道:“单纯厌恶罢了。”

    “这些妖怪会引来天师府的注意,还是带回来杀比较好。”

    王琪没有多说什么,之前设计让白云观的弟子将山君的神像放入了祭祀的祖师堂当中,而现在那弟子已经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山君借用了他的身份,而后者用得到的钱买的这一套房子,自然也属于了他们。

    通晓幻术和梦境的伯奇,想要潜藏于人间,比起很多修为更高的妖更轻松些,驱使伥鬼的山君同样如此,王琪视线扫过桌面,看到桌上山君翻过的书,其中刚刚翻完的《神州近代通史》赫然在目。

    所以明白方才山君的杀戮是为了什么。

    无论如何,他终究曾是神州的山神。

    山君姿态放松盘坐在沙发上,在这一具借来的皮囊身边堆满了书籍。

    《现代社会构成》,《蓝星军事》,《经济学基础原理》

    如同忘记了睡眠,如同不知道枯燥,一部部书籍被他如饥似渴地阅读。

    “两千年后的人间,果然有趣啊。”

    王琪嗯了一声。

    而在那一家私立医院的电梯,护士打了个哈欠,慢慢睁开眼睛,愣了一下,然后手忙脚乱地看了下时间,接了几个电话,脚步匆匆离去,她只记得自己今天忙的太晚,比王医生都回的晚,或许因为太累,所以在电梯里竟然迷迷糊糊睡着了。

    ……

    人类的钢铁丛林拔地而起,妖怪们也不得不混入了人间生活。

    原本在古代能够侵占田地的荒草地和山林,现在需要保护才能存在。

    卫渊实在是有些头痛。

    他盘腿坐在博物馆的最高处,远远的能够看到一座座高楼,天空蒙着一层厚厚的雾霾,很难看得到星星,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一点星辰,卫渊手掌托举着那书中之虫脉望,对准了那一枚星宿。

    透过这脉望看到的星辰似乎更为明亮。

    然后虚空中有一道道光点汇聚,就像是那星辰的亮度陡然上升,一缕缕星光透过脉望落下,最后汇聚成了一枚半透明的丹药,卫渊托举着这一颗丹药,知道这应该就是天女所说,夜间用脉望得到的仙丹。

    旁边黑猫类伸了个懒腰,失去了兴趣:“原来只是星光月华。”

    “你们人没有办法像是妖怪一样用日精月华来修炼,所以用脉望。”

    “凡人承受不来星光,还要扯断脉望,用它的精气一起服用,也就是稍微强化下身体而已,实在没有意思。”

    卫渊掌心托着这一枚丹药,有些讶异,类想了想,又盯着卫渊,道:

    “不过你有脉望,今年的七月十五大会,你也可以参加了。”

    “中元节?”

    “不是,是帝流浆。”

    黑猫类伸了个懒腰,道:“庚申夜月华,其中有帝流浆,其形如无数橄榄,万道金丝,累累贯串,垂下人间,草木受其精气,即能成妖,狐狸鬼魅食之,能显神通。你也是修行人,这都没有听说过吗?”

    “我看你家那颗养魂木,凑合着能成精。”

    “你嘛,凡人是没有法子接受的,你借助脉望倒是能把帝流浆弄成人也能服用的丹药,张若素那老道士怎么说的,以草木有性无命,流浆有性,可以补命;狐狸鬼魅本自有命,故食之大有益也。”

    “你是人,比狐狸鬼魅还要更高一层,能汲取帝流浆的话,修行上应该会快很多,这是每六十年才有一次的大事情,而且之前灵气断绝,已经很久没有过了,六十年前那一次又太小,这次应该能大些。”

    卫渊笑道:“你不像是会和我说这些的。”

    类只是不答,心里嘀咕着,这家伙毕竟是人,就算是脉望把帝流浆化作丹药,也吸收不了那么多,到时候不就都是自己的?

    卫渊靠坐在博物馆房顶上,将丹药吞服。

    稍微有些刺痛。

    但是入腹之后,丹药化开,有清凉如水的药力流转。

    卧虎决流转,先前鬼域所受的暗伤,终于彻底痊愈。

    ……

    先前得到了一百功勋,疗伤和换取高一层次的功法,共换取了四十点。

    剩下六十点,卫渊打算等到伤势痊愈后再动用。

    眼下三日后就要前往青丘,何况还有山君伯奇之祸藏匿于暗处,卫渊总觉得背后似乎有猛兽在追赶自己,今日有了机会,自然开始尝试修行,如之前所想好的,是要换取之前历代司隶校尉留下的月露留影。

    在经验和临战反应上提升自己。

    卫渊已经提前做好选择。

    在之前解决了鬼域鬼王之后,《怪力乱神图卷,怪之十七》结束,似乎这一类大案,或者某些强大的妖王事件对于司隶校尉的考核来说很重要,在那一天之后,大汉武库的选择清单里就多出了一批新的选项。

    其中有固定功勋为一,且必须司隶校尉本人才可换取的月露留影。

    其属下千二百直属精锐,以及捉妖,缉鬼等各个层次的直使都无法看到这些选择,卫渊思考之后,觉得这些或许是司隶校尉区别于其他成员的传承,毕竟基础的驱鬼,注灵,以及卧虎决,都是对所有捉妖直使开放,只要有功勋,就可以换取。

    作为统帅的卧虎,应当有些不同之处。

    而一开始自己并不能开启换取,在解决一件被记录于卷宗的大案后才开放,是防止腰牌落入无能之辈手中。

    其中排行第一的就是那月露留影。

    而且只需要一点功勋。

    这就代表着,历代司隶校尉都认为后世的继承者必须经历这一个幻境,以磨砺自身。

    卫渊看了看自己还剩下的六十点,觉得很宽裕。

    而且也很好奇这月露留影是什么样可怖强大的妖魔鬼神,会被历代校尉小心保存至此。

    于是花费一点功勋,点开了这一枚月露留影。

    那是一枚看上去已经极为古老的符箓,甚至于不能说是符箓,那只是一个烙印,旋即卫渊看到,那不是一个人的烙印,而是密密麻麻,不知多少人的烙印组合而成。

    一瞬间法力将卫渊淹没。

    一如先前打开画皮卷宗时候的感觉,无比真实的画卷在卫渊身前缓缓展开,只是画面上有大片大片的黑色,予人以压抑之感,而后这巨大的画卷上浮现一行字——高祖五年。

    画面燃烧起来,燃烧的灰烬将卫渊吞没其中。

    他眼前一晃,已经进入了幻境,进入这烙印中的记忆。

    高耸的天空被血色染红,奔走的江涛,浓郁无匹的血腥味道,这是战场,而且是最残酷的古代战场,密密麻麻的精锐像是波涛和乌云,围堵着一座山,刀枪如林,森森的杀机让天地蒙上了一层厚重的云,卫渊呼吸,感觉到战场上的杀机和血气煞气让他浑身上下汗毛竖起。

    他下意识望向这记忆画面的主体。

    曹操,张飞,杜预,诸葛……

    一代代司隶校尉都赞同这是所有后世卧虎必须的历练。

    却并不是妖魔。

    那是并不高的山,但是却诡异地给人极高耸的气势,数千人,乃至于还有更多的精锐追逐而来,山上却唯独二十余人,为首之人坐于马上,手持战枪,面对千军万马,已经至于绝路,却不见恐惧,唯放声大笑。

    “吾起兵至今八岁矣,身七十余战,所当者破,所击者服,未尝败北,遂霸有天下。然今卒困于此,此天之亡我,非战之罪也。”

    “今日固决死,原为诸君快战,必三胜之。”

    “为诸君溃围,斩将,刈旗,令诸君知天亡我,非战之罪也!”

    二十八骑以兵叩击铠甲,神态狂热。

    “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