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4章 难得的客人,提前关门的博物馆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2716
  第0034章 难得的客人,提前关门的博物馆

    旁边水鬼凑过来,看着董雨刚刚消失的地方,语气难得有些唏嘘:“这就是那什么,超度往生吗?卫老大,你说这世上真有阴间地府,还有什么轮回之类的吗?”

    卫渊道:“或许吧,我也不知道。”

    水鬼煞有介事地点头,道:

    “也是,毕竟你也没死过。”

    卫渊打趣道:

    “你这么有兴趣,要不要也试试,或许你也能去那所谓地府阴冥看看。”

    “到时候再回来告诉我们,下面究竟是什么样子。”

    水鬼认真思考了下,然后抬头问道:

    “下面有可乐吗?”

    卫渊忍不住失笑,心情莫名好了不少,站起身来道:“不知道,可能有,也可能没有,好了,把桌子上的法食收一收,我给你们重新做一份法食,想要吃什么?”

    一众鬼物大喜,那水鬼按住戚家军兵魂,抬手道:

    “要泡面,两个蛋一个肠!”

    卫渊愕然,失笑应允。

    在他准备法食的时候,那边红绣鞋又跳出来,打开电脑,熟练地登录帐号,打开了一个直播间,是章越的吃播频道,一堆死鬼眼巴巴看着屏幕上的章越像是饿死鬼投胎一样,快速撕咬食物,将那些大鱼大肉都咽下肚去。

    这几个鬼都看得直咽唾沫。

    卫渊看了一眼,动作顿了顿。

    章越,绝对有问题。

    但是偏偏不属于妖鬼之类。

    最近有空,再去看看吧……

    ……

    半月时间,倏忽而过。

    卫渊握着一本书,靠着藤椅,安静吐纳。

    董雨的事件处理完成之后,得到了些功勋,卫渊一身手段,大半是来自于卧虎必须掌握的基础神通,剑术走龙虎一脉和战阵之术结合,符箓有现在的天师府提供,足可以应对一般妖鬼怪异,但是并没有根本心法。

    这一次翻阅大汉宝库,寻找到了司隶校尉所属的功法。

    这门功法前面部分,本是对司隶校尉属下的直使公开的,不需功勋,只是前代校尉也没有想到,后世传人直接没有修行过法门,所以没有准备口诀,而大汉宝库当中的功法,则必须以功勋换取。

    其中附带一部分功法领悟,本是为了突破关隘而准备。

    眼下也只得稍微有些浪费。

    卫渊以董雨之事得来的功勋,换了这门卧虎决。

    其所创造的年代是大汉武帝时期,其时天下一统,黄老之学的影响力尚未结束,而废黜百家,独尊儒术的儒家也没有后世的酸腐气,巫蛊之法则流传于民间,卧虎之术糅杂各家学派之长所成。

    其后千年,司隶校尉斩妖除魔,印证修缮所学。

    又有各大宗派祖师手稿。

    这一门功法也越发完善,只是终究偏重于降妖除魔的路子。

    卫渊徐徐吐出一口浊气,感觉到自己那微薄道行毫无变化,并不放在心上,道行积累本就是一日一日苦修的水磨工夫,一天两天当然看不出差别,时间久了自有不同,至少这半月并不是白做功夫。

    只是那章越,还是看不出有什么异样。

    哪怕用了天师府的符箓,一样如此……其人非妖非鬼。

    莫非是精怪?

    可人又要如何化作精怪?

    当啷,当啷——

    门上的铃铛响了响。

    客人上门了。

    卫渊思绪被打断,微微抬头,看到两个熟悉的面孔。

    是那天来的两个女生。

    陶思文和她的闺蜜。

    ……

    “馆主,又来打扰你了。”

    “上次的事情多谢您了,要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博物馆里,陶思文满脸感激。

    吴安彤则是眼中古怪看着卫渊。

    不知道自己这之前还对这馆主不屑一顾,认为他说的都是话术的闺蜜怎么就转了性子,还要专程来道谢,这是中了邪么?

    卫渊道:“那张符起作用了吗?”

    陶思文重重点了点头。

    那一日她回去家里,才发现口袋里的符咒已经烧成了灰烬,回忆起来,自己能够发现不对,在一开始的时候能够控制住自己,没有本能回头,应该就是符咒的作用。

    之后那鬼才不得不用吴安彤的声音叫她,骗她转头。

    卫渊笑笑,道:“那就好。”

    陶思文有些不好意思道:

    “那个……馆主,能不能,再给我两张?”

    声音落下,又连忙举手补充道:“我出钱买。”

    卫渊看了看她身上,已经没有被邪祟纠缠的状态,只要心中不害怕,身上三盏灯明亮,寻常鬼物也近不了身,便取出两张没有效力的符箓递过去,笑道:

    “给,不过,那种符箓我这里也不多,这两张可不如上次那么有效。”

    无效啊……

    陶思文有些失望。

    吴安彤则越发觉得眼前这馆主是用话术糊弄了闺蜜。

    上一次看他还挺顺眼的,这一次为闺蜜心里不忿。

    卫渊把手上典籍合上,看向窗外,街道上几辆军绿色的卡车驶过,后面坐着身穿迷彩服,神色冷峻沉静的军人,卫渊想到之前周怡说的话,神色微微有些诧异。

    要准备开始了吗?

    吴安彤顺着他视线看过去,道:“是神机营军士。”

    部队番号仍旧还有上个时代的烙印。

    她想起今天早上看到的新闻,随口解释道:

    “好像是我们江南道军区要在泉市周边的山地里进行一次军事演习,这一次调来了差不多两个营的神机营军人,好像连大威力火器也运来了不少,战斗机也有,大概是要真枪实弹地演练一次了。”

    两个营,差不多一千人?

    还有大威力火器。

    这是要把卧虎山硬生生用火药犁一遍吗?

    卫渊隐约猜测出了周怡前两天联系自己时候说的做好准备是什么意思。

    陶思文道:“卫馆主也对军事演习有兴趣吗?”

    卫渊收回视线,笑道:“毕竟是男人。”

    陶思文点了点头,然后有些遗憾道:

    “可惜军事演习是保密的,现在演习区域已经警戒起来了,也只能看新闻上的消息,上面就算是有画面也就只有几秒钟。”

    吴安彤见还要继续聊下去,拉了拉陶思文的袖口:“思文,这感谢也谢了,符咒也拿到手了,咱们走吧,我知道一家新开的店,中午就在那里吃好不好?”

    陶思文还有些不大想走。

    卫渊看到一辆军用车驶离了街道,朝着自己这一家博物馆驶来,沉重而厚实的车身稳稳停在外面,两名身穿特种作战服的军人下了车,大步走进了害开着门的博物馆当中,背后还背着枪械,裹着一身冷气。

    店里的两名客人怔怔愣住。

    两名军人大步走到早已经见过照片的卫渊前面,立正站直。

    只是眼底还有隐隐质疑之色。

    干脆有力的脚步声,另一辆车里下来身穿作战服,短发凌厉的周怡,大步走进来,看到这素来冷清的博物馆里居然有两位客人,也怔了一下,对两名女生露出温和微笑,然后将一把枪械放在桌上,推向卫渊,道:

    “事出突然。”

    “另外,这是你的枪。”

    枪械至少在远距离阻碍和打断上有奇效。

    卫渊在看到军队的时候就有了心理准备,没有多说什么,点了点头,将手中符箓书放下,起身取剑,身穿黑衣,手腕处用护腕束紧,方便出手,长剑背负在后,断剑斜插腰间,然后把枪械收好,特别行动组提供的腰带除去了符箓和丹药的位置,也有隐蔽性枪套。

    一片安静死寂。

    唯独剑于鞘中的铮然低鸣,和枪械入套发出的轻微咔嚓声音。

    原本的博物馆里多出一股肃杀。

    卫渊看向难得的两位客人,想了想,只好道:

    “抱歉,今日提前关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