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3章 世生短苦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2585
  第0043章 世生短苦

    外面远远传来了激烈的枪械声,以及术法的波动。

    但是章越被以邪法影响过,身躯妖变,居然生生突围出去,幸亏在癫狂之下,无意于杀戮,虽然有些人力受伤,但是大体无事,只是章越原来一个普通人,居然硬生生接下来了小口径的枪械射击,什么事情都没有,却已经足以骇人。

    卫渊用一个小木盒将刚刚斩下的鳞甲碎片收起来。

    然后将剑归鞘。

    这个时候微明宗那位名字是赵义的弟子也跟了进来,知道那一头白羊就是自己师弟,惊地目瞪口呆,连连打转,然后就有些龇牙,这不管从哪里看都是一头羊,自己师弟道行也不差,怎么就着了这下九流的道?

    一般来说,造畜之法很好破解,把羊皮打开就行。

    可他转好好几圈,硬生生不知道怎么掀下来,这羊皮就像是长在玄一身上似的,还因为想趴下看看是不是从肚皮上能打开,被玄一恼羞成怒一下踹在胸口上,坐倒在地。

    “这可麻烦了……”

    赵义揉了揉肚子,苦笑不已:“可能得回去请长辈们出手了。”

    “我是没法子,师姐可能也没法破了这手段,这不是我们这些道行的人能破的。”

    “或者等到天师府那位擒了那施法的道人,也能破这术。”

    他说着这话,眼睛却直瞅着卫渊,卫渊刚刚好把剑收好,观察了下玄一的状态,勉勉强强看出这是在人身外罩了一层羊皮,若有所思,道:

    “跟我来吧……我或许有办法破了这术。”

    赵义微怔,旋即大喜。

    一个挺身直接站起,连连拱手道:

    “那就先谢过卫馆主了。”

    卫渊道:“我也只是试试看,未必能行。”

    然后叹息一声,抽出两张纸巾,背着剑蹲下来,给还在哭个不停的章小鱼擦眼泪,动作轻柔,但是在触碰到小女孩脸颊的时候,卫渊的动作却僵了一下。

    卧虎腰牌微微震颤,相应文字浮现灵台。

    卫渊动作恢复正常,给小姑娘擦干净小脸,道:

    “走吧。”

    ……

    还是那木质柜台都老旧到脱漆的博物馆里。

    玄一赵义两人,牵着暂时不知如何安排的章小鱼进来。

    卫渊给他们到了杯水,给章小鱼拎了一瓶可乐。

    让他们稍微等一下,自己则是去了博物馆前面,取了一个盒子,打开封条,里面红色布料盖着一把古朴泛黑,戾气深重的铁剪,正是田氏女使的阴物,骨女画皮被斩杀之后,这把铁剪就被卫渊镇在这里。

    寻常的刀子去剖,只会把羊皮人皮一起割开。

    这种东西就不一样了,本来就是画皮的宝物,专门用来剥皮的物件。

    自然能只把羊皮切开,上面戾气也能用来破掉邪法。

    卫渊握起铁剪,道:

    “我要你做件事情,等一会儿,只将羊皮解开,不伤人体。”

    剪刀微微震颤,声音像是尖利笑声,其中不屑愤恨都有。

    卫渊道:“这算是你帮我,我会想办法把你的戾气散去,让你从阴物转化为法器,到时候自然可以放你出去。”

    大黑铁剪剪刀打开闭合,仿佛笑得肆意张狂。

    卫渊耐着性子道:“你考虑一下。”

    铁剪还是不合作。

    卫渊左手瞬间拔出一直别在腰后的断剑,铮一声直接刺穿了铁剪旁边木柜台,连续斩杀妖鬼,他的剑都已经有些变化,此刻剑身之上寒意森森,杀气逼人,卫渊道:

    “做不做?”

    ……

    卫渊拎着一把老老实实的铁剪子走了回来。

    然后让玄一躺倒,手中剪刀之上散发寒意,却顺服无比地划过羊皮,施了邪法的羊皮被轻而易举地划开,铁剪上汇聚的怨气戾气也能破开这邪法,玄一只感觉自己身上一寒,然后就有得见天光的感觉。

    羊皮朝着两边倒下去。

    玄一囫囵从里面滚出来,四肢展开躺倒在地上,剧烈喘息着。

    赵义连忙把自家师弟扶起来,早早准备好的黄符抖手燃起,汇入水中做一碗符水,扶着玄一喝下去,驱除体内外邪残留,卫渊也松了口气,幸好能成,然后把那老实的铁剪扔到盒子里封好。

    鬼怕恶人,连阴器都这样。

    转头看到章小鱼乖巧坐在沙发上,捧着可乐,却还在无声流泪,而在卫生间和这小客厅的拐角处,几只死鬼挤在一起,死死瞅着那一罐可乐,手指都快要镶嵌进墙壁里。

    章小鱼愣了下,然后把可乐放在茶几上。

    又往几只鬼的方向推了推。

    一众死鬼大惊失色,挤成一团,兵荒马乱。

    又一个能看见的?!

    连玄一赵义这两个道门子弟,进入这地方之后本能察觉到有阴气,但是因为也没有戾气,就只是当做这位馆主也养了阴兵,许多道门都有类似的传承,不过走正道的话,并不会有伤天合,更不会生出戾气厉鬼。

    出于礼节,他们也没有开眼去看。

    卫渊暗中叹息一声,将剪子封好,贴上符咒,走到了客厅,蹲下看着哭红眼睛的章小鱼,她还在上幼儿园,小小年纪,皮肤就苍白地过分,而且有魂体不稳的情况,有细微的魂体逸散出来。

    卫渊伸出手揉了揉小姑娘的头发。

    微微阖目,掌心一道蓝色符箓闪过——驱鬼。

    这是上一次和董雨接触之后开发的用法,能够借助弱小魂灵晃动的魂体看到其在意的一些记忆画面,当然,无论如何变化,这种神通终究是驱使鬼魂的法门。

    章小鱼并不是活人。

    却也不是一般的鬼物……

    她是活尸。

    人死魂留,传说身死之后第七天,是回魂夜。

    死了的人会回尸体周围,来看看家人,然后才会离去,但是有许多种变数,一个是魂魄被滞留,在第七天没能回到尸体旁边了了最后的尘事,结果尸体已经被火化,或者下葬。

    魂体找不到回家的路,就成了游荡在外的游魂。

    一种是把魂魄锁在身体里,非人非鬼,非生非死。

    这种手段,在有些地方也叫续命。

    不是正道。

    招魂续命渡阳气。

    以我命,续她命。

    画面在卫渊眼前展开。

    ……

    孩子的记忆,是五彩斑斓的。

    像是一幅幅的蜡笔画。

    爸爸,妈妈,还有自己。

    世界上每一件小事都是快乐的。

    “爸爸是英雄,无所不能,能把我举高举高。”

    “妈妈是仙女,是世界上最好看最好看的妈妈。”

    这个时候的记忆,连黑夜都是灿烂着的。

    ……

    但是突然蓝色的天空阴沉下来。

    她病了。

    乌云弥漫到家里来。

    妈妈和爸爸开始整夜整夜的吵架。

    小鱼想要拉开他们,但是小鱼做不到,越来越没力气了。

    爸爸哭了。

    伸出手指在他脸上划了下。

    “爸爸哭,羞羞……”

    怎么哭得更厉害了……

    好困,想睡觉。

    好冷啊,好冷。

    妈妈走了……

    小鱼好像睡了很长很长的时间,爸爸看上去老了很多。

    妈妈不见了,爸爸说她离开我们了。

    爸爸抱着小鱼哭,说:“我一定会治好你的病。”

    “你会好起来的。”

    “等你好了,爸爸带你去最大的游乐园玩,想玩多久玩多久。”

    可是,爸爸,爸爸。

    小鱼没有病。

    小鱼只是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