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5章 且给他一剑!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2609
  第0065章 且给他一剑!

    今夜山上,那诸群鬼喧嚣不止,早有大坛大坛的美酒被抬了上来,众鬼喧嚣碰杯,喝了半晌,已经皆有了三分醉意,或者抓住个断头鬼,和它划拳;或者寻了个饿死鬼,与它拼酒,山腰之上,早已乱糟糟一片。

    卫渊借着驱鬼之术,招来一身的鬼气缠身。

    面色如常,混入了这一森罗鬼域。

    这处鬼王大婚的所在,虽然喧嚣,但喧嚣之音中却又极为诡异,笑声或者尖利,或者诡魅,忽前忽后,让人毛骨悚然。

    寻常人接亲大婚,都是用的颜色很正的大红灯笼,但是现在这里却点着了一盏一盏青色的油灯,散发出幽幽的青白色光芒,其中油脂发白烟,引得生人反胃恶臭,却令群鬼狂欢如醉酒。

    大盘大盘的血肉美食放在桌上,地上,任由群鬼去取,妖鬼露出那尖牙撕咬,时而大口灌酒,时而放声大笑,有身上沾满水渍的桥女拍打青石,似在如人唱曲,唱至性起,婉转低吟:

    “夫君也,且听我一言,夫妇年纪同饿死,不如妾向菜人市,得钱三千资夫归,一脔可以行一里,两肢先断挂屠店,徐割股腴持作汤,不令命绝要鲜肉,片片看入饥人腹,寄语路人休掩鼻,活人哪如死人香?”

    音调低吟诡异,词句森然,叫人背后发凉,众鬼群妖却是听得兴起,纷纷叫好。

    幽影婆娑。

    鬼气森森,好一处幽冥盛景!

    卫渊忍住拔剑把此地尽数荡平的冲动,就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阴鬼游魂,一枯瘦鬼物见卫渊手中无酒,半醉笑着端起酒坛凑过来,打着酒隔儿道:

    “咦?你不喝酒吃肉,且要去哪里?来吃来吃!”

    卫渊只推脱道:“要留出肚子,吃待会儿的主菜。”

    鬼物一怔,恍然笑道:“哈哈,原来你是等着山下面那几十个生人啊,好眼光,好胃口,不过这明日才是大婚,今天只是接亲,那些个生人主菜得要明日才能一尝味道啊,你怕是要饿一日功夫。”

    卫渊眼底转冷,却只如常笑道:

    “只消想到那些生人,如何还能吃得下其他?”

    鬼物颇为认可地点头道:“确实如此。”

    卫渊还要往上走,那鬼瞅了瞅他,突地道:

    “这老兄,你上山难不成是要去看天女大人?”

    卫渊面色不变,呵呵笑道:“这明日就是大婚,这不是想要凑上去看看,天女到底是和人间女人有什么不一样么?”

    “不要看我,你难道就不好奇?”

    那鬼听了先是点头,又连连摇头,道:“我且劝你还是死了这一条心,天女虽然香气诱人,可却不好凑过去啊,这些时日多少个兄弟想去闻一闻肉味儿,都给那清气打得魂飞魄散,你去了不也是这么个下场?”

    “眼见着这时候,你可勿要去找死。”

    这鬼物半醉之时,才劝了几句,就见到那‘鬼’已经走得远了。

    索性也不在意,又灌了两口酒,拉着周围几个熟悉的鬼物,说着又有哪个小鬼贼心不死,想要去瞅瞅天女模样了,众鬼群妖便是哈哈大笑,彼此劝酒,猜着那不知死活的家伙何时灰飞烟灭,并不放在心上。

    ……

    卫渊很快摸到了地方。

    是一座木质的阁楼,周围竟无看守,不过想想也能知道,阁楼附近永远弥散着一股清气,和鬼气对抗,就是有鬼胆大包天想要进去,也会被清气搅地烟消云散。

    长此以往,鬼王对这地方的防备反倒不那么放在心上。

    只是眼下所见,鬼气不断升腾翻涌,向前逼迫,反倒让清气不断内缩,已经维持不住最初的抗衡局势。

    卫渊靠近之后,反手取出腰牌,隐隐低沉虎啸。

    也不需言语,阁楼内天女已察觉到了他已经到来,笼罩着阁楼的清气出现一条道路,卫渊便闪身进去,进入同时,解除驱鬼,令那一道趋势的鬼气在这清气下溃散。

    山下群鬼感知到了清气波动,然后就是一股鬼气散去。

    皆是大笑。

    “又有不知死活的家伙去了。”

    “哈哈,不管他,这种蠢货这几日多的是,喝酒喝酒。”

    ……

    卫渊眼前的视野微亮了下,然后就恢复正常。

    已进了一间古色古香的阁楼之中,屋子里应有尽有,素净雅致,一侧还有一个木箱子,里面放着红色嫁衣,显然未曾动过,而一身白衣的天女神色浅淡,坐于蒲团之上。

    卫渊收回视线,将怀中木盒取出,放于天女身前,道:

    “幸不辱命。”

    即便天女一直表现得沉着冷静,此刻仍旧有稍松了口气的感觉,看到那木盒之上封印已经被除去,略微有了些讶然,冲着卫渊点了点头,道:“多谢。”

    手掌轻抚木盒。

    盒中亮起一团清气,慢慢流淌向天女的方向,只是毕竟隔了一千多年岁月,这汲取羽衣法力的过程并没有卫渊想象中的那么快,还需要一定的时间,卫渊盘腿坐在一侧,运转卧虎决恢复精神,以待可能到来的恶战。

    心中亦有一处不解,略作沉吟,询问道:

    “有一事在下还是不大明白。”

    “当年卧虎既已发觉此事,为何不曾将姑娘救出?”

    天女答道:“那一代卧虎本打算将我送回山中,但是污浊之气沾了羽衣,我当时又法力耗尽,需得先以三年时间,让邪气散去部分,才能取出木盒羽衣而不反伤于我。”

    “那为何……”

    “只可惜两年之后,当代卧虎领将军印玺,率军灭吴而去。”

    “而后,有一邪道人,将我羽衣带走。”

    邪道人?

    卫渊讶然,想到了号称能令鬼王强娶天女的道人,以及从那个道人处流传出来的各类法咒,不知这两者之间是否会有所联系,心中沉吟,天女也全神贯注汲取羽衣之中法力印记。

    屋中渐渐沉默下来。

    方才过去不到一个小时,突有一股阴气逼迫而来。

    卫渊猛地睁开双目,抬手握剑,看向阁楼门口方向。

    而天女汲取法力的速度也显然加快。

    卫渊按剑,徐步往前,从窗缝向外看去,旋即背后发寒。

    见得了一众鬼物,身穿暗红色长袖衣衫,抬一十八抬大红轿,自山下而来,有唢呐声音自雾气传来,此当是红事喜乐,却奏得丧曲白调,鬼气森森。

    一般人婚嫁所用的大红色,颜色热烈,能够驱邪,而这些鬼物所穿的红是那种暗红之色,色泽不正,在鬼气当中影影绰绰,只能让人联想到即将凝固的鲜血,直奔着此处而来,先前能够用做防御的清气,现在竟节节败退。

    是鬼王接亲的队伍。

    卫渊回头看了一眼天女,显然恢复实力还需要一定时间准备。

    要是让那些鬼物冲破清气,闯将进来,一切皆休。

    而以他一人实力,最多冲散寻常妖鬼,就会被鬼王斩了。

    天女睁开眼睛,收回手掌,似乎打算以不完全之身和鬼王较量一番,而卫渊也看到来接亲的鬼物当中并没有鬼王存在,见到天女起身,右手抬起虚按,轻声道:

    “且慢。”

    天女疑惑看向卫渊。

    卫渊想了想,拱手道:“且向姑娘讨一道幻术障眼法。”

    少女一怔,然后瞪大眼睛,道:“你……?”

    司隶校尉提了提八面汉剑,笑道:

    “今日这花轿,卫某替姑娘坐了。”

    声音微顿,斩钉截铁道:

    “且给他一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