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9章 报案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223
  第0009章 报案

    卫渊自醒过来之后就再没有睡着。

    一直靠着墙壁,抱剑等到卯时过了,天已经破晓,才把卧虎腰牌揣兜里,提起装了红绣鞋和断发的袋子去报案,外面是晴天,阳光暖融融的,可他还是有点觉得手脚阴冷。

    尤其是提着袋子的那只手,跟浸润在冰块里没有区别。

    他没有到就近的派出所。

    而是直接刷了辆共享单车去了市警察局。

    毫无疑问,有人被杀这种大案子,尸体和记录不可能还停留在街道派出所,而且卫渊也是在猜测,既然有鬼物害人,世界还这么平静,肯定存在遏制鬼怪的力量。

    到了警局的时候,卫渊看到一众警车中间有一亮通体墨黑的车。

    没有在意,直接走进去,找到警察,干脆利落开口。

    “你好,我要报案。”

    年轻的警察愣了一下,道:“嗯?请问……”

    “有鬼要害我。”

    “哈??!”

    ……

    卫渊原本以为自己会经历一些波折才能有概率取信于警方。

    可是不知为什么,在他说完自己被鬼找上门来之后,那警察古怪看了他,然后拨打电话询问了一个人,之后就将他带到了一个房间里,给他倒了一杯白开水,然后只说让他稍微等一下,就出去了。

    出去的时候顺便还把门带上了。

    不大的屋子里只剩下卫渊一个人,一张桌子,一个饮水机。

    卫渊双手环着纸杯,稍微松了口气,从警方的反应来看,毫无疑问他们是知道鬼物,至少这个警局的人知道,而这也就代表着,在表面平静祥和的世界之下,还有另外一个不为大多数人所知道的世界。

    卫渊喝了口水。

    耳边听到很利落的脚步声,是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清脆声。

    一分钟之后,门被推开,一个穿着女士西装的短发女人走了进来,身材匀称,纤秾合度,腰部弧度惊人,白色衬衫上还带着淡淡的女士香烟味道,眼睛扫过屋子,朝着卫渊伸出手:

    “特别行动组,周怡。”

    “卫渊。”

    “嗯,我刚刚看了你的说法。”

    周怡拉过凳子坐在卫渊前面,手上有一份文件,随手合着放在一旁,笑了笑:“刚刚抽了根烟,稍微有点烟味,不介意吧?”

    “还好。”

    “嗯,你说你遇到了鬼?”

    卫渊视线从女人左耳的蓝牙耳机扫过去,点了点头:

    “是,一开始是梦,我梦到一座小楼,然后是一座有槐树的四合院子,那个女人就坐在石头井旁边看着我……”

    在卫渊将自己做的梦告诉眼前这个女人的时候。

    那两个和周怡一起的男子正在调查资料,如果卫渊在,能够看得出,那正是他的个人资料,以及最近一段时间去过哪里,快速浏览之后,其中一个男人按了按耳机,道:

    “队长,从他经历来看,最近不存在接触鬼物的机会,从乘车轨迹来看,也没有去过那些危险区域,基本可以推断并没有被恶鬼纠缠,但是他在之前居住在富春小区附近,存在被阴气纠缠的可能性。”

    “也可能是这个原因,加上命案的消息,做了个真实的噩梦。”

    “当然,还不能够彻底排除确实他也被恶鬼纠缠的可能,不过一般来说,遭遇恶鬼的话,他的精神状态应该会比现在更为敏感低落,开始出现轻微的神经质症状,不会像现在这么冷静,讲话调理也不会这么清晰。”

    他声音顿了顿,略带些玩笑地道:

    “按照往日经验,比起驱妖捉鬼,还是心理医生更适合他。”

    周怡微微点了点头。

    双眼安静看着前面的卫渊,认真倾听,末了,微微点头,询问道:

    “除去你的梦之外,还有什么其他的征兆么?”

    “如果没有的话,或许还需要其他的一些方式进行甄别。”

    她没有按照同伴的建议进行处理。

    卫渊声音顿了顿,取出了那个黑色的口袋,轻轻放在桌上,周怡挑了挑眉,道:

    “这个东西,刚刚那位同事说,你不让他碰,是很重要的东西?”

    卫渊点头,伸手从口袋里掏出纸盒子。

    然后放在桌子上,打开之后推向周怡。

    周怡视线落下,然后神色顿住。

    正在通过监控盯着这个房间的两个男人则是面色骤变,其中一个猛地起身奔出去。

    纸盒子里放着的是一双描金红绣鞋,极为妖异。

    鞋身里面还有干涸的血迹在。

    卫渊平静道:“如果他看了的话,可能今天做噩梦的就不是我,而是他了。”

    片刻之后,周怡的蓝牙耳机里传来了队友喘着气的声音:

    “不见了。”

    站在专门用于镇封这一类被鬼物所害尸体的地方,肌肉贲起的微明宗弟子看着女子扭曲的双脚,还有根本没有打开过的冰柜和外门,道:

    “这里的铁门没能镇压住她,上面的符箓好像也对她不起作用。”

    “它不是恶鬼,是厉鬼。”

    ……

    在这样的铁证面前,毫无疑问,卫渊的话得到了足够的重视。

    不过一会儿,卫渊前面就又多出了两个人。

    “你好,微明宗弟子赵义。”

    “微明宗,道号玄一。”

    两个宗派出来的弟子来了之后,直接询问卫渊先前那个梦的具体情况,那名为玄一的道门弟子还掏出速写纸,根据卫渊所说的话,快速勾勒出了他梦境当中的那个阁楼,以及阴冷的槐树,石头井。

    以及白色的绸缎,被高高的木楼围起来的,只能抬头看到一块天的四合院。

    周怡习惯性点了一根烟,注意到还有卫渊在的时候,抱歉地笑了笑,将烟掐灭,解释道:“厉鬼和寻常的游魂,还有怨鬼,恶鬼都不同,基本上道行都很高,也有过不同的际遇,正面交手不是明智之举。”

    卫渊若有所思,顺势问道:

    “所以,梦里的那个院落对降服厉鬼有帮助?”

    周怡点了点头:

    “是,厉鬼基本原理是强烈的负面情绪,和某些天地灵地契合导致的强大化,而因为是负面情绪最强烈时和相对应的天地外相契合在一起,这种负面情绪会越来越强列,极为凶恶。”

    “找到这种情绪的来源,就有机会将厉鬼弱化,趁机降服消灭。”

    “而对于厉鬼化的魂而言,他们也曾经是人,一直处于超过人这个概念范畴的强烈负面情绪之下,可以说生不如死,是以佛道两家也称呼这一行为为超度。”

    “原来如此。”

    之后就是一阵沉默。

    只有玄一快速勾勒素描的沙沙声。

    “是这样吗?”

    再度修改之后,肌肉贲起的大汉将改好的素描给卫渊一看,和梦中几乎有了八成以上相似,让卫渊下意识回忆起来梦中的那种阴冷诡异,他点了点头,道:“差不多就是这样。”

    玄一点头,将笔放在一旁。

    赵义接过画,开始调动数据库寻找和卫渊梦境相符的地方。

    这是华国之所以能够把魑魅魍魉压地死死的依仗,现代科技锁定位置之后,道门和佛门弟子会携带针对性法器直接精准狙杀,一阵等待的沉默,卫渊想了想,道:“没有想到,真的有你们这样的人存在。”

    周怡道:“毕竟鬼不也存在么?”

    “有鬼物妖精出现的时候,我们这样的人也就存在了。”

    卫渊道:“那么早?”

    周怡点了点头:“毕竟我们的历史可以上溯到第一位敢于对妖鬼拔刀的前人,不过真的说起来,真正成建制,最初,也是最强的官方捉妖杀鬼势力,应该是到汉朝了。”

    “汉?”

    “对,司隶校尉,旧称卧虎,自汉武至隋唐,镇压天下妖魔。”

    还没有说完,那边赵义抬起头,语调微微提高,道:“找到了,队长,是前江南道的剧园子,唱戏曲儿的地方,好像出过几位名角儿,往前出过事,给封了。”

    周怡眼底微亮,起身道:

    “走,去江南。”

    卫渊微微抬头,那边赵义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

    “你的话,可以回去休息了。”

    “接下来的事情,不是你这样的普通人该涉及的世界。”

    玄一看了他一眼,点点头,取出一枚符箓。

    “可以护身。”

    “保护好自己,忘记这种事情,你跟着我们,虽然对于寻找鬼物有帮助,但是我们还要分心保护好你,不客气的说,是累赘,会拖累我们,希望你理解。”

    赵义脸皮一哆嗦,肘子给玄一撞了撞,压低声音道:

    “会不会说话?!当人的面这么说?道歉啊。”

    “……”

    玄一想了想,又掏出一枚符箓,递给卫渊。

    卫渊有点失笑,还是接过了第二枚符箓,道:

    “没关系。”

    玄一点了点头,恢复沉默。

    ……

    卫渊签了保密协议,保证不会乱说,目送那些人离去,这才回了家中,有人替自己处理这事情自然是好的,官方势力,肯定比自己强得多。

    今天报案忙活了一天,回到家之后忙着收拾屋子。

    临到晚上休息的时候,卫渊将其中一枚符箓贴在床头,一张贴在门口。

    怀中抱剑。

    这才安心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