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0章 间隙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2778
  第0070章 间隙

    面对着卫渊的询问,天女只是背对着他,望向这阔别一千七百余年的人间,不是刚刚复苏时被困的鬼域,这是她曾经心心念念的人世,有着花草清香,流风吹过树梢,阳光坠在叶隙。

    她望着远方,许久后回答道:“我要去看看故人是否还在了,去听一听山鬼的歌,去看看河伯是否仍在垂钓,最后,得要回山上去。”

    山上。

    卫渊心中一直都有好奇,先前只以为是鬼域中的那一座山,此刻听来,似乎并没有这么简单,笑问道:“姑娘所说的山上是指……”

    天女答道:“昆仑虚。”

    昆仑啊……

    卫渊无言。

    她回头看着卫渊,道:

    “救命之恩,你可直呼我名为珏。”

    卫渊本想要询问天女姓氏是什么,旋即意识到,秦汉天女,并非凡间的人,怎么会有姓氏一说,大概率还是原始氏族那样用一个字来称呼,对方既然并不在意,他也不是拘泥的性子,索性抱拳笑道:

    “那么,珏,一路顺遂,他日若有闲暇,来此人间,可以去寻我。”

    天女点头,轻声道:“别过。”

    语音落下,回过头来,往前轻踏。

    身缠流风,转眼便已经不知去处。

    卫渊负剑立于这山上,左手背负身后,右手抬起,拈起一枚被清风席卷而起的落叶,此次鬼域之行,仿佛梦中,回忆许久,洒然一笑,将手中落叶松开,任由其翻坠而下,转身离去。

    ……

    天女珏在离开这山之后,沿着江流水系而行。

    只是沿路所见,早已经和过往截然不同,在古时候,先秦战国乃至于秦汉魏晋,也不过只是朝代更迭,世界的基调并没有发生大的变化,先秦魏国的城池,后世的魏或许也在用,秦王的长城,也成为汉的壁障。

    但是当代和过往的差距却不再是那么简单。

    几乎是世界的基础发生了变化。

    钢铁的丛林拔地而起,凡人在以往日真修的速度移动,如同铁龙般的器物凿穿山脉,跨越长河,一刻不停地奔走于不同的城市,沉睡千年的天女只觉得世界变化之大,一时几乎难以相信。

    本欲要去找人询问,却也不知该如何开口。

    数日虽行动如飞,但是她毕竟是才刚刚苏醒,强撑动用大规模法术神通,更是导致修为如死水一般,总也快不到哪里去,只是这一路行来,黄河之中不见河伯,群山之内无有山鬼,让她越发觉得这个世界陌生。

    一日月上中天,满地月色凉如水。

    天女行于一山之巅,默默看着山下灯火如昼的凡尘,怔怔失神。

    眼眸微动,突地嗓音清冷,开口道:“出来罢。”

    窸窸窣窣的声音。

    来人并没有遮掩自己的气息。

    天女回身,看到那是一位身穿灰色朴素道袍的白发老人,仿佛只是随处可见的老人,最多只是精神健硕些,但是能够追寻天女一路来此,自然不可能是那么简单。

    她从这老人身上察觉到了熟悉的气机,脸上浮现诧异之色:

    “你是……张道陵的后世徒孙?”

    老人微微一礼,微笑道:

    “贫道张若素,见过天女。”

    天女看着这位老人,想到那被称作千年难得一见的道门真修,神色缓和下来,道:“你是专程在这里等我的,可有什么事?”

    老道人点头答道:“只是卦象有征兆罢了,来此阻止天女回返昆仑。”

    “至少不应该这个时候回去。”

    ……

    老道拂袖,脚下所踏,一地风水格局变化。

    以清风将这一片区域的声音全部隔离开,确保不会让说出的话外露,方才徐徐和那位天女解释,这是一番除此二人之外,再也无人得知内容的秘谈,少女脸上神色初时诧异,终于慢慢点头应允,老人笑道:

    “这千年之间,人世大变,天女寿数绵长,不如先四处逛逛,看看。”

    “若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天师府必然倾力相助。”

    ……

    日上柳梢头,卫渊才慢悠悠地醒过来。

    伸了个懒腰,做了早课,运转卧虎决修行,并服用自大汉武库当中换取的药物,来调理强行动用煞气导致的脏腑受创,门外有些吵杂,他从鬼域之地回来也已经半月有余,倒也没有什么变化。

    除去这博物馆还是没有太多客人。

    也就是又有两家小店开不下去,关门倒闭。

    而后又被新的人买下地盘,开始装修,算是件不大不小的事情。

    这地方毕竟是旧城区,泉市的发展核心并不在这一个区域,也因此这地方人流量实在是少得可怜,虽然落了个清净,却也不适合开店,最终大概会成为这个城市的记忆,慢慢消失不见。

    卫渊倒也没有怎么在意。

    他这博物馆虽然没有了工资,但是现在倒是也有了收入进账。

    这博物馆签转让合同的时候,张浩也在,倒也猜出了卫渊现在手头似乎是有点拮据,原本还有工资,现在博物馆成了自家的,工资也就没有了,这一次斩杀了鬼王,就直接送来一笔类似警方悬赏嫌犯的赏金。

    倒是一下消解了卫渊的困窘。

    而斩杀邪道人之后得到的黄色符箓,卫渊也直接交给了特别行动组。

    以特别行动组那边的资料,应该能够从这符箓之上,找寻到那邪道身份的蛛丝马迹,至于功勋,卫渊也就花费了十点功勋换取了大汉武库当中的伤药,用来调养身上伤势。

    剩下的功勋,等到伤势恢复之后,再仔细思考要换取成何种神通。

    委实是难得消闲的日子。

    卫渊拔出八面汉剑,脚踏禹步,只在博物馆狭窄的环境中,仍旧将一路玄元剑诀使得得心应手,剑术不再如同最初的凌厉和锋芒毕露,历经死战之后,反倒如同钝石,圆融从容。

    将这剑术使了几趟,卫渊才将剑器收好,准备打开外面的卷帘门。

    博物馆还是要开着的。

    已经入春,阳光温暖和煦,一开门,就看到了外面特别行动组的车,车上是张浩和明显极为兴奋的沈寄风,见到卫渊之后,先是道了一声卫馆主,打了声招呼,旋即就按捺不住脸上隐隐的兴奋之色。

    卫渊讶异道:“是那黄色符箓的踪迹找出来了?”

    张浩脸色一抽。

    卫渊想了想,又道:“是灵气研究有了新的突破。”

    沈寄风低下头,扶了扶眼镜。

    卫渊笑言道:“不是找到了那邪道的底细,也不是灵气普及的事情有了突破,你们两个这么兴奋找过来,是为了什么?”

    沈寄风这才抬起头来,道:

    “我们,我们只是来这里帮了帮忙,然后来拜访一下。”

    “是一位隐居许久的前辈,要下人世来行走,我们帮忙解决一些俗务。”

    “那位前辈可真好看……”

    “原来如此,要不进来坐坐?”

    卫渊将这两人迎进来,给他们上了两杯茶,然后看到门口有一束花,略有讶异,询问了每日早早就会来这里转的纸人儿,两个纸人儿环抱着晃悠了半晌,卫渊才明白了它们的意思,是对面新开店的人送来的。

    卫渊这个时候才注意到,对面原本的两家店铺已经合并成一间新店。

    是一间花店,春日繁花起,已经有馥郁花香顺着风传来。

    “是邻居啊。”

    卫渊笑了下,将花插入一个瓶子里,想了想,觉得于情于理应该去拜访一下,回身和屋中两人说了句,走过微微有些坡度的柏油路,路面被阳光照射得有些微暖意,卫渊敲了敲门,道:“你好,我是对面博物馆的,谢谢你的花。”

    “你好?”

    卫渊推开门,清脆铃铛轻响。

    然后愣在原地。

    被繁花簇拥的藤编躺椅上,穿着鹅黄色长裙,衬衫外搭着浅色针织马甲的少女抬起头来,黑发如瀑,将一本古书轻轻放在膝上,点头道:

    “不必客气,卧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