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4章 得手上山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2601
  第0064章 得手上山

    山腰之上,百鬼夜行,狂欢无休止。

    青白色的灯光将整座山都照地阴气森森。

    狂欢,狂喜,无尽的欢乐喧嚣声音远远传出。

    而在山下。

    八面汉剑宽厚的剑刃震颤嗡鸣,重重劈斩,对面的妖鬼双手持枪用枪柄把这一剑拦下,剑身上气力越压越大,妖鬼只觉得压力越来越大,拼尽全力抵抗着这剑身上的怪力。

    喉中发出低低怒吼,因为拼尽全力,面容都有些扭曲。

    突而一轻,那剑身上力量突地直接泄了个干净,妖鬼反应不及,动作还保持着抵抗劈斩的模样,用力过猛,以至于往前踉跄了一步,空门大开,心中霎时焦急,想要重新调整架势,已经被一柄断剑反向卡住枪柄,顺势一削,卸去兵刃。

    再来就被八面汉剑直接斩了脑袋。

    倒在地上,彻底消亡。

    卫渊吐出一口气来,将剑拄在地上,略略有些疲惫,一翻冲杀,他也稍微挂了点彩,可是相对应的,这屋子里的恶鬼全部已经被斩杀,倒伏一地,历经这一次鬼域鏖战,他那一路战场杀伐剑术和玄元剑诀倒是使得越发熟练。

    喘匀了气息,卫渊将长剑收入背后剑鞘,右手反扣断剑,缓步行走在这地方。

    这地方不算太大。

    一番寻找,靠着天女所说,包裹羽衣的巫蛊邪祟之术的气息,总算是找到了正主,出乎卫渊的预料,竟是被埋在了地里,卫渊撸起袖子,抄起妖鬼手中的兵器当铲子,挖了好一会儿,将那刀都挖地崩了刃,才将那盒子挖了出来。

    精巧华贵的木盒,却被一股虚幻的黑红色光芒包裹着。

    卫渊给自己手掌施了一道破煞诛邪符,又覆盖了法力,这才小心翼翼去抓那盒子。

    在他接触到盒子的时候,一股凄厉,哀绝的嚎叫声钻入卫渊耳中。

    “为什么,为什么!!”

    “你我手足兄弟,你竟害我!你竟害我!!”

    不必卧虎腰牌反应,卫渊卧虎决运转,就已将这杂念驱除。

    只是那一卷踏入饭店时候开启的卷宗《怪力乱神,怪之十七》,再度发生了预料之外的变化,原本画卷主体是客栈二楼望向天空的少女,以及倒伏地上,不甘死去的枯骨,可现在画卷上的一切都开始逆向变化,白骨生肉,荒土抽芽,散发淡淡白光。

    卫渊控制身体离开了这一处地方,隐蔽起来,画卷方才在他眼前徐徐展开。

    ……

    故事要从久远的岁月之前开始。

    洛江边的城镇里,有一对富足的夫妇,生有两个儿子,大儿子憨厚而稳重,小儿子轻佻张狂,夫妻二人心疼小儿子,却又烦恼他的性子,为了不让小儿子败光家业,他们去世的时候,把大部分家产交给了长子,并且要他照顾好自己弟弟。

    长子如约照做。

    时间慢慢过去,一切都波澜不惊。

    可小儿子却因为见到了一位美貌的少女,茶不思饭不想,竟然做出了极荒唐的事情。

    他知道那少女行善。

    于是在春日里,割了自己麦田里的麦苗,因此吃不上饭,像是糟了灾的灾民。

    成功见到了那位少女。

    但是他还是想着更进一步,可见到少女虽然衣着简单,却显然不是穷苦人家,而自己却没有家业,或许因此不能和那少女相识,于是他找到了自己的哥哥,跪地长哭,在他不断的讨要和争吵下,让哥哥一家离散,他却得到了自认为足以和那少女匹配的绫罗绸缎,美酒佳肴。

    但是少女却对这些并不在意。

    他痛苦地发现,那少女看向自己的眼光,和看向当日的灾民没有区别。

    他不甘心。

    他心里有火焰在烧着。

    这个时候,有一个邪术师找到了他——

    他知道了少女的身份,知道了该要如何才能将她留下。

    于是,他去找到了自己的大哥。

    卫渊眼前的画面逐渐变得扭曲,手中木盒之上的怨气也开始爆发,晕染画面,让这一段画面更为真实,卫渊看到了昏暗的屋子里,一对长相相似的兄弟在饮酒,弟弟表现得很老实,似乎浪子回头。

    哥哥很开心,喝得酩酊大醉。

    却没有发现弟弟滴酒未沾。

    烛光泛起青色。

    哥哥大醉趴在了桌子上睡了过去。

    而弟弟举起了磨得森亮的斧头,朝着自己的兄长砍下去。

    最后他站在了血泊当中,道:

    “大哥,你和我是手足兄弟啊,就再帮我一次吧。”

    他以血亲愤恨不甘为药引,做了人间最为污浊之物,谎称自己的兄长身死,哭嚎连天,将心善的天女引来,与妖术师合谋,得以以巫蛊邪祟之术将羽衣封印,埋入地底之中。

    但是天女终究是天女,天地轻灵之气尚在。

    弟弟癫狂若死,不能近身三丈。

    直到有一日,引来了卧虎。

    ……

    卫渊眼前的画面缓缓消散。

    但是同时,有另外的声音响起,是之前的司隶校尉,嗓音沉静。

    “此人对外称天女为自身妻子,又写了所谓天女和凡人相恋的故事,实则尽数荒谬之言,但是有一件事情颇为诡异,当我等将其擒拿之后,交由大狱审问,诸多酷刑之下,他却只说,一切所为皆是父母留下的一头黄牛要求。”

    “是黄牛吃了麦田的幼苗,黄牛要求有绫罗绸缎,美酒美食。”

    “最后他杀的也是黄牛,是妖魔。”

    “其所说所言皆似发自肺腑。”

    司隶校尉的声音顿了顿,玩味道:

    “但是,他并没有牛。”

    “亦或者,确实存在这样一头牛,但是那头黄牛妖魔,就是他自己。”

    “他割了麦苗,于是说是妖魔所为;他欲要贪求绫罗绸缎,美酒佳肴,便说是妖魔所说;他弑杀血亲,却说自己在斩杀妖魔,一切所为,皆是牛魔,而牛魔,亦是他自身。”

    “将罪责推到妖魔的身上,故而能毫无愧疚,肆意妄为的人,本身亦是人魔之一。”

    “吾为杜预,大晋司隶校尉,后世之人,于此人魔之事,且行且戒,既为斩妖之人,勿令魔从心生。”

    司隶校尉的声音徐徐散去。

    而卫渊灵台所见的卷宗也终于露出了真容,就像是先前山君图一样,有神庙和妖魔两道变化,这画卷就像是被火焰烧灼了一遍,整体色泽霎时间变得灰暗,天空暗淡,大地高耸成山脉,遍地死气。

    山上天女笼罩清气,大地上一名青年昂首死死盯着天女。

    卫渊令卷宗缓缓旋转。

    青年的影子拉长,变成一只黄牛。

    黄牛和青年一同往前迈步,亦步亦趋。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当卷宗在灵台中翻转一遍的时候,青年和牛魔融合为一,不分彼此。

    其皮肤如同被烈焰燃烧过,焦黑而扭曲,出现道道狰狞裂痕,面容可怖,双瞳全黑,回首看向卫渊的方向,咧嘴微笑,满嘴森森利齿。

    卫渊徐徐吐出一口气,画面终于彻底消失,而似乎是因为刚刚画面的缘故,封印着羽衣木盒的黑红色气息缓缓扭曲涌动,卫渊伸出手,虚按在这封印之上,道:

    “且散去吧,你那冤仇,我自当为你讨回来。”

    黑红色气机升腾,化作一青年,跪伏虚空叩首,方才散去。

    卫渊将木盒塞入怀中。

    抬头看向那山,抬手驱鬼,伪装了自己生人气息,装作是来贺礼的鬼物,快速朝山上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