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4章 饿鬼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027
  第0024章 饿鬼

    司隶校尉的声音消失。

    需要调用修月人来传递给后来者的教训已经说完。

    卫渊则略略失神,旋即立刻有一种紧绷的感觉。

    画皮之祸,让至少上百人血肉被吞噬,变成了空空荡荡的人皮!

    这还是在有修士活动的古代。

    而若是这样的妖物在神秘消失了很久的现代肆意活动,肯定会造成远超过那个时代的威胁,就在此刻,卫渊突然惊觉,眼前先前相较于他的存在显得疏离不真实的街道,地面突然变得真实。

    他出现在了刘家宅邸门口。

    前面是眉眼一如当年的田氏女,是貌似天真的小童。

    背后是上百之数的画皮奴。

    如果刚刚卫渊只是过客和看客,周围如一幅画卷,那么现在他也已进入画。

    卫渊环顾周围,感觉到那种清晰的敌意,叹息一声,拔出剑来。

    月露留影,须弥幻境,既然有这种好用的东西,司隶校尉显然不会浪费。

    传递给晚辈经验之余,增加一翻血战的经历,不也一桩美事?

    只是前辈的好心,对卫渊来说就有点不那么回事了,大概历史上叱咤风云,压得怪力乱神喘不过气的司隶校尉们从来没有想到过,会有连缉妖直使都不如的后人得了卧虎腰牌罢。

    面对着这两头画皮,上百画皮奴的豪华阵容,卫渊掌中八面汉剑猛地横斩,身子则是狼狈往后翻滚,起身时候剑刃横着乱斩,所谓滚地刀的手法,一双眼睛则是快速扫过环境,寻找退后位置。

    这段时间他常常驱使戚家军军魂,想要将后者生死血战的经验学到手,虽然还比不上对方,但是也学了不少,至少扔到古代战场上,不大倒霉的情况下能活着回来。

    以一敌多,在战场之上是绝对的不智之举。

    控制节奏,拉开距离。

    注意背后,不要让对方有包围的机会。

    可以面对复数敌人,但是尽可能规避被同时攻击的劣势。

    一个个原本只是文字的经验迅速在实战中被验证,手里的八面汉剑也越发凌厉简练,卫渊心里还感叹一句,幸亏这月露留影当中的对手都是人形妖物,否则老兵在战场上和人厮杀的技巧未必有用。

    在不断快速移动,边战边退的手段下,卫渊在包围中斩杀三名画皮奴,斩伤了多少他也不记得,只是那些画皮奴如同傀儡,不知痛苦,只是向他攻击,最后卫渊还是被压住手脚,挣脱佩剑。

    卫渊还要挣扎,一道白影掠过。

    那画皮以惊人的速度扑上来。

    卫渊咬破舌尖,舌尖血喷出,司隶校尉的至阳血,周围画皮奴都惨叫着退避开,那画皮田氏女也被喷到脸上,发出凄厉喊叫,卫渊拔出校尉服一侧绑着的短剑,在地上翻滚退避,与此同时,反手握剑,猛地横斩。

    剑刃斩过皮囊的手感无比清晰。

    卫渊稍微松了口气。

    旋即感觉到剧痛。

    他掌中的短剑已经将田氏女的头颅斩下来。

    但是没有用。

    田氏女双臂展开,搂住他的脖子,她柔软的身子死死贴着他,她的肋骨像是一根根白色的剑,刺穿了她自己的皮,刺穿了卫渊的胸口,刺穿他的心脏,肺腑,从背后捅出去,然后一根根回缩,像是要重新恢复正常的模样。

    嘎吱,嘎吱。

    卫渊的脊椎骨被这另外八根肋骨刺穿,折断。

    意识一黑。

    ……

    现实世界。

    卫渊闷哼一声,后退半步,捂着额头,那种刺痛的感觉,过了好半天才慢慢缓过劲来,这个时候,他也才终于记起来一个一直被他忽略的问题。

    画皮只不过是田氏女隐藏身份的手段,她真正的本体,是骨女。

    生前被人凌辱欺凌的女子,含恨而终,一口怨气不散。

    只是一直以来,画皮这个身份过于知名,反倒让卫渊忽略了这一点,刚刚在月露留影幻境当中找了那画皮的道,甚至如果不是月露留影能将前辈经验留给后人查询,他面对重新复苏的田氏女,恐怕也要吃大亏。

    卫渊苦笑一声。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灯下黑了。

    所以经验传承这种东西,真的很重要。

    月露留影已经结束,剩下两道功勋,想要开启一次,还需要再消耗一道功勋。

    卫渊闭目思考刚刚经历的战斗,田氏女的手段,一个是驱使画皮奴,另外一个就是骨女的骨刺。

    前者,还不知道如方成这样的画皮奴泉市有多少。

    后者重在诡异难测,难以防备。

    卫渊看着剩下的两枚功勋。

    想了想,翻动着自己目前的道行和功勋能够换取的东西。

    首先需要一门灵动的攻击方式,以便应对骨女莫测的骨刺,另外一方面,还需要一门追踪类的符箓,能在近距离锁定骨女,以免让她再度逃遁,符箓很快挑选完成,功勋散去之后,卧虎腰牌散发出高温。

    龙虎山·千里追踪符箓。

    只需鬼物一缕气机,神通广大者,能千里追踪寻迹,万难遁逃。

    似卫渊这种道行的,也就能查探十里之内的妖鬼气息。

    卧虎腰牌直接将符箓的制作方法交给了卫渊。

    而另外一门,卫渊选择了一门双剑剑术,归属于法剑一类,斩妖除魔,得传于龙虎山初代天师张道陵,是雌雄龙虎剑决的入门法决,包涵脱胎于道门禹步的步法,双剑剑法,斩鬼之术,为玄元剑诀。

    因为只是张道陵随意创造给弟子习练,为修行高深降魔法做准备。

    初代天师一句随意草创,颇甚简练,决定了这一门剑法只用一道功勋。

    卧虎腰牌将一枚类似符箓的东西落在卫渊的掌心,其中正是玄元剑诀的修行经验,以【驱鬼】神通趋势,可以熟练使用玄元剑诀,但是此物会逐渐溃散,最多维持一月时间,只是为了辅助司隶校尉尽快掌握法门的手段。

    卫渊握了握手,右手八面汉剑,左手握鬼兵断剑。

    双剑出鞘,踏步上前。

    出剑。

    玄元剑使来如臂使指,长剑凌厉迅捷,短剑沉厚霸道,攻势连绵,脚下步法相配,一时间只觉得屋内满室寒光炸起,森森刺得人骨冷,忽而一收,那凌厉剑光便又尽数散去,双剑复归于鞘。

    卫渊吐出一口浊气。

    推开门。

    ……

    那位戚家军兵魂正守在门外。

    卫渊询问,他挠了挠头,只是答道:

    “大人屋中突有杀气,我有些担心。”

    杀气?

    卫渊微怔,旋即忆起刚刚自己在幻境中被骨女击杀,应该是那个时候。

    点了点头,道:“多谢。”

    然后寻到那位食毒而死的女画家,以驱鬼之术让她积聚于手掌,趁着记忆还足够清晰,找了几支笔,在白纸上快速画了一幅画,是一位姿容端丽的古代美人,双眼眼角微翘,眼角一颗美人痣,金钗云鬓,风情万种。

    正是田氏女原本的模样。

    卫渊神色凝重,幻境中田氏一直到最后,都不断修补自己的脸,又在生前曾失去过自己的身份,骨女正是她生前执念不甘附着于尸身所化的妖魔。

    执念深重,它对这一张脸必然有常人无法理解的执着。

    通过这个,或许能够去做做守株待兔的事情。

    泉市七百万人,不知有几个和这位女子长相相似。

    水鬼凑过脑袋来,看得啧啧出声,道:

    “大人,这大妹子是你姘头?长得可真俊啊……”

    卫渊在水鬼身上拍了下,将他拍开,道:

    “姘头?”

    “这位的姘头,怕是骨头都没能剩下,心肝脾肺肾都给拆了个干净,只剩下一张人皮,要不你去试试看?或许同为鬼物妖怪,她不嫌弃你?”

    “鬼?!”

    水鬼一个哆嗦,讪笑着连忙退开。

    卫渊摸出手机,打开解锁,就看到一条视频推送,微微一愣,本来想要直接划开,却看到上面是今天遇到过两次的章姓男子,想了想,打开视频,看到是直播间,那个枯瘦男人面对着一堆油腻的荤菜,全神贯注,大吃大嚼。

    他没有说什么夸张的言辞,只是在吃,不断地吃。

    但是就只是这个单纯的动作,就传递出一种讯息。

    很香,很饿。

    旁边水鬼都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这直播连鬼都看饿了。

    直播间的热度和人气也在不断攀升。

    看来,他的日子有点转机了……

    卫渊看了看直播间的头像,是个小女孩灿烂的笑脸,笑了下,不顾旁边水鬼大口吞咽的神色和不舍,切出直播间,然后,打通了周怡的电话号码。

    “喂,周警官吗?”

    “我想,我有办法找到那画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