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6章 破煞诛邪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291
  第0026章 破煞诛邪

    八面汉剑一记凌厉直刺,切入战局。

    踏步,定身。

    吐息之际,顺势横削,剑刃斩出一道弧光,骨女手中那柄显然是阴物的漆黑剪刀和八面汉剑碰撞,竟然发出了仿佛灼烧的嗤嗤声响,剑身上有符箓文字闪过,卫渊旋即欺身上前,左手握着断剑,臂膀发力,猛地朝着骨女斩落。

    隐隐约约似有低啸。

    就连周怡和沈问蕾都在一个恍惚之际看到卫渊背后的猛虎幻化。

    脱胎于雌雄龙虎剑法的剑术,再加上卧虎腰牌加持,这一路走沉浑厚重剑势的短剑剑法威力被卫渊发挥得淋漓尽致。

    断剑上面本就有阴气纠缠,再加上卫渊刚刚加持的破煞诛邪符箓,骨女不敢硬接,不得不后退。

    两相争斗,无形中的气势也极关键,而一退,气势上不由得萎靡。

    卫渊右手八面汉剑紧跟着击上,右手长剑走龙剑势,轻灵凌厉,往往一转眼便是三五剑击出,仿佛一团森森飞雪,左手短剑走虎剑势,沉浑霸道,偶尔一剑,便逼迫地骨女不得不后退。

    周怡趁这个机会将因为恐惧而走不动路的沈问蕾送出这被鬼打墙的巷道,她应对寻常的鬼物还行,面对这种凶恶的妖怪,就有些力有不逮。

    道士的符箓能对妖鬼之躯发挥作用,需得要画符时踏罡步斗,使符时候也得要默念咒文。

    曾经有天师府的弟子尝试在枪械弹药上刻画符箓,但是在射出的时候,符箓咒文就被震散,难堪大用,至少眼下还没能成功,而对于这种妖邪怪异之流,普通枪械子弹伤害微弱,而大威力火器又不能在城市发挥作用,多少有些尴尬。

    周怡将女子送出。

    而这边卫渊正和骨女缠斗,却死死不肯近身太过。

    哪怕对方露出破绽,也绝不愿踏入三步范围之内,只在外以剑为圈,不断消耗这妖魔的法力,天师府的符箓都是那些不擅战斗,但是道行高深的道士所绘制,效力持续时间极强。

    或是骨女破封时间不久,亦或者其力量和画皮奴数量有关。

    争斗片刻之后,骨女就露出了疲惫不支之态。

    卫渊瞅准时机,脚步一变,猛地斜斩,八面汉剑一改之前轻灵凌厉的法剑路数,变得简洁肃杀,气势沉浑,是战场的剑术风格,骨女一时不察,被直接捅了个对穿。

    一拧一搅。

    卫渊瞬间退步拉开距离。

    但是骨女却没有用那一招骨刺合抱的手段,反倒是口中发出一阵怨愤低语,散发浓郁黑色煞气,卫渊察觉不对,抬手自腰间抓出一道破煞诛邪符,急急念出法咒,将那一道符打向骨女。

    黑色煞气猛地散去,里面只剩下了一张破破烂烂的人皮。

    “跑了……”

    “是那山君传授的手段?”

    卫渊心中低语。

    抬手夹起千里追踪符:

    “天地自然,秽气分散,洞中玄虚,晃朗太元,敕!”

    符箓散去,周围的一切在卫渊眼中都变得无比自然清晰,而其中一股黑色秽气更是显眼,卫渊提剑便追,踏步数步,就听到一阵轰鸣声音,周怡的机车直接停在卫渊前面。

    “上来!”

    ……

    那骨女在追随山君的漫长岁月里,也不知是得了什么好处。那一手逃遁之术诡秘难测,几乎要逃脱卫渊千里追踪符的有效范围,幸亏周怡的座驾马力够足,情急之下也顾不得其他,连闯了好几个红灯,在卫渊的指路下死死咬住那骨女踪迹。

    中途还看到有一名武警为了保护旁边的少女,胳膊负伤。

    好在周怡已经将消息传出,特别行动组和警方已经联手将前方道路上行人尽可能地驱散,并且派出了同为特别行动组的成员尝试阻拦,以免造成太大的骚乱。

    不过既然骨女不得不渴求害人以恢复元气,显然它也已经到了极限。

    在第三张千里追踪符耗尽的时候,卫渊终于看到了那只剩下一具骨头的田氏女,在它前面,一名二十七八岁左右的青年手持拂尘长剑,将它纠缠住,身上的衣服有道袍的元素风格,却更为简便,易于出手。

    那青年手中剑剑路颇为凌厉。

    骨女似乎连还手之力都没有,已经被欺入三步之内。

    就在此刻,它那一根根森白肋骨突然微微翘起,同时手臂朝着青年环抱过去,卫渊低喝一声退开,手一抬,从背后抽出八面汉剑的剑鞘,一拍破煞诛邪符,猛地甩手一扔,那剑鞘带着一股恶风,转起来恰巧砸在那骨女身上,咔嚓一声。

    骨女一根骨刺将剑鞘钉穿,也暴露了其后手。

    那青年骇然而退。

    而卫渊已经在周怡降速的时候跃下车来,手中双剑凌厉无匹,趁着惯性之势直扑那骨女,长剑刺出,剑鸣声音隐隐清越如龙,断剑则沉浑如虎,将玄元剑诀的特性发挥地淋漓尽致。

    那遁术之后,骨女本就已到极限,不过数招,当即被斩断腿骨,倒坐在地上,动弹不得。

    卫渊没有注意旁边青年骤然变化的神色。

    左手将断剑归鞘,右手持八面汉剑,并指抚在剑锋之上,脚踏禹步方圆,徐步而上,那骨女突地挣扎跪倒在地,口出女子清脆之音,嗓音凄婉道:“几位道长,还请饶命,还请饶命啊……”

    “贱妾本是农家女,与人为善,只是被夫君生生打杀之后,为那虎君所制,身不由己。”

    “几位都是出世之人,有好生之德,不求能重获自由,只求有戴罪之身,助几位道长擒杀那虎君,将功折罪,彼时只求一个往生来世……”

    周怡和那拦住这妖物的青年都面露迟疑之色。

    不是心软信任了鬼物。

    而是听闻还有那虎君,心下一惊,不由就有了暂且留着这妖物一条性命的念头,反倒是卫渊不为所动,心中感慨一声,果然,千年时间,木头疙瘩都能成了精,之前还是以孝道劝服了当时的司隶校尉,现在则是晓之以理,动之以利。

    这心思转得快。

    那骨女连连叩首,言辞恳切。

    卫渊将周怡两人神色收入眼底,看向那骨女,语气转冷,道:

    “田家可不是什么农家。”

    “千年之前放你一命,结果导致一城官员化作人皮,整个刘府一二百人尽数死于非命,眼下,还来这一套么?”

    骨女微怔,旋即回忆起当初最痛苦的记忆。

    若她还有皮相,此刻必然瞳孔收缩的惊惧之相,看向卫渊,此刻卫渊背光,看不清脸面,只是一手持八面汉剑,腰后佩戴短剑,隐隐听得到低沉虎啸,又对自己的手段和经历如此熟悉……

    骨女突地挣扎,嗓音无比惊恐愤怒,道:

    “不,不可能!”

    “这不可能!”

    “你只是个人,怎么可能过去一千多年还活着?!这不可能!”

    卫渊心中不由摇头,这骨女惊惧之下,居然以为自己是古代那位司隶校尉,实在可笑,可见到她已经在惊怖之下失去方寸,当下也不想说什么,冥息凝神。

    手指按压剑锋,微微用力,一缕鲜血流出。

    蘸着鲜血,在剑锋上直接书写破煞诛邪符。

    他血中自有法力,又有注灵神通,剑锋上一道符箓直接亮起。

    旋即猛地横斩。

    骨女还要挣扎,腿骨被斩断,来不及逃开,已经被斩下头颅。

    最后一缕神魂执念散去,卫渊驱鬼神通自然运转,隐隐仿佛看到一名女子在弥留之际的怨恨疯狂,对打死自己的李氏懒汉,对那替换自己身躯的婆娘,甚至于对自己的父母。

    ‘凡尘肉眼,难道就只看得到那一张皮吗!!!’

    女子凄厉叫声缓缓散尽。

    过去种种,怨毒的骨女,疯狂的妖魔,被打杀的丑胖女人,最终都已经烟消云散,卫渊眼前却闪过过去月露留影里,那给李氏婆娘吃食的田家小女儿,闪过那一张丝毫不像眼前这么扭曲的脸。

    世事无常。

    卫渊剑归鞘,叹息一声,想要念一段往生咒,却不知咒文,只得作罢。

    周怡抬头,看到收剑的卫渊脸上闪过的一丝慨然叹息。

    仿佛看到相熟之人走向末路。

    卫渊转过身,解释道:“我曾经在典籍里,看到过这个骨女的故事。”

    “当时的女子求饶之后,被放过,十几年时间,造下了诸多杀孽。”

    “至于所说虎君的说法,妖孽之言,又有几分可信?”

    周怡和那青年点头应下。

    然后将卫渊送回了博物馆,接下来的部分不需要卫渊相助,临别的时候,那青年恭恭敬敬行了一礼,道:“多谢前辈刚刚救命之恩。”

    卫渊第一次被别人叫自己前辈,有些古怪应下。

    因为知道他们还有事情,就也没有邀请他们进来坐坐。

    周怡和那名青年回身往外走。

    “你为何会对他这么……恭敬?”

    周怡声音顿了顿,找到个恰如其分的形容。

    青年沉默了下,道:“你还记得那骨女说的话么?”

    周怡失笑,道:“你还真信啊。”

    青年慨叹一声,复杂道:“我也不信,但是,那位馆主所用的,乃是我龙虎山玄元剑法,山门之中,只留图谱辨认,运功运劲之法,已然失传,且是失传了足足一千两百年之久啊……”

    一千两百年?!

    周怡脸上神色凝滞,下意识和那青年一起转头,看向这个普普通通的博物馆。

    一时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