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6章 青丘狐篇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056
  第0076章 青丘狐篇

    那一片叶子是妖国青丘所产的,带着细腻漂亮的纹路,在人间,这种来自青丘的造物,能够用来去寻找同样来自于青丘的生灵。

    卫渊和天女找到对方的时候,那只狐狸精也很讶异地看着他们。

    然后很紧张地看着他们手中的绿叶:

    “老翟呢?叶子怎么在你们手里?”

    卫渊第一次见到这种精怪。

    这是一只传闻中罕见的男狐狸精,而且看上去很老了。

    妖物当中,能够在道行不高的时候就化作人形的不多,黄姑女一百多年的道行,只能够托梦,在梦中求救,而能化形的种类中,最出名的就是狐妖和狸精。

    这只狐狸精化作了一个身材不高的老人,银白色的头发,脸上已经出现了皱纹,一身浅色的英伦西装,看上去温文尔雅,只是眼下有些着急,让他一头银发晃动。

    修行成精怪能够极为大地延长生物的寿命,但是这并不是没有极限。

    狐狸本身的寿命只有十年。

    哪怕是寿数延长十倍,也不过是一百岁。

    而千年道行的九尾狐,是会被记录在山海经当中的大妖怪。

    ……

    卫渊将自己是如何得到书和树叶的消息告诉了这位老人。

    狐狸精脸上浮现遗憾的神色,叹息一声,坐在了公园旁边的椅子上,沉默了很久,道:

    “是吗?老翟已经去世了……”

    “好不容易找到了药,看来也没有意义了。”

    天女看着老狐狸精手中的药物,道:“这是延寿的灵药,你要给他?”

    “你采药的时候,应该受了伤。”

    狐狸精自然道:“因为我们是朋友。”

    少女眼底有些讶异,想了想,道:“青丘的首领是九尾狐,虽然被认作是祥瑞,但是会吃恶人,你们是她的属下,也会像是外界的野狐妖一样,找人去做朋友?”

    “我又没有吃过人。”

    老狐狸精咕哝了一句,然后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不安地晃动了下身子。

    “好吧,是曾经想要吃掉他的。”

    “只是曾经。”

    “稍稍起了个念头,万恶论迹不论心,所以不算作恶。”

    卫渊有了些兴趣,将青丘叶放在旁边,道:

    “你想要吃他,又怎么成了朋友的?”

    “还有,精怪都会像是你这样隐藏在人间?”

    狐狸精道:“物久成精,没有灵力归没有灵力,精怪又不是只看法力,原来我们也一直生活在深山老林里面,可现在深山老林越来越少,你们人建造的这种钢筋森林越来越多,自然有妖无家可归,会混进来。”

    “至于我和老翟的事情。”

    它见卫渊和旁边让自己心惊胆战的少女都似乎有些兴趣,晃了晃脑袋:

    “如果你们想听的话,我可以说一说。”

    ……

    青丘一族的首领九尾狐,是在神州都赫赫有名的大妖怪!

    在还没有被抹黑之前,是凡人眼中的祥瑞。

    但是九尾狐食人。

    不管是因为这是她还是兽而非妖时的本能,在当初被某个人看到并记录下来,还是说有恶人被惩处而吞噬,这都不是编织出来的假话,而是记录在了山海经当中的故事。

    胡明是最普通的青丘狐。

    他也想要向九尾狐靠近,所以他决定,做能够证明狐妖的事情。

    不去修行魅惑的法术,而是去想办法做远古的狩猎,食人。

    这并不是因为站在一堆小母狐狸里面学习魅术和变化术会让他觉得尴尬地无地自容这个理由,也不是因为他比较笨,始终学不会变得魅惑,只是单纯为了遵循古风。

    他很快锁定了一个目标。

    是个家里很穷很穷的小男孩,大人在一场短暂的战争中去世了,只留下他一个人。

    可是他却有一个那个时代的穷人不应该有的爱好,读书。

    第一次狩猎的时候,因为有大人在,它没有轻举妄动。

    第二次狩猎,已经摸到了那个小男孩的背后,却隐隐约约听到他在嘀嘀咕咕着什么,突然地提高声音,道一句妖孽哪里走,将胡明吓得毛都炸了,眼睛瞪得溜圆。

    这个小家伙难道是那种娘胎里就带着法力的?

    可后来才知道,男孩只是在看书,一种叫做话本的故事。

    狐狸的异动把男孩也吓了一大跳,一人一狐大眼瞪小眼看了好一会儿,男孩笑起来,掰开一块干硬的馍,伸出手递过去一半,可狐狸看都不看一眼,甩甩尾巴跑了。

    无聊。

    愚钝。

    这是最初的想法。

    狐狸决定背后给这小子一下,这么大的人,一只狐得吃很久了,可是故事太好听,他决定要慢慢地听完故事,听完这些书再动手,它看了看那些书,青丘狐的寿命并不短暂,这些书最多也就读一年。

    但是一本看完,还有更多的书。

    有的时候想要回味这些故事和文字,男孩会想办法抄写。

    这段时间,狐狸经常出现,他已经见怪不怪。

    只是在村子里,男孩之间并不是和平的,尤其是没有父母的家庭,再加上并不合群,小男孩常常被更大些的男生欺负,每到这个时候,狐狸就会打着哈欠觉得无趣,然后趁着那些男生跑开的时候,偷偷用幻术去捉弄他们。

    比如让他们踩空坐在粪池里。

    比如让他们平地摔一跤。

    这个时候他就会觉得,自己就是话本里的大侠。

    有其他的精怪问它,来自于青丘的狐妖,怎么会和一个人类的男生做朋友?胡明就会微微抬起头,得意骄傲地告诉他们,那家伙不是自己的朋友,只不过是口粮罢了,自己会重现古代九尾狐食人的传统。

    那些野生的小精怪就会带着崇敬和赞叹的表情看着他。

    这样的日子过去了很长一段时间,故事的转折在于,胡明有一天下山来村子的时候,看到一个道士掏出了一张黄符递给少年,告诉他说:“你身上有妖气,是被狐狸精缠上了,妖孽会害人和吃人的精气,你把这张黄符贴在它的身上,我能制服他。”

    胡明不屑一顾,他可不觉得那家伙会怀疑自己。

    而那少年沉默了很久,接过了符箓。

    于是狐狸呆呆想了好几天没去找他。

    可最后还是去了,听完最后的故事,决定如果那少年拿出了符箓,就吃了他,果然,故事念完了,那少年点着灯看着狐狸,道:“你是狐狸精吗?”

    胡明抬了抬下巴,冷酷道:“是。”

    “你是我的……”

    猎物两个字还没有说完。

    那男孩脸上露出笑容,拿出一本书来,道:“太好了。”

    他说:“你会说话,那我们就能一起看书了,我有很多东西想要和别人讨论。”

    胡明有点发呆,而后那少年满脸兴奋,喋喋不休了好久,才突然想起来似的一拍额头,道:“对了,村子里来了个道士,可能发现你了,你这几天得要躲着点他。”

    “我把他的符箓骗走了,他没办法对付你的。”

    少年得意洋洋。

    狐狸瞪大眼睛看着他,却忍不住大笑起来。

    看了那么多书,不知道道士是会画符的吗?

    ……

    老狐狸精伸出手,接过了一枚落叶。

    他不再说话,顿了顿,道:“我们形影不离,过去了十多年,一起读书,争论,然后他来到城市,找到了妻子,结婚生子,而我回到青丘,我们约定每过三年都会来见一次面。”

    “上一次我见到他,看到他的寿命已经要到了,于是没有回青丘,而是去找了这一种药,希望能够延长他的寿命,但是还是迟了啊,虽然我早就知道有这一天,但是总是不愿意去想。”

    “原来他这一本书,也终于还是有读完的一天。”

    天女看着老迈绅士模样的胡明,道:“青丘狐的寿命,并不止百岁。”

    “你刚刚说谎了。”

    狐狸精狡黠笑道:“是啊,不只是一百岁,可以有两百岁,三百岁,可那又怎么样?”

    “我的家人并不理解,人的寿命对于我们来说太过于短暂,他只能活到六十多岁,而我可以活到好几个六十岁,但是他仍旧是我最重要的朋友,寿命的长短并不是友情的关键。”

    “我们如同是世界的尘埃,行走于天地之间,谁也不知道谁会先离去,所渴求的只是灵魂上对等的交流。所以哪怕我会有一个六十岁,两个,甚至于十个六十岁,他却只有一个六十年。”

    “可有他存在的六十年仍旧是最明亮且重要的,足以照亮青丘狐一族漫长的寿命。”

    “毕竟,他陪着我走过了他的一生。”

    看上去老迈的狐狸精站起身来,很优雅地向卫渊和天女弯腰一礼。

    看着座椅上能够延长寿命的灵药,用绅士棍抽碎了。

    灵药接触到空气的一刹那绽放,像是无数白色的花盛开,然后浮到空中,慢慢化作了光羽消失不见,昙花一现的美景,这是放在现在这个灵气复苏之世当中仍旧极为贵重的宝物,就此消失。

    “这是为我的朋友寻来的,朋友不见了,它也没有了价值。”

    “感谢两位告诉我他已经离开。”

    老狐狸精戴上帽子,道:“他不在这座城市,我也没有必要再来了。”

    “我会去往青丘,青丘叶就留给两位了,可以靠着它找到青丘的方向。”

    “如果你们来,我会招待你们。”

    ……

    卫渊和天女步行回到博物馆。

    天女突然道:“手机真的不是很好的东西啊。”

    卫渊有些讶异,道:“为什么?”

    少女皱着眉头思考道:“胡明的朋友在死前把书和胡明的信物都交给了自己的孙子,但是他却因为可以用手机来看书,所以轻而易举地放弃了这样的机会,如果是他向胡明请求,得到延寿的灵药,胡明应该是不会拒绝的。”

    “而且书虫这样的精怪,只能存活于认真去读过的书里面。”

    “现在文字记录在了手机里,书虫和脉望,会越来越少吧……”

    卫渊想了想,道:“那倒也是未必,喜欢读书的人仍旧有很多,而这个时代,能够读书的人也要远远超过古代,况且,手机真正的用途是让想要见而不能见到的人们彼此联络,拉近距离。”

    少女摇了摇头:“距离没有拉近。”

    她脚步微顿,明亮的眼睛看向旁边卫渊,强调道:

    “在我们的那个时代,哪怕间隔遥远的距离,想要见到朋友的时候,也会去见,所以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是真的很开心,开心会有朋友念着自己,会来找到自己,并且平安地到了,欢喜于还能够再见。”

    “就像胡明一样,每三年时间来回于青丘和人间,他的大部分时间都会在路上,我想念你,就会去跨越山和海去见你,这比手机上的短讯更有价值。”

    卫渊看着少女明亮的眼睛,思考着来自于千年前的问题,笑道:

    “总也有所短距离,就像是写信能更简单,传讯能更轻松。”

    “拉近了一些,不会急迫到非见不可的人的距离,比如说996。”

    少女眉头舒展开,她对这个时代很有好奇心,道:

    “酒酒留?”

    卫渊笑道:“是这个时代并不美好的特产。”

    “当然,想要见的人,还是要亲自去见才好。”

    ……

    胡明打车前往泉市的机场,打算乘坐飞机离开泉市,前往山林之中。

    再回返青丘。

    随手用手机查询班机。

    一条新的班机讯息闪过去,胡明没有在意。

    一架来自于原印第安新大陆的飞机,落在了泉市机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