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7章 山上村落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2392
  第0027章 山上村落

    卫渊在博物馆里翻找了半天,总算找出一个大小合适的木盒子。

    反手取出了一把通体漆黑的铁剪,先是拿着红布将这剪子裹了一圈儿,然后才小心放进木盒里,取出从周怡那里讨来的辟邪符箓,直接贴在木盒上,将这盒子封了口,最后在黄符上滴了一滴血,强行注灵封锁,这才吐出一口气。

    这把铁剪是骨女用来害人的阴物。

    从古至今少说有上百人被这把剪子剖开胸腹,剥下皮囊,到现在,也不知是到底害了多少性命,上面的凶气煞气极为浓重,和之前那戾气散尽了的红绣鞋不一样,这是真的会主动害人的东西。

    卫渊暂且不知道如何将这东西损毁,交给周怡和那青年又觉得有点不靠谱,左思右想之下,还是带回来,靠着自己的血对邪物的压制,以及骨女亡于自身这一件事实,把这铁剪压在木盒子里。

    想了想,又将辟邪符贴在门窗墙壁上面,将这屋子四方都贴了一张符。

    这才取出卧虎腰牌,按在白纸之上。

    伴随低沉嗡鸣,白纸上再度出现那一副山君卷宗。

    威严主君神灵,背后的附属官吏,以及前面两位提灯侍女,都栩栩如生。

    只是这一次发生异变。

    肉眼可见地,卷宗上面左侧的提灯侍女突然浮现出犹如白纸被火焰燃烧的色泽质感,亮起淡金,旋即骤然黯淡下去,褪去原本颜色,看上去就像是这鲜明真实的山君图突然间空了一块,极不协调。

    而在黯淡下去的侍女下面,浮现出一行隶书。

    田氏女,画皮为怪,已诛杀。

    一笔血色划过了那一行隶书,昭示此怪下场。

    这一次的画皮比起之前面对的画皮奴,以及窥伺过卫渊的小鬼来说要强得多,但是卫渊却没能得到一点功勋,他看着这卷宗,心里浮现一个才猜测,既然是山君的侍女,那恐怕是得要诛杀这卷宗上几只大妖之后,一并结算。

    而且想来极为丰厚。

    “……山君,属官,右侧侍女。”

    卫渊手指一一从卷宗上拂过。

    他有些好奇,右侧侍女的记录,是已被诛杀,但是为何卷宗上还存在着她的画像?

    心中疑惑闪过,卫渊拔剑,将这卷宗斩裂,其上灵性也缓缓散去。

    一直到其上气息散尽了,不会招惹来鬼物窥伺,这才将门上的符箓揭下来,走出去。

    该做饭了。

    一路追杀画皮,本来就极耗精神。

    鏖战则更是时间虽短,却极为费力费神。

    他已经饿得狠了。

    一边将猪肉切块焯水,一边看向前面沙发。

    一堆鬼凑在前面看电脑。

    嗒嗒嗒,嗒嗒嗒。

    群鬼当中,那一双红绣鞋脚步轻快在键盘上起舞,然后调出了一个视频,卫渊抽空看了一眼,竟然又是熟人,是那个姓章的吃播,这一次他的粉丝在线和关注人数,和之前相比,已经是翻天覆地一样的变化。

    桌子上还是摆满了各种各样的荤菜。

    还是一言不发,狼吞虎咽地吃。

    咬碎肉的跟腱,牙齿磨碎蔬菜,将骨头磨成渣滓,端起盆一样大的碗,将里面的食物混着汤汁一起喝下去,然后用力将盆放下,抓起烧得油腻的猪蹄继续啃咬。

    一种不需要语言的情绪,透过电脑屏幕传递出来。

    香,好香!

    饿,好饿!

    电脑前面的水鬼大口吞咽并不存在的口水。

    奇怪……

    卫渊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看向屏幕里的男人。

    那个吃播的身躯和四肢仍旧干瘦,还是之前那个斯文男人的模样,但是肚子却极为鼓胀,衬衫都被撑地鼓鼓囊囊的,四肢枯瘦,腹部肿胀,明明看上去已经吃得极饱了,但还是永不满足一样,不断进食。

    好饿,好饿。

    好饿!!!

    ……

    “事情就是这样……”

    周怡和龙虎山青年宋兴怀恭恭敬敬地站着,面对着屏幕,将今天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这在古代非大道行者不能用的千里传音,月华留影之术,现代科技作用下,已经是简单就能做到的事情。

    前面的屏幕里是一位老者,还有一位背着剑的中年道人。

    道人皱了皱眉,道:“你们是怎么想的?”

    “兴怀,你说。”

    宋兴怀听闻师父叫自己,迟疑了下,回答道:

    “弟子自然不信那妖鬼所言,但是那一句千年时间,仍旧存活,其中恐惧之情却不似作伪,之后那卫渊馆主使出了我天师府失传许久的玄元剑诀,弟子看了,其招式和图谱记载几乎无二,使剑之时,也有龙虎神韵相随,故而……”

    道人皱眉摇头,斥责道:

    “荒唐!”

    “这……师父?”

    “天下怎可能有千余岁的人还活着?上古彭祖都没有他高寿。”

    “至于他蘸血成符,只能说他符道一路上浸淫颇深,而那玄元剑诀,哼,我天师府上可还有那剑诀图谱在,门中弟子谁人不能使出一两路来?你怎知道他用的乃是玄元剑诀的运功之法,而非只是道行颇深,随手拾来一剑便有威力?”

    “龙虎神韵,我天师府中也有不少功法可成,甚至于以神州广大,我天师府虽然失传了玄元剑诀,可在哪一处名山大川隐蔽之处,还有不曾毁去的抄本也未可知。”

    “只是一路剑诀,妖孽口中一句妄言,便乱动道心,当真觉得有谁道行高深到千余岁?若如此,那画皮骨女对他而言也不过是随手可灭的小妖,哪里还需要用出玄元剑诀?”

    连连询问,宋兴怀无言以对,最后只能拱手行礼。

    道人摇头,道:“罚你在此事之后回山闭关三月。”

    “这……是,弟子尊命。”

    旁边老者抚须道:“师父弟子的事情结了,那我们就来说点正事。”

    “周怡,那骨女求饶之时,曾说,还有虎君?”

    周怡点头道:“正是。”

    老者凝眉许久,道:“看来,那座山上还有一头入了神道的猛虎精怪,难怪会诞出画皮奴这等有类伥鬼的妖物,不过还好,既在荒郊野岭,山川之间,当代那些猛烈火器倒也能够有用武之地。”

    “不过还需勘测地点,以免威力过于分散,此事你来安排。”

    “是。”

    ……

    清晨蒙蒙亮,山间还有些许薄雾。

    一辆车在崎岖的山路上艰难前行,最终好不容易才停下来。

    微明宗弟子玄一和三名警官下了车,看着山间晨雾,神色凝重,这里是距离那新出现的山脉最近的山村,无人机一飞进那座山中就会失去联系,为了勘测地势,他们只能自己亲自来一趟。

    山间晨雾不散。

    玄一等人打着手电往前走,走不过十几步就停下脚步。

    在前面,几个穿着大明朝时候衣服的男女安静站在雾气里,一言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