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2章 合同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116
  第0052章 合同

    两句话入耳。

    方阳脸色一下煞白。

    而方宏博却瞪大了眼睛,张了张口,说不出话。

    死的……是我?

    似乎是方阳那一句话打破了某个薄膜,一幕幕记忆突然浮现出来。

    疾驰而来的车。

    病房消毒水的味道。

    最后也没能见到儿子一面。

    “死的是我?”

    方宏博原本的阳气肉眼可见地衰败,脸色逐渐变得青紫,死气上涌。

    有化作游魂怨鬼之相。

    方阳回过神来,知道了父亲刚刚那两句话的意思,父亲以为他已经死了,所以绝对不肯开口叫破这一个‘事实’,而他却在同时叫破了父亲已死这一件事。

    一瞬剧烈懊悔浮现心头,身躯颤抖,面色苍白。

    方宏博声音渗惨。

    “我记起来了……”

    “原来死的是我啊,我被车撞了,死的是我,我已经死了!”

    卫渊手掌按在剑上,防止方宏博尸变厉鬼化,看了看,却又将剑回鞘。

    方阳不知是恐惧还是懊悔,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方宏博身上显出狰狞可怖的死相,看着叫破了这一件事情的儿子,却咧嘴笑起来,变得青紫的手按在方阳头顶:“太好了……”

    老人泪流满面,吐出最后一口气。

    “你还活着。”

    旋即扑倒在地。

    方阳心如刀绞,大叫一声,想要往前抱着父亲,可方宏博却早已没了声息,方阳似此刻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身躯颤抖,张了张口却说不出话,好半晌才从口里发出一阵嚎哭。

    卫渊收剑闭目,起身出了门,没有在这个时候打扰他。

    身边两个鬼物拎着汪弘和也站出来,脸上神色各有唏嘘,那位古代的刀兵战魂忍不住慨叹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子欲养而亲不在,可惜啊。”

    水鬼倒是一脸不屑道:

    “他爸死前都没能见到他最后一面,刚刚叫破他爹死了时候也不见犹豫。现在反倒在这里哭戚戚地表孝心,我倒觉得至少一半是因为我们这些外人还在,面子上抹不开,怎么也得要掉几滴眼泪,多少孝子都是演给别人看的?”

    两个鬼物争执不休,卫渊没有参与进去。

    等到方阳哭声沙哑,情绪渐渐平复下来,这才回去。

    看着已经死去的方宏博,叹息一声,伸出手,掐三山指,口中低语道门往生咒:

    “太上敕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

    与此同时,掌心驱鬼符箓一闪而过,没有强行汇聚趋势方宏博本就不稳的魂魄,而是从其逐渐溢散的过程当中,去尝试寻找改变他认知和记忆,让方宏博忘记自己已死,反倒认为是儿子去世的源头。

    眼前似虚似实的画面一一闪过。

    最后卫渊看到一个笼罩在黑袍之下的男人,感知到一股阴冷凄寒的气息,然后记忆画面当中本应该死去的方宏博重新睁开了眼睛,但是在方宏博眼中,始终不曾看清楚那男人的真容。

    记忆画面缓缓散去。

    而往生咒也念下了最后一句话。

    “敕救等众,急急超生,敕救等众,急急超生。”

    方宏博尸身之上执念散去,已经开始尸变的迹象也逐渐收敛,消失。

    ……

    那一天卫渊在方宏博独居之处待到日出才离开。

    一直也没有发生什么其他的异常事件,整夜平静。

    第二天将汪弘和直接押送到了泉市的特别行动组办公室,将这事情仔细一说,因为涉及到了在泉市范围内散播邪术的人,特别行动组对于这件事情极为看重,询问了汪弘和具体情况之后,就派出专门的人手去处理此事。

    卫渊迟疑了下,还是和特别行动组成员提了一句,道:

    “这件事情如果有其他变故,或者需要人手,可以去博物馆找我。”

    之前梦中的山君让他心中有了警惕,担心是卧虎腰牌的示警,意即是等到山君脱困,肯定不会忘记当初的仇恨,必是一桩大祸,可是他之前也询问过行动组山君之事可有进展,得到的情报并不乐观。

    山君就好像是在世间直接消失了一样。

    这让卫渊心中警惕更甚。

    显然这当初能作为张道陵对手的大妖不是能轻松解决的。

    而这两件事让他对于自身实力也有一种迫切提升的需求,可他现在无论是功法还是剑术,都是水磨工夫慢慢提高的阶段,虽然这两月每日修行,也无法一步登天。

    而锦羽鸟妖力虽然强大,但是其本身就是山君的属官,卫渊不觉得锦羽鸟死后所化的宝物能抗衡山君之力,这样的局势下,想要提升自身的实力,恐怕还是要功勋换取大汉宝库之中的事物。

    而想要得到功勋,就必须斩除在世间为恶的魑魅魍魉。

    是以才有这一句话。

    有人愿意帮忙,特别行动组成员自然答应下来。

    之后卫渊回到博物馆当中,一如既往地修行剑术和卧虎决。

    无论之后有了什么手段,哪怕是类似锦羽鸟御风神通这样的底牌,剑术和道法还是最基础也最重要的部分,不能懈怠修行,而方阳一直都没有再出现,只是听说请特别行动组成员将方宏博尸身邪气驱除一遍,才重新下葬。

    卫渊也只是感慨老人终于算是某种意义上清静下来。

    而之后三日,之前在章越事件当中送卫渊回来的张浩突然上门拜访。

    卫渊有些好奇,将他迎进来,倒了两杯茶。

    张浩左右看了看博物馆内部的装潢,就收回视线,他旁边还跟着一名穿着西装的青年,青年神色斯文干练,自我介绍了下,是泉市最大律师事务所的律师,然后从随身带着的公文包里翻出了一份文件递给了卫渊,笑道:

    “这是方阳先生在离开泉市之前,委托我们转交给卫先生你的。”

    方阳?

    卫渊接过来打开文件,扫了一眼,眼底稍微有些讶异。

    这是这一间博物馆的买卖合同。

    律师解释道:“方阳先生在新大陆那边还有些工作上的事情,加上,他说自己有些私人原因,无法亲自向卫馆主你递交这份合同,只能委托我们代办,不过这上面的一切手续都已经完成了,只需要您签字就可以。”

    “您将拥有这座博物馆的一切权益。”

    买卖合同。

    卫渊翻动文件,看向需要的款项,水鬼在旁边瞅着,暗地里和刀兵鬼他们咕哝,那方阳莫不是见到了他们哥几个,觉得这博物馆有些邪门,所以这凉怂不敢来了,还美其名曰是买卖。

    这件博物馆虽然是在老街区,但是也正因为是老区,有拆迁计划可能。

    价值其实相当不低。

    可卫渊看到款项上的文字,微微诧异了下,然后浮现一丝轻笑。

    上面写着‘和父亲的最后一小时’

    卫渊签了名字,将合同递过去。

    律师笑了笑,道:“方阳先生说,虽然您大概没有这样的意思,但是您确实给出了远比这博物馆贵重的价钱,方先生觉得单纯以金钱作为报偿未免俗气了点,所以把这个他父亲和他都看重的博物馆转交给您,在您手中应该可以有更大的价值。”

    “另外,他希望能传达一声感谢。”

    卫渊点了点头。

    律师又寒暄了两声,就推说还有些其他事情,起身离开,张浩倒是还在,见到那律师走了,起身快走两步把门关上,回过头来,满脸的头痛之色,道:“卫馆主,这次可能还得要您帮忙了。”

    他抬手揉了揉眉心,叹息道:

    “就那老赖说的那鬼饭店,那边的鬼好像有点太精明了。”

    “我们这些警察过去,他们根本就不出来……”

    ……

    大洋彼岸的方阳接到合同已经完成的消息。

    简单和律师交流了几句,将手机放下,抬手覆盖了面颊,满脸疲惫。

    神州是大白天,这里已经入夜了。

    他好不容易哄着儿子睡着,当抱着儿子的时候,却莫名想到了自己的父亲,在自己小时候,他是不是也是这样抱着自己的?然后就会有一阵痛苦,以及强烈的自我厌恶感浮现。

    他坐在书房,整个人看上去老了不少。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滴,滴,滴——

    笔记本电脑屏幕亮起来。

    一封新的邮件。

    是合作方的消息吗?

    方阳提起精神,却发现是陌生的地址,迟疑了下,还是打开电子邮件。

    “想要让你的父亲陪着你吗?”

    屏幕上只有一行字,却让方阳的动作刹时凝滞。

    人的欲念不会消失,人的仇恨不会停止。

    人的眷恋永远存在,人的愧疚,也总是在午夜梦回之时纠缠在心。

    这些都是执念。

    执念不会消失,而术,也由此而生。

    在繁华的都市里,独处的灵魂默默彷徨,电脑屏幕将脸照地青亮。

    不知过去多久,方阳手指移动,敲击下了键盘。

    啪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