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0章 两个故事,李鬼李逵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020
  第0050章 两个故事,李鬼李逵

    方阳倒也确实是开车来的。

    他也猜到了卫渊要做什么,果然,卫渊的下一句话就是现在立刻开车去他父亲居住的地方,方阳张了张口,看了看远处几个鬼,还是没能说出拒绝的话。

    方家家底不薄,就是大部分的亲戚四散在外,方阳是方宏博的独子,后来在国外成家,之后方宏博自己一个人住。

    方阳颤颤巍巍发动了车,眼睛却止不住往后视镜瞥。

    后座上一双红绣鞋安安静静待在角落。

    肉眼看过去什么都没有,可方阳刚刚被柳叶开了眼,眼睁睁看着那泡胀了一圈的水鬼,还有心口上一个大洞的刀兵鬼都上了这车,可偏偏这个时候,柳叶开眼法的效果到了时间。

    肉眼看过去还是空空如也。

    可方阳还是觉得后背上冷飕飕的。

    旁边卫渊还从墙壁上摘下来一把剑,除此之外,还有一把黑黝黝一看就火力强悍的玩意儿,当着他的面把尖锐的破甲弹一颗颗压进弹匣,经历过之前的经历,卫渊深切感受到了枪械的便利之处。

    不说其他,上一次逼出邪道的替死法。

    如果近身的话,可能会有被暗算的危险。

    远程枪械一枪一枪就安全的多了。

    创造道法的祖师爷可没有想到后世会有这么方便的玩意儿。

    方阳的车在道路上平稳前行,因为方宏博住的是老区,伴随城市规划逐渐变得衰败,现在才十一点多,外面就空荡荡没什么人,方阳正分心看后视镜里空荡荡的后座,卫渊一声注意才叫他回过神来。

    看到前面不知什么时候路边站着了一个穿着黑色对襟衣服的老人。

    方阳下意识踩下刹车,出了一身冷汗。

    老人伸出手臂,做出拦车的动作,似乎是想要搭个便车。

    这个时候,这么个地点,有了这么个诡异的老人拦车,方阳只觉得背后起了一身的白毛汗,也就是旁边抱着剑的卫渊让他心里安心了点,正打算开车绕开。

    卫渊看着那带着一丝微笑的老人,若有所思,道:

    “……让他上车吧。”

    方阳不敢置信看着卫渊,可是遇到这种事情,他也有些慌了神,而旁边的卫渊好像就是专门处理这种事情的,六神无主之下,也就只好让那老人上了车。

    等他思绪跟上来的时候,老人已经开了车门,安之若素坐在后座上。

    方阳握着方向盘,问了一句要去哪里,老人回答之后,方阳登时就觉得脑皮一炸,老人要去的地方,就是他父亲生前独居的地方。

    方阳心脏疯狂跳动,手握着方向盘,整个人几乎僵住了。

    卫渊若无其事用手臂撞了下他,才稍稍回了神,僵硬地发动汽车。

    两侧路灯晃过。

    已经进入了老城区。

    道路两侧都是些老房子,墙壁上爬满了爬山虎之类的绿植,道路两侧是垂下来的老树,黑色看过去只觉得阴森森一片,只能听到汽车的声音,车里面三人两鬼,一言不发。

    “路上有点闷啊。”

    老人看了看外面的灯,笑了笑,“要不然老头子讲个故事解解闷。”

    方阳牙齿死死咬住,不敢说话。

    卫渊笑了笑,朝着后面靠着椅子,姿态很放松的样子,道:

    “好啊。”

    ……

    在这神州的古时候,其实也没有多古,就到一百多年前的大明时代,有些邪门的行当在,其中最邪门的都是赚活人钱,吃死人饭的,譬如刽子手,譬如赶尸人,譬如给死人理发的剃头匠。

    而古代某地有人犯了个大案子,就等着午时斩首。

    这人的舅舅在衙门里当差,家里人求过来希望他能救外甥一命,可这犯了命案得要怎么救?这舅舅却真找到一个办法,说这次行刑不在闹市,或许可以买通行刑的刽子手,到时候虚砍一刀,只断绳索,不砍皮肉。

    到时候外甥就装死滚到旁边的杂草沟乱草堆里,兴许还能活命。

    但是需要一大笔钱。

    一家老小变卖钱财,舅舅又多方打点,终于安排妥当。

    行刑当天,外甥虽紧张不已,但是却牢牢记住了舅舅的话,刀光一过,觉得脖子一松,连忙滚到沟里一动不动,趁着还要给其他人斩首,爬到另一处起来,立刻狂奔而去。

    死里逃生,大悲大喜,外甥一口气跑了一夜直接跑到了舅舅家。

    入门之后,叩首就拜感激救命大恩。

    舅舅却吓得大惊失色,面色发白。

    原来今日刽子手有事临时换人,那一刀已落在实处。

    外甥听说此事,面色一变,伸手摸了摸脖子,当即尸首分离,横死当场。

    故事说完之后,方阳脸色苍白一片。

    他父亲死了四月,现在却和一个正常人一样还活着。

    难道说也是这样?

    从后视镜里看到老人似乎微笑看着自己,老人慢慢道:“这就是说破了,道破了,有的人死了,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还觉得自己活着,和正常的人一起生活,可一旦说破,马上就会倒在地上死了。”

    方阳只觉得这老人句句若有所指,手掌握着方向盘,一片青白。

    这个时候,卫渊笑了笑,把断剑调整了下位置,道:

    “这样说起来,我最近也看到了个故事。”

    ……

    同样是古时候不入下九流的邪门行当。

    倒斗盗墓,吃死人饭。

    古时候邯郸城有兄弟二人,不学无术,只好干着盗人坟墓的行当,他们盗墓时候和旁人不一样,兄弟二人分工,老大力气大,趁夜色穿着黑衣下去盗墓,老二则是靠着扮鬼来预防不测。

    一旦运气不好,被人发现,就穿着一身白衣装作厉鬼。

    路过之人本就因为走在墓地里心惊胆战,被这一吓,无不吓得肝胆俱裂,转头便跑,二人靠着这一手段,走南闯北,圆通如意,这一日趁着月黑风高,准备盗一座新坟。

    去了地方,却发现已经有同行捷足先登,和自家打扮更是一模一样。

    兄弟二人议论纷纷,“必是同道之人。”

    盗墓这行当素来只看手段高低,不管你先来后到。

    兄弟二人盯了这坟墓许久,哪里敢善罢甘休,又想到,凡是盗墓的人,必然敬畏鬼神,盗墓之时心中胆气也低七分,不妨吓他一吓,将他们吓走,索性装作厉鬼靠近。

    哥哥走了几步,仔细看那两人打扮,虽然一样是黑衣白衣,但是帽子戴得很高,手里拿着锁链哭丧棒,心里一惊,冷汗直下,这哪里是什么同行,分明是来勾魂的黑白无常,可后面的弟弟耐不住性子,学着鬼叫了一声。

    这不叫还好,一叫便送掉了弟弟的性命。

    那两人一回头便朝着老二奔去,老大身子僵硬动弹不得,那弟弟更是直接软倒在地,直接被那黑白无常赶上。

    黑白无常笑声渗人:“用他交差便是。”说着锁链一把将弟弟勾住,拽出了魂魄,转头就消失不见,哥哥忙上前去一摸,弟弟已没了气息,后才知道那坟墓里根本是空的,是当死之人为躲死期的法子,为迷惑鬼差所用,只是可怜这兄弟二人这个时候凑上前去,反倒做了个替死鬼。

    这第二个故事也是邪性得厉害,方阳听得头皮直冒冷汗。

    这个时候,前面就是方宏博独居的地方,可方阳却始终踩不下油门。

    老人看向卫渊的方向,道:

    “小哥这个故事是在讲,要小心那些当死未死的人,不要轻易靠近,给人当了替死鬼是吗?”

    方阳手掌颤抖了下。

    卫渊笑道:

    “不,不是,只是说两个兄弟装鬼吓人,反倒真的遇到了鬼。”

    “假的遇到了真的还不知道,非要自己撞上来。”

    老人不解其意,却有一道渔网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直接当头罩下来,这神神秘秘的老者没能反应过来,一惊之下奋力挣扎,但是却根本挣脱不了,转眼被那渔网捆得严严实实。

    刚刚卫渊讲故事的时候,后座上的水鬼和刀兵鬼就试探出这老人并没有真本事,但是显然是和方宏博的事情摆脱不了干系,卫渊说完最后那句话之后,两个鬼就会意,直接就将他拿住。

    这一抓可好,原来这根本不是个老人,而是四十来岁的男人。

    只是化妆化成了老人模样。

    卫渊早就想要找那散布邪术的人,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方式主动撞到手上,而这个时候,方阳终于将车开到了楼房前面,手掌捏地青白,卫渊提着那男人下了车,方阳也终于站在了门口。

    慢慢抬起手,敲在门上。

    当,当,当——

    “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