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2章 梦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259
  第0072章 梦

    你有多久,没有闲散安心地去读一本书?

    不是为了它的知识能让你得利,不是为了躲避当做的事情。

    只是为了书中的语言,寻一个安静的下午,一张藤椅,一杯或好或坏的茶,一段忙里偷闲的时间,不必为生活担忧,不必因人情来往烦恼,只专注于文字的内容。

    吱呀——

    木门被推开,狭窄的屋子里抖落了很多的灰尘。

    这些灰尘扬起又落下,翟燕军捂着口鼻,皱着眉头看着这个不大的屋子,老爷子去世之后,没有留下太多的东西,也就是这一屋子的书,他怀揣着最后的侥幸心,翻找了一翻,并没能在书里找到诸如支票存折之类有价值的东西。

    翟燕军坐在狭窄的沙发里,就像是被书包围起来了一样,叹了口气。

    这些书有什么用?!

    反倒还不如这个屋子有点价值。

    他心里有些不怎么开心,看了看这些书,也都是些普普通通的老书。

    大部分是去世的老人在这些年里买的,是印刷品,不很值钱,甚至于还有一部分是手抄的,翟燕军抓起一本,封面只剩下了个传字,打开里面,也都是缺文少字。

    对着还有的内容一搜,是晋代葛洪的《神仙传》,不过只是老人的手抄版本,奇怪的是,书卷里但凡是‘神仙’二字,竟都全部消失不见,就像是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而其他文字虽然泛黄,但是却全部都在。

    又找到其他一些手抄的书,无一例外,都是神仙两个字消失不见。

    翟燕军也没有怎么在意,只是发愁处理这屋子的书。

    这些书太旧了,他留着也没用,现在有更新更好的版本,而且大部分人已经习惯于阅读电子书籍,在步入社会之后,看实体书的人都变少,更何况是这些老书。

    想着能不能卖掉,于是打电话找了收旧书的人,让那人来了,将书都称斤卖了。

    只是那收书人也是个眼光毒辣的,翻了翻之后,将那些缺文少字的手抄本全部都挑了出来,说什么也不肯收,最后随口道:

    “我这儿收书是要摆摊卖的,你这手抄本缺页少字的,卖出去给我找麻烦,你不如找找那种专门收集旧东西的地方,可能人家还会要,要么就压箱底子吧。”

    收书人骑着三轮摩托很爽快地走了,翟燕军倒是有些头痛。

    收旧东西的地方?

    他想了想,突然记起来,本地旧城区那里,似乎有一家私人的民俗博物馆,前些年,曾经出钱收过老物件。

    ……

    卫渊服用了丹药,在药力的作用之下,肺腑内脏当中的煞气被慢慢抽离,疗养了足足半个月的时间,在柳村鬼域当中,和那鬼王交手时所负的伤势至此终于痊愈。

    足足花费了十点功勋。

    放在以往,卫渊斩妖除魔得来的功勋搞不好还不够疗伤。

    不过寻常的鬼物妖魔,也无法让现在的他受到这么棘手的伤势。

    卫渊用三罐冰可乐将众鬼引诱出了内室,然后把门窗关上,取出黄符贴在四方,盘坐于准备的蒲团上,吐息运转卧虎决,司隶校尉代代独传的特有功法流转于四肢百骸,已趋圆满。

    卫渊眼前浮现出了文字。

    耗费三十功勋,换取更深一层的卧虎决突破感悟。

    霎时间,三十道功勋齐齐溃散,与其相对应的,卧虎腰牌微微亮起,旋即有一道符箓般的存在自腰牌飞入卫渊灵台之中,卧虎决运转线路一变,更为复杂多变,也越发趋于圆满,卫渊微阖双目,体悟这种留存在卧虎腰牌当中的前辈经验。

    卫渊当前修为,不过相当于汉武年间,司隶校尉所执掌千二百属下的修为,最多算是其中精锐,而一旦突破,就能领官身,能称一句捉妖直使,行走神州,捉拿妖鬼。

    三十道功勋换来的经验,引导他的法力流转。

    而他也冥思静心,竭力记住这更高一层次的功法感觉。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功勋换取的符箓缓缓消散无形,而卫渊却也不曾注意到这一点,只是专注于体内功法的运转,慢慢的,卧虎决运转越发地得心应手,忽而身躯微震,如有猛虎在耳畔低沉咆哮,意识嗡得一声,仿佛扩散开来。

    等到缓缓回过神来的时候,体内卧虎决彻底稳定下了这一层次,已能自然流转。

    一层无形气机自他身上溢散。

    若是穿着古时的广袖长袍,此刻当袖袍翻卷,黑发微扬。

    但是现在这个时代,却无此异状。

    只是背后溢散法力流转,隐隐一头斑斓猛虎低啸,旋即散去。

    卫渊又运转了数遍功法,才张开眼睛,握了握拳,并没有一种刚刚突破就力量大增的感觉,和邪道付出某些代价换取过人的法力不同,正道功法本质上是以天地间的灵气来强化人本身,而这一过程必然需要时间,功法的提高,只不过是代表着能够调转的灵气变多,让自身身体变化的速度更快些,上限更高些。

    另外,便是能进一步动用法力。

    在外表现就是能够在剑身上附着法力,让凡铁木器也能杀伤鬼怪。

    以及注灵之术效果的提升。

    剩下的功勋,卫渊想要等到功法更为娴熟之后,去尝试尝试卧虎腰牌记录的各大战场,每一代卧虎都会将面对过的强敌,值得警惕的妖鬼,通过月露留影留在腰牌当中,后世校尉可通过留影磨砺自身技艺。

    重点是经验的传承,避免身为卧虎,却面对某些妖鬼时翻车。

    省得这代代单传了千余年的名号毁在哪个后辈手上。

    至于眼馋的雷法,功勋所需太大,除非不去提升卧虎决,不去疗养伤势,否则入门的雷法卫渊都换不起,暂时只得搁置,只是这雷法又是张道陵所传,让卫渊有自己逮住一只羊可劲儿薅羊毛的错觉。

    道门历史的雷部正神赵公明,又号正一玄坛元帅。

    玄坛之意,指的是曾在张道陵炼丹时为他护法,看守丹炉。

    自从翻找《道法会元》得知这个故事之后,卫渊就有些无法直视正一玄坛元帅,总觉得这原本位格很高的称呼,其实和某位卷帘大将有异曲同工之妙。

    吐出一口浊气。

    卫渊手握八面汉剑使了一趟剑法,法力流转随心,远比往日来地畅快。

    兴之所在,剑势愈急,破空之声犹如雷霆。

    剑光森寒,仿佛坠雪成团。

    忽然,剑身上法力流转。

    一道剑气斩过。

    咔嚓的声音让卫渊舞剑的动作戛然而止。

    低头看去。

    本就不大的冰箱上多出了一道黑黝黝的豁口,噼里啪啦冒了阵电火花,就冒起烟来,卫渊张了张口,方才剑气将门口上黄符鼓荡掀开,外面的众鬼听到声音,从房门上直接探出头来,然后看到了面色镇定缓缓收剑的卫渊。

    以及那彻底报废的冰箱。

    水鬼:“……”

    地上一趟,嘴皮子一咧。

    “哇呜呜呜……”

    一阵鬼哭。

    ……

    在发誓保证,明天一定去找人修电冰箱。

    如果修不好,就买一个更大的回来。

    并且以每只鬼三瓶冰可乐,一碗肉蛋双飞的极品泡面的代价,司隶校尉成功和三只鬼达成了共识,并且无情否决掉了红绣鞋打算在凌晨三点外放听嫁衣这首歌的请求,拍手给幸灾乐祸的铁剪压了两层黄符,再度维持了博物馆的和平。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好不容易将这几只鬼打发掉,卫渊呼出一口气,抬头看向外面,已经是入夜时分,随便吃了点东西,运转数遍功法,方才压下功法突破带来的欣喜,洗漱休息。

    而这一次,突破之后的卧虎决并没有让他有一个很好的睡眠。

    他又做了那个梦。

    荒山野岭的道观,遍地尸首如被鲜血染红的大地。

    不同的是这一次,卫渊直接站在了那道观当中,拔剑四顾尽茫然,伴随着猛烈的虎啸,道观的门槛变成了森白的利齿,高而空旷的内部化作了猩红色的口腔,整座笼罩在梦中的道观,仿佛猛虎的头颅,重重撕咬下去。

    卫渊只来得及握紧长剑,猛地横斩。

    便整个人被吞噬撕咬下去。

    ……

    “啊!!!”

    卫渊因为噩梦而猛地睁开眼睛,剧烈喘息着。

    呼吸急促,好半晌才慢慢定下神来。

    又是那个梦。

    一梦漫长,虽然好似简单,但是已经过去了一夜。

    卫渊再没有睡意,准备起身,旋即微微一愣,见到先前应该悬挂在墙壁上的剑此刻正在自己的手边,剑已出鞘,被擦拭保养地很好的剑身上,一缕细细的鲜血缓缓流淌下来。

    剑身之上煞气残存,仍旧牢牢守护在主人身边。

    这一梦,以及手中剑的变化,让卫渊心中无法解释。

    于是他思虑片刻,还是敲响了对面花店的门。

    虽然已是朋友,可他多少还是有些事情不好对张浩,对周怡他们讲,但是面对彼此知道对方隐藏身份的天女来说,这种顾虑并不存在,而对方本身虽然受到了创伤,但是实力和认知都在自己之上,定能给出比较直观有效的建议。

    卫渊将这梦境所见告诉了天女。

    少女右手托着腮帮子想了想,伸出手指指了指旁边的沙发。

    “你现在睡一次,我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