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4章 天道存心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2773
  第0014章 天道存心

    鬼域里面的风越发急了,却没有了原本的阴气森森。

    宛七娘身上的戾气怨气都随着眼泪消散了干净。

    穿着刺绣的红衣,脚上穿着描金绣鞋,一张素净的脸,还是十八九岁的样子,黑发只垂在腰间,一双眼微微红肿,只是小腿往下有着透明的质感,让人见了有点微微的惊惧。

    “这是……”

    周怡已不知该说些什么。

    这已超过她的经验认知。

    宛七娘用袖子擦了擦眼泪,小心翼翼地捧着信,朝着卫渊躬身一礼,轻声道:“多谢公子。”

    卫渊摇了摇头,道:

    “宛姑娘,可清醒了?”

    “托公子的福。”

    “这样吗……”

    卫渊沉默了一下,将手中的八面汉剑收起,道:

    “那姑娘可还有什么心愿?”

    “心愿?”

    看上去一如百余年前的少女微怔,本来想要说并没有什么心愿一说,但是握着那一封封没能收到的信笺,想到上面的文字,鬼使神差地道:“我想要看看这个时代,可以吗?”

    玄一面色一变,起身拦在前面,急切道:

    “不可,还不能确定她无害……”

    八面汉剑的剑柄不轻不重撞击在玄一手中的剑身。

    玄一掌中的剑被磕飞出去。

    旋转三周,倒插在地。

    剑柄趋势不减,撞在玄一腹部。

    玄一闷哼一声,还没有说出的话憋了回去,身子踉跄后退一步,不得不让开道路。

    “今日对你不起,他日必偿。”

    卫渊将八面汉剑连鞘收入琴盒,俯身捡起了刚刚扔开的黑伞,抖落上面泥土,然后打开黑布伞,然后回身看向那身穿红衣的花魁少女,右手掌心扣着符箓,让驱鬼之力弥漫在伞下,左手前伸,轻声道:

    “那么,我就陪姑娘再走一次江南城。”

    “请。”

    ……

    周怡扶起了捂着腹部的玄一。

    卫渊根本没有出力。

    玄一之所以退后,甚至于倒地,是因为他本身就已经脱力。

    他面色苍白,咬牙道:“他根本不知道厉鬼有多不稳定……”

    “要是那女鬼在外面暴乱的话,受到损害的恐怕不止几百个人。”

    周怡道:“他应该有什么方法,防止厉鬼乱来。”

    “我们现尝试看能不能消除这个鬼域,否则始终是个祸害地方,对了,你现在查一查傅朋义和宛七娘这两个名字……”

    “嗯。”

    ……

    阴雨天气的江南道。

    还没有真的降下雨水,路面青石板上,就已经有了幽幽的水意。

    卫渊撑伞,背负琴匣,伞下红衣随行。

    “没有想到,这里还是和当年一样。”

    一袭红衣的宛七娘看着两侧古建筑生了青苔的墙角,轻声道。

    “我还记得我小时候从这里跑过去很多次,每日早点时候,这里两边会附近村里的人来卖菜,青菜,白菜,新鲜的很,冬天还有结了霜的柿子,老陈家的酱油在这里,那边是个小小的面馆子,三张桌子一个人,二两面,一小勺酱油,很地道。”

    “我年少时候也不是没有想到过,等我和朋义老了,就只能手挽着手在这一条街上慢慢走,看旁人来买菜,看着孩子跑来跑去,现在想想,真的不该想那么多的。”

    宛七娘轻轻摇了摇头。

    往前走到早已经关了门的老房子。

    能够看得出原本是一家店面,只是现在不知多少年没有开张。

    “这是吉祥坊,原来我最喜欢在这里买胭脂。”

    “原本觉得无论世道怎么变迁,总有女儿家,女儿家总要描眉画红,这一家店总也关不了的,没有想到,现在的女儿家早已经不再用胭脂了,朋义说过世事变迁不是人能想到的,或许就是这个道理吧。”

    远远看到车水马龙的城区,宛七娘却驻足,站在烟雨江南里面,不再往前。

    “本是想着,替朋义看看新的江南,可眼里看到,处处却都是旧时的风景,倒是让公子见笑了。”

    她微笑着,擦了擦眼角。

    “既然胭脂已经没人再用了,那么曲儿也已经没人再唱,没人再听了吧。”

    卫渊道:“有的。”

    他握着伞看着繁华的新城区,回答道:

    “戏曲还在,戏腔唱法也被更多年轻人所喜欢,这片古老的大地上,新的东西有很多,但是那些老的东西也并没有被遗忘,仍旧还在生长,兼容并蓄,有容乃大,神州从来不会缺乏这样的气度。”

    “那些应该被铭记的人,我们也永远不会遗忘。”

    “宛姑娘,你往远处看,立着一面碑的地方,就是烈士纪念公园,江南道出身,为国捐躯之人的名字,都一个个写在上面。”

    “如何,时间还宽裕,要去看一看吗?”

    ……

    片刻后,江南道烈士纪念公园里,卫渊握着伞安静站着。

    石碑上写着密密麻麻的名字。

    红衣宛七娘一个一个数过去,最后看到那熟悉的名字,终于似哭似笑,俯身抚摸石碑,只是指尖触碰不到那个人的温度,石碑也没能触碰到,手指从石碑上透过去。

    快要下雨了,天色阴沉,但是公园里还有些人在。

    其中也有些孩子。

    卫渊握着伞,朝着纪念碑和宛七娘躬身,道:

    “我自小都怕鬼,很多人都怕,从来都忌讳去墓地,更不必说是晚上,但是烈士墓园不一样,因为哪怕是孩子都知道,英烈会保护他们,我们这些后来人,都应该感谢他们,也感谢你们。”

    “多谢。”

    宛七娘转过身来,眼眶发红,揉了揉眼角,轻声道。

    “公子见笑了。”

    “无妨。”

    “宛姑娘,可还有什么地方想要去吗?”

    “没有了。”

    罢了,两人沉默走回了春晓楼。

    宛七娘推开园子的大门,看到里面的周怡三人面色复杂,而原本的鬼域已经开始缓缓崩碎,像是过去老油画掀开一角,露出破败的真容,倾塌的小亭台,杂乱的春草,褪色的大红木门,都已经历过岁月冲刷。

    卧虎腰牌微微震颤。

    这一次不需要印在纸上,已经有文字在卫渊意识当中出现。

    厉鬼消失。

    司隶校尉得功勋七。

    转化开启司隶校尉基础神通【注灵】

    转化开启司隶校尉卷宗《怪力乱神,神之五》

    卧虎腰牌缓缓安静下来。

    宛七娘将信笺小心放在旁边,站起身看向刚刚同游江南的卫渊,道:

    “公子还有事情要与我说吧。”

    然后周怡和玄一就看到,刚刚不惜动手也要带着宛七娘外出的卫渊默默将黑伞收好,然后将琴匣取下,从其中取出剑,闭着眼睛,五指缓缓握合剑柄,剑鞘之中,钢铁震颤嗡鸣。

    宛七娘道:“可是因为我曾对公子出手?”

    卫渊道:

    “你,杀人了吧?”

    “无辜的人。”

    卫渊微微抬起头,脑海中想到了路过富春小区时候听到的凄厉哀嚎。

    五指握合,铮铮鸣啸,汉剑出鞘。

    轰隆隆。

    天上雷霆奔走,开始下雨。

    右手将符水洒在剑刃,手指抚摸过剑刃。

    鲜血留下,却在剑刃上留下金色的痕迹。

    【注灵】,蕴灵于器,可伤魑魅魍魉。

    卫渊缓缓下沉马步,双手握持剑柄。

    剑刃指向那先前倾全力相助其完成心愿的游魂。

    卫渊重重闭了闭眼睛,七娘的经历,过往的绝望,人心的险恶,化身厉鬼的理由,以及路过富春小区时候,那位失去一切母亲凄厉的哀嚎,一齐都涌上来,或许这就是真实的生活,无论是卧虎校尉,还是侠客,有时候都改变不了什么。

    我们只能选择。

    卧虎腰牌之中传来低沉虎啸。

    卫渊将心中的憋闷和复杂压下,睁开眼睛,低声道:

    “杀人者,偿命。”

    “大汉司隶校尉,卫渊……”

    剑锋抬起,指向宛七娘。

    “送宛姑娘最后一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