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1章 人之欲望不死为执,而术,也由此而生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281
  第0061章 人之欲望不死为执,而术,也由此而生

    故事是从哪里开始的呢……

    时间过去太久了,已经不记得了啊。

    漆黑的屋子里,点着了一点油灯,黯淡的绿色把周围照得有些阴森。

    一只枯瘦的手掌拨动着灯芯,恍惚地失神。

    只记得,一开始的时候,有一个穷小子,住在洛江边上,家里爹娘都已经死了,他每日还需要去放牛,牛……

    对了,牛。

    他咧嘴笑了笑,终于记起来了。

    他还有一头牛。

    ……

    爹娘早早死了,大哥嫂子继承了房子,给他留下了一间屋,一头牛。

    没什么好抱怨的。

    每日早早出门,放牛吃草,拉牛耕地,虽然不富裕,但是日子过得很悠闲。

    穷小子觉得,这样也足够了。

    这是个俗套普通的人生,娶妻,生子,而故事开始变化,要从他遇到了那个女子讲起,那是从没有见到过的人啊,他没有想到过,世上竟然有这么好看的人,只是见到了一面,他就像是着了魔,整夜整夜睡不着,整日整日发呆。

    他吃饭时想着那女子,睡梦中也在想着。

    心里想着,盼着,什么时候能再见到那女子,哪怕只看一眼也好。

    只要看一眼就满足了。

    拉着黄牛去河里,坐在青石上给牛刷背,这在往日,会让穷小子吹着口哨感觉愉悦的活儿变得乏味了,他抚摸着黄牛水亮的皮毛,叹息道:“牛啊,牛啊,你说我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那位姑娘?”

    本是自言自语的疑问,黄牛却开口了,道:“这是很简单的事情。”

    他看着吓呆了的穷小子,晃了晃头,道:“只要你给我割一把新鲜鲜嫩的麦苗,用柔软的杂草给我铺窝,明天早上要用黄豆和鸡蛋给我吃,我就能让你见到她。”

    这是很荒谬的事情,但是穷小子照做了。

    他割下了自己田里的麦苗,又找到整个村子里最柔软的草料。

    第二天,黄牛拉着他飞快地跑,跨过了洛水,跨过了高高的山,在一片原野和城池中间,他真的看到了那位美丽的少女,穷小子回到家中之后,更好地对待黄牛,几乎当做了朋友一样。

    可是见到那少女之后,穷小子心里更加思念她。

    想着那像是黑夜一样的长发,想着那白皙的面容,还有可望而不可及的气质。

    又有一天,他忍不住,在给黄牛刷毛的时候,忍不住抚着黄牛的脊背叹息道:“唉,黄牛啊黄牛,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你能告诉我,我要怎么样才能和那位美丽的姑娘多说说话啊?她如同天上的明月,我只想着和她说说话,那么就再也没有遗憾了。”

    黄牛摇头晃脑,道:“这件事情有点难,但却也不是不能做到。”

    “你要给我准备绫罗绸缎铺成的床铺,肉和酒做的菜肴,明天早上用红色的布料系在我的牛角上,趴在我的背上,不能睁开眼睛,那我就能带你去找到她。”

    “然后告诉她,想要不被人间的道士发现,就要解下她的披带和羽衣,换上人的衣服,这样你们就能够成为朋友。”

    绫罗绸缎,好肉美酒,不是穷小子能够得到的东西,但是他还是想尽办法做到了。

    第二天黄牛露出獠牙,吃肉喝酒,豪爽地像是山上的山贼,吃饱喝足之后,穷小子在它的角上系了红色的布,然后黄牛带着他一路奔走,这一次速度更快了,穷小子感觉风刮着自己的脸,生疼生疼,仍旧死死闭着眼睛。

    他真的再度见到了那姑娘,虽然紧张结巴,还是如黄牛教导的那样说了一遍,少女很讶异,客气地向他道谢,他觉心满意足,得已经没有遗憾了,回去之后,和那黄牛同吃同睡,几乎如同手足兄弟一般感情深厚。

    少女和他成为了朋友,偶尔会来拜访,披带并不是解下的,而是会化作一个小小的精致木盒,随身携带,他也曾经见到过两次。

    时间慢慢地过去了,那美丽的少女对他仍旧客气而礼貌。

    但是穷小子心里慢慢地有些其他念头生长起来,那念头像是一团杂草一样充斥着他的内心,他给黄牛扶背,道:“大哥啊大哥,你我就如同是兄弟一般,你告诉我,我该如何才能够和那位姑娘永远生活在一起?这是我唯一的愿望了,只要能够达成,就算是死了也没有什么不情愿的。”

    黄牛这一次却摇头道:

    “我将你当做兄弟,所以实话告诉你,这是不可能的,她不是凡人,是山上的天女,没有来到过山下的人间,所以好奇,但是好奇心总会过去,人间从来不会是她想象中的那个人间,有朝一日她会回到山上。”

    “除非你用妖怪的皮肉,把她的披带包裹起来,她找不到披带,没有披带,她就没有办法飞回山上,而用妖怪的血肉污浊了羽衣,埋在门口,她就无法走出门槛,不能飞也不能走,只能留在人间,但是这怎么可能做到呢?”

    穷小子叹了口气,似乎放弃了这个不切实际的念想。

    晚上的时候,他请自己大哥黄牛出来喝酒吃肉,桌上是各种各样的美食,还有大坛大坛的美酒,穷小子给黄牛敬酒,说道:“多谢大哥点醒我,不至于沦落到痴迷一生的地步,来,喝酒。”

    黄牛似乎很开心,还是如同之前那样,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他吃下了半头猪的肉,足足三坛的酒,醉死过去。

    然后穷小子用砍树的大斧头,一下一下,剁下了黄牛的头,又用锯树的工具,剥开了黄牛的皮,鲜血淋漓,还是热乎着的,透着酒香味,穷小子擦了擦汗,看着黄牛,道:“妖怪的皮,这里不就有吗?”

    “大哥,你和我就像是手足兄弟一样,就再帮我一次吧。”

    他说有新的黄牛肉吃,邀请少女做客,然后提议说想要看看那一个盒子,然后趁着少女不注意的时候,用沾着血的牛皮把木盒子包裹了起来,埋在了地下,就这样,把本该是在山上的天女,留在了这个人间。

    一开始他很痛心地说要帮忙寻找,让少女暂住在家里的阁楼。而他去哥哥那里应付几日,但是如何能找得到?一日过去,一月过去,仍旧没有找到,穷小子开始逐渐显露出本性。

    竟然想要做出无礼的举动,少女神色凛然拒绝,而那穷小子甚至不曾靠近少女,便被无形劲气打飞出去,摔在地上,终于愤怒,歇斯里地地怒吼,将门锁住,用妖怪的牛骨和血肉包裹着羽衣,埋在了门口,让那少女再不能走出来。

    他想着,时间慢慢过去,就会回心转意。

    但是少女只是望着天空,一言不发。

    无论他愤怒,辱骂,恳求,还是痛哭流涕,仍旧不理不睬,只是望着天空,欲望的火焰几乎让他变成了偏执的疯子,他在这里做了酒楼,只在外面和第一层摆桌子,少女不吃不喝,不言不语,众人询问,穷小子便说,这是他的妻子。

    他甚至收养了两个孩子,说是和自己夫妻的子嗣。

    但是,但是他仍旧无法靠近那少女,时光流逝,他逐渐变老,越来越老,终于有一天老死在了这里,而那少女还是当年的模样,他倒在了地上,看着那冰冷地,从不曾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欲望和执念烧灼心肺,终于出离地愤怒疯狂了。

    “你是我的妻子,你是我的!!”

    “哪怕是死,哪怕是我死了,我也不会离开你,不会!!!”

    ……

    青色的烛光闪动着,周围阴森森一片。

    穿着道袍的男人赞叹道:

    “很有意思的故事,是天女和凡人故事的原型啊,但是还有一个问题。”

    他看着半个身子藏在黑暗中的男人,道:

    “为什么那穷小子的哥哥嫂嫂从来没有出现过?好像消失了一样。”

    “第二次的时候,他是从哪里一夜间就得到了价值昂贵的绫罗绸缎,又是从哪里得来了能够喂饱妖魔的酒和肉,那些肉,还那么多,真的只是猪肉吗?而不是……呵,只是猜测,毕竟妖魔吃得那么开心。”

    道士声音一顿,看着男人,玩味道:

    “还有,你真的有过一头牛吗?”

    “那吃肉施术的,真的是黄牛?”

    阴影中的男人盯着道士,道士亦看着他,气氛有些压抑,沉默了许久,然后慢慢咕哝着:

    “这只是一个故事。”

    他望向窗外的山上,道:“一个再过两天就会结束的故事。”

    ……

    在被充满死气煞气的洛水环绕着的山上,有一座古色古香的阁楼。

    阁楼中有穿白衣的少女,一股和鬼域不同的清气正在竭力抵抗着外界翻涌的变化,但是已经慢慢抵御不住,慢慢收缩,当她彻底失败之时,这个鬼域就会彻底成型。

    女子神色平静。

    沉睡的时间太久了,她的力量损耗巨大地可怕。

    而这个时代,也终究已经不是神灵之属的时代了啊。

    她还积蓄了最后一丝力量,至少能够和鬼物同归于尽。正在这个时候,虚空中有一道涟漪浮现,就像是以夜色为水,有一处落下了石块,泛起涟漪,少女脸上浮现微微的愕然讶异,手指伸出,涟漪碰触手指。

    【搜神】

    古老印记代表的讯息徐徐散开。

    “司隶校尉卫,请见天女。”

    “古之卧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