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6章 上门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2159
  第0006章 上门

    卫渊双眼死死盯着那双红绣鞋。

    其余诸鬼则还没有搞清楚情况。

    穿着三寸金莲红绣鞋的女鬼低垂着头,黑发垂在背后,一张脸苍白地没有丝毫血色,眼睛全黑,不言不语,也没有嘶吼着扑上来,但是却让人觉得心里头打颤,头皮发麻。

    门外的声音像是隔了好几层隔音玻璃,变得越来越模糊。

    卫渊甚至觉得自己的手脚四肢一点一点失去温度,变得麻木。

    就像浸泡在了冰水里一样。

    他咬了咬自己的舌尖,一股血腥味道溢散开,带着点暖意,右手用力握紧了卧虎腰牌,让那种不对劲的感觉从自己身上消失,掌心腰牌传来的,灼热的刺痛感,则终于将他的感觉拉回了人间。

    卫渊死死盯着那安静低着头的女鬼。

    红绣鞋……

    鬼,上门了。

    的确,校尉能剿匪杀妖,也没有规定悍匪妖魔杀不得斩妖校尉。

    这博物馆里的水鬼似乎根本不懂得看气氛。

    它将卫渊当做了老式港片里面捉妖拿鬼的道士,误以为这一只女鬼是给他抓回来的,同为水鬼,凑上前去想要打个招呼,伸手朝着女鬼手臂拍了下,乐呵呵地道:

    “大妹子,你死哪儿的?”

    “回来……”

    卫渊才喊了一声,女鬼还在滴水的长发豁地猛烈生长。

    嗡!!!

    浓密的发丝汇聚在一起,像是锋利的铁锥子,轻而易举就刺穿了那水鬼的腰腹,发丝往天花板满眼过去,像是一颗生长了好几年,却又枯萎了的老槐树,将水鬼直接吊在空中。

    卫渊的面色一下变了。

    那水鬼在空中不断挣扎,一张脸越来越肿胀。

    很快这水鬼挣扎的动作开始变慢,眼睛里面的眼白一点一点变黑,身上多出来一种和那女鬼一样阴冷冰寒的气息。

    滴答,滴答——

    它的身上也开始往下滴水。

    手指指尖慢慢变黑。

    不用谁说,卫渊也能猜得出原来无害的水鬼现在也在厉鬼化。

    不管的话,到时候这屋子里就会有两只厉鬼,卫渊看着那水鬼,估摸了下距离,一咬牙,伏低身子猛地往前奔出去,路过这茶几的时候,一抄手直接从水盆里捞出了浸泡着的断剑阴物。

    断剑入手,卫渊激灵灵打了个寒颤。

    像是手里抓了一大块冰,还是咬牙死死握紧,朝着前面冲过去。

    博物馆住处地方不大,也就几步距离。

    卫渊靠近的时候,女鬼一直安安静静垂首站着,一缕头发却猛地变长,像是蟒蛇一样朝着卫渊绞过来,卫渊直接掏出卧虎腰牌,反手将这不断传来灼热刺痛的令牌直接砸在那一缕头发上。

    墨黑的长发猛地收缩。

    卫渊趁机迅速靠近,手上断剑猛地撕扯挂着水鬼的那一缕长发。

    就像是用钝刀子切软橡胶的感觉,但是至少能感觉得到是在切开,左手的卧虎腰牌则是不断挥舞,死死护住自身,将想要将卫渊拉扯开,或者贯穿的黑发逼开,最后一咬牙,直接反手将腰牌按在被他割出一点口子的黑发上。

    刺啦一声。

    一缕长发直接落在地上。

    被挂着的水鬼噗一下砸在地上,像是死鱼一样扑腾了两下。

    那种阴森诡异的感觉在水鬼脸上消失了。

    剩下两个鬼手忙脚乱把这水鬼给拖走,纸人儿倒是打算跑过来助拳,被刀兵鬼一把捞住塞自己伤口空洞里,省得它们添乱。

    卫渊穿着粗气,一手握着腰牌,一手握着匕首,交叉护着心口,伏低身子,死死盯着那穿着红绣鞋的女鬼。

    对面找上门这件事,他多少有点预感了,可是对面真找上门来的时候,还是有些手忙脚乱。

    与此同时,还有一股自己也说不清楚的怒意。

    卧虎腰牌震颤,周围环绕阵阵虎啸。

    女鬼抬起头来,一双纯黑的空洞眼睛看着卫渊,让人背后发毛。

    卫渊在怒气之下死死和其直视。

    鬼也怕恶人,这时候卫渊一个肉体凡胎,怒视着女鬼,气势却丝毫不落下风。

    突然。

    天空炸开一道亮光。

    隔了数秒,才有轰隆隆的雷霆声音传来。

    二月节,万物出乎震,震为雷,故曰惊蛰。

    雷光和雷声隔了数秒都散去了,卫渊看到前面已经没有了女鬼的身影,前面的地板上湿漉漉一片,几个脚印一直到了门口才消失不见,卫渊咬着牙,身子有点发僵,把所有的灯都开开了,手上仍旧抓着腰牌和那断剑,背靠着墙壁缓缓坐下。

    一口长气缓缓吐出。

    刚刚逃开的几只鬼也重新出现在卫渊身前。

    它们刚刚没有看到最后的部分,只当做是卫渊把那厉鬼驱逐出去的,将他当成电影里面真有本事的那种茅山道士,于是更是毕恭毕敬地拜见,尤其是刚刚那差点给转化成厉鬼的水鬼,更是千恩万谢。

    卫渊看了看它的伤势。

    明明已经被那女鬼的头发洞穿,现在却已经愈合,最大的那部分伤口用那一团渔网阴物堵住,丝丝缕缕的阴气纠缠其上,勉强给填上了,现在活蹦乱跳的。

    众鬼拜见之后,卫渊本来还有问一问它们各自来历的心思,只是刚刚和凶鬼面对面斗了一斗,先前还不觉得,现在只觉得浑身上下都筋疲力尽,一动都不想动,什么都不想要想。

    打发了几个鬼还有那两个纸人儿去博物馆里呆着。

    卫渊闭了闭眼,突然感觉到那卧虎腰牌仍旧还在震颤,散发灼热。

    微微一怔,强打起精神取了白纸,坐在床上,将卧虎腰牌印在纸上。

    白纸上浮现出一个个隶书文字。

    ‘司隶校尉击退厉鬼,防止游魂厉鬼化,可得功勋一。’

    ‘功勋转为司隶校尉必须掌握法门之一。’

    功勋……

    卫渊若有所思。

    文字又溃散,屋子里阴冷的气息却已一扫而空,像是被卧虎腰牌吸收汲取了,其中一股力量逆向传递到卫渊身上,让他觉得一阵刺痛,旋即那种疲惫,精神上的惊怒,都被缓缓抚平。

    巨大的疲惫浮现。

    卫渊眼皮缓缓沉下来,陷入睡眠,而在沉睡当中,身体被缓缓强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