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7章 缠身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2503
  第0007章 缠身

    卫渊又做了一个梦。

    是古色古香的木楼,三层高,楼上缠绕着红色的绸子,在风中抖动。

    周围环绕着丝丝缕缕的白雾,雾气里传来水声。

    水声里还听得到清脆的唱曲声。

    像是从水里传出来的,是那唱曲的女花旦隔着水唱的。

    卫渊没有自我的意识,一步步往前走,走到了一个四合院里,院子狭窄逼仄,四周有高高的木楼,翘起的飞檐上挂着一串一串白色的绸缎子,下面是一颗歪脖子老槐树,槐树下四四方方一座井。

    井里像是活水一样有水声。

    井边儿坐着个女人,低着头,黑发垂落下来,看不清脸。

    卫渊茫然迈步,一步步靠近,但是这一次他只是走了几步,脸上神色就开始波动,出现挣扎神色,然后在一声陡然炸开的虎啸怒咆当中,在梦中猛地睁开了眼睛,看到了那低垂着长发的女人,和那一双眼熟到忘不了的描金红绣鞋。

    下一刻,梦境破碎。

    现实世界,卫渊睁开眼睛,眼底有青金色光隐没。

    他看着天花板,很久没有说话。

    就在刚刚,昨夜被遗忘的梦境逐渐能被回忆起来。

    而且,现在他还能很清晰地分辨出来,在昨天的梦里,他走进那个四合院里的时候,那口井和井边儿的女人,距离他约莫有五米,刚刚的梦里竟然只剩下了四米,是在逐渐靠近的。

    至于这距离逐渐缩短有什么意义,卫渊不知道。

    但是很明显不是什么好事。

    “……被缠上了。”

    他叹息一声,摩挲了下卧虎腰牌。

    卧虎腰牌能够在梦中产生反应,但是没有办法直接拿下那只厉鬼,是因为本身就不是那种防御宝物的缘故,还是说过去太长时间,本身能力大幅度降低?

    外面黑洞洞一片,卫渊掏出手机打开看了看时间。

    三点半,和昨天醒过来的时间差不多,寅时,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没有记错的话,是卧虎腰牌有反应,击退厉鬼,阻止了博物馆里的游魂厉鬼化,得到了功勋,然后转化为了卧虎校尉必须掌握的法门。

    之后就昏昏沉沉睡去了。

    卫渊握了握拳,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同。

    想了想,按照纸上文字,右手手掌扣着腰牌,闭目冥思。

    慢慢的,他能隐约感觉到自己的右手掌心多了一枚符箓,但是睁开眼睛,拿手机的灯一晃却什么都没看到,用手去摸也是一样没有任何感觉,显然是类似于魂魄上的术法。

    白纸上有文字记录这一门术法神通。

    【驱鬼】

    上古即有傩术,名驱鬼,十二人为阵,朱法画皮,手持数尺长麻鞭,起舞唱诵神名。

    先秦有书名《诘》。

    诘咎,鬼害民妄行,为民不祥,告如诘之,召,导令民毋罹凶殃。

    意思是鬼物不详,大秦编撰了驱鬼教材,告知于众,以免民众被害。

    大汉亦有言‘巫掌岁时驱鬼祓除’

    这是自古以来相传下来的手段法门。

    但是作为卧虎校尉必须执掌的驱鬼神通,并不只是简简单单驱逐徘徊不肯离去的游魂,驱,驱逐,也是驱使,这门神通同样还有驱使的运用方法,能够使用魂灵的某些能力。

    魑魅魍魉,怪力乱神都有各自的特点。

    卧虎校尉再强也不可能面面俱到,依靠驱使不同的鬼物,在捉拿妖魔鬼怪的时候能起到很多辅助作用,在后世,这些受到驱使而立下功劳的鬼物,往往会被祭祀,成为城隍的阴兵鬼将。

    而有汉一朝之后两千年间,各家各派的驱鬼招神道法,大多脱胎于此。

    卫渊手指摸索着卧虎腰牌,若有所思。

    如果说在其他地方,驱使鬼物需要先找到阴物,然后借此来降服鬼物,然后才能运用,那么现在这博物馆里就有五名阴物,如果能够成功说服他们接受驱使,至少面对似乎缠上他的厉鬼能多出点底气。

    他想到被直接放翻的水鬼,又默默补充了一句。

    大概……

    不管如何,能够开启阴阳眼,并且掌握了故事里才有的神通,还是让卫渊心情轻松些,似乎是烙印驱鬼符箓的时候,连带让身体也产生了某种奇异变化,明明只是睡了两个小时,卫渊却感觉不到疲惫。

    活动了下肩膀,就准备下床去找出那几个鬼。

    然后卫渊的动作顿了顿,视线凝固。

    一双描金红绣鞋安静放在地上。

    鞋尖正对着他的床。

    距离约莫四米。

    窗外黑洞洞的,四下没有一点声音。

    就好像世界上只有他一个人。

    沉默许久,卫渊微微叹了口气。

    下床,走过去。

    然后。

    一脚把红绣鞋踢开。

    ……

    一辆漆黑的车在高速公路上疾驰。

    前座上是两个肌肉贲起的年轻男人。

    后座上是个年轻的女人,利落的短发,西装,黑色高跟鞋,一只手夹着女士香烟,一只手在键盘上敲击,微微皱眉看着电脑上的东西,看到那不断升高的曲线,她觉得自己的血压也在升高。

    最近几年,灵气浓度不断提高。

    一些事情发生的频率也越来越高。

    蓝星上,华国,雾都,樱岛,凯尔特。

    这些国家与另外一个历史短暂的国度不同,无论是本土发现并解决,还是曾经依附于宗主国,历史中都不乏有能解决魑魅魍魉的手段,尤其是华国,在灵气复苏的一开始,大部分魑魅魍魉的事情就已经被强行压制住,没有干扰普通民众的正常生活。

    浩瀚神州大地之上,佛门道家弟子被直接调动起来,不成气候的妖魔一有出现,直接被铁拳镇压。

    但是现在,有些压不住了。

    灵气浓度升高速度太快,几乎是在一个节点就骤然提高。

    而数量,也太多了。

    道家和佛家子弟,有点道行的已经全部被抽调,组成两类特殊人员。

    一类是研究普及灵气修行的成员。

    一类则是负责外出降妖除魔。

    这车里都是后者,隶属于道门上清微明宗这一脉。

    “泉市出现了一桩案子,有可能是妖魔做的。”

    女人调出地图,言简意赅道:

    “转道去一趟泉市,把这些事情解决掉。”

    开车的男人皱了皱眉:

    “队长,我们还有任务。”

    “距离集合还有一点时间,先把泉市的案子解决。”

    “可是……”

    “没有可是。”

    女人手里的女士香烟无声无息消失,她揉了揉眉心,道:

    “在灵气修行没能达到华国安全标准,进行大规模普及教育之前,普通民众对于这种妖魔都没有太大的反抗能力,能够对抗它们的只有我们。”

    “我们不去做,谁去做呢?”

    她的声音顿了顿,道:

    “毕竟,我们和他们不一样。”

    两个男人不说话了。

    一种混合着保护弱者的责任感和身为强者的俯视感浮现出来。

    是的,他们是不同的。

    和凡人不同,他们是修行者。

    他们不去做,还有谁能处理这些妖魔呢?

    男人点了点头,一转方向盘,黑色轿车转道向下,进入了泉市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