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蒙目棋
作者:贼道三痴      更新:2023-06-05 21:00      字数:2754
  第三章 蒙目棋

    张萼听张原说要下棋,便问:“你眼睛已经好了?”

    张原道:“还没好。”

    张萼翻白眼道:“眼睛没好怎么和我下棋!”

    张原反问:“三兄难道没听说过蒙目棋吗?”

    蒙目棋也称盲棋,眼睛不看棋盘,全凭口述心算,这需要超强的记忆力。

    张萼大感兴味:“你学会下盲棋了?”

    张原“嗯”了一声,一边的武陵却在发愣:“少爷什么时候学盲棋了,这些天少爷根本就没摸过棋子,无论是象棋子还是围棋子都没摸过。”

    张萼笑道:“介子,两个多月不见,你还真是狂妄起来了,敢和我下象棋赌胜负,嘿嘿,你没忘了你的象棋、围棋都是跟我学的吧。”

    张萼说得没错,张原象棋、围棋都是跟张萼学的,张萼非常聪明,笙箫弦管、蹴踘弹棋、挝鼓唱曲、博陆斗牌,种种纨绔子弟的勾当一学就会、再学就精,在象棋上,以前张原从来就没有赢过张萼,就连和局都少。

    张原语气平淡:“此一时,彼一时,三兄只说要不要下吧。”

    张萼也觉得张原神态语气与往日有异,再次打量了张原两眼,“嘿”地一笑,问:“是不是最近得到什么象棋秘谱学了几招,是《梦入神机》还是《百变象棋谱》?”

    见张原不动声色,并没有被道破计谋的尴尬惊慌,这让张萼猜不透张原哪来的底气,扭头吩咐:“王可餐,你跑回去叫小厮们把象棋棋具给我火速搬到这里来。”又问张原:“你说要两个人读书给你听,读什么书?”

    张原道:“当然是四书五经、八股时文了。”

    张萼被呛到似的“呃”的一声,然后大笑起来,边笑边说:“介子你真行,眼睛坏了才想到要读书,要考生员秀才了,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张原澹然无语,静听张萼狂笑。

    张萼笑了一阵,说道:“行,你象棋若赢了我,我就每日安排两个识文断字的清客到你那里听你差遣,要读什么就读什么,直到你眼睛好了为止,够意思了吧——”

    说到这里,张萼停顿了一下,斜眼瞅着张原身畔的小奚奴武陵,续道:“不过若你输了,就把武陵给我,嘿嘿,这小子挺倔,我喜欢。”

    大热天的武陵只觉背脊一寒,西张那边的公子少爷都好娈童,张三公子已经十六岁,只怕也学会那调调了,武陵叫道:“不行不行,少爷千万不要答应。”

    张原笑笑,说道:“三兄,是你先说要看我眼罩的,我输了,只送你这青布眼罩,别的没有,若三兄不肯对局,那请让个道,我要回去了。”他很了解张萼的性子,好比钓鱼似的稳稳的,不怕张萼不上钩。

    张萼气得笑起来:“我要你的眼罩做什么,你这是咒我眼睛得病,可恶!实在可恶!”转念一想,又道:“也罢,反正我就算赢了,你也不能做主把武陵给我,你母亲会到宗祠去哭诉的,说西张又欺凌东张了,这样吧,我赢了就把你的眼罩丢进投醪河中,以后也再不许你戴眼罩,你戴眼罩的样子我看着就来气——对了,若是和棋,就再下,分出胜负为止。”

    张原点头道:“那行,就这么说定了。”

    武陵扶张原坐回石拱下那块大青石,小声道:“少爷,你象棋下不过他的呀,现在阳光又这么晃眼,摘了眼罩不好的。”

    武陵不相信少爷能下盲棋,就算会下,也下不过张萼。

    桥上脚步声骤起,张萼性子急,他吩咐的事下人哪敢怠慢,都是跑着来,黄花梨木的棋桌、榉木棋枰、鸡翅木雕刻的双面象棋子、还有两把乌木官帽椅,支的支、垫的垫,很快就在遍布鹅卵石的拱桥下摆端正了。

    张萼笑吟吟在棋桌右首坐下,武陵也扶张原过来坐在另一端。

    张原很清楚张萼的棋路,擅长用炮,攻杀凌厉,什么当头炮、窝心炮、顺手炮,火力很猛,但防守粗疏,以前张原因为被攻得无力还手,所以抓不住张萼防守的漏洞,现在,当然不同了——

    戴着青布眼罩的张原徐徐开口道:

    “兵七进一。”

    一边的王可餐便将张原一方的一颗红兵推进一路。

    张萼一愣,张原棋路都是跟他学的,开局一般先手都是当头炮,后手就屏风马,这进兵局从没见张原下过,进兵局又名仙人指路,攻守兼备,颇为复杂,张原从哪里学到这仙人指路了,这种开局也不是轻易掌握得了的,张原是乱来的吧。

    “炮二平五。”

    张萼架起他擅长的中宫炮,既然张原进兵缓攻,那他就率先抢攻,以前赢张原赢习惯了,所以根本没把张原放在眼里,而且现在张原蒙着眼睛,只怕下不了几步就会连自己的棋子在什么位子都搞糊涂了吧,哈哈,他要看张原闹笑话,尽情嘲弄一番——

    “马八进七。”

    “马二进三。”

    “马二进三。”

    “车一平二。”

    ……

    盛夏六月的午后,炽热的阳光在水面上蒸腾起一片氤氲水气,有一种烘烘的味道,两岸的草木都晒得蔫蔫的,有两个少年声伎看不懂棋,赤了脚想去戏水,一踩在那些鹅卵石上就直跳脚,滚烫的,赶紧回到拱桥阴凉下。

    棋局在继续,王可餐一边依着张原所说的着法移动红方棋子,又将张萼的着法报给张原听——

    此时的张原的脑海一片清明,两个多月眼睛不能视物,绝对是一种极限修炼,心练得极静,好比新磨的刀锋一般敏锐,在这种心境下听张彩、武陵读书,听过一遍就能记忆,四书五经,耳闻成诵,现在下盲棋,脑海里就能想象出一张好大的棋盘,红黑双方棋子错落有致,棋子移动历历如在目前,一直下到五十多步棋,丝毫不乱,而且后发制人,双车和连环马已经逼到黑方中宫,呈必胜之势。

    张萼眉头越拧越紧,手里的折扇“哗哗”地扇,眼睛死死盯着张原,不敢相信这是张原蒙着眼睛下出来的棋,他似乎守不住了,想兑子求和都没机会了。

    又下了几步,张原双马逼宫,黑将束手就擒。

    张萼盯着棋盘一动不动,王可餐、潘小妃这几个少年声伎面面相觑,不敢出声,燕客公子心高气傲,脾气火暴,这回下象棋输给蒙着眼睛的张原,定然会大怒,得注意点,别惹火上身。

    “砰”的一声,张萼将黄花梨木棋桌往右侧一掀,棋桌翻倒,三十二个鸡翅木棋子滚了一地,张萼大叫一声:“气死我也!”瞪了安坐不动的张原一眼,怒冲冲走了。

    那些少年声伎跟着走了一大半,只有王可餐、潘小妃还有几个搬棋具来的家仆没走,那几个家仆在收拾棋桌、在乱石滩中找棋子。

    发脾气是无能的表现,张原摇了摇头,扶着武陵的肩缓步回家。

    小奚奴武陵喜滋滋的,万万没想到少爷蒙着眼睛能赢张萼,少爷真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王可餐跟上来道:“介子少爷,你方才的棋真是精妙,赢得一点也不含糊,真让人佩服。”

    王可餐象棋棋力不弱,不然张萼也不会叫他来摆棋,王可餐说话带着苏州、昆山那一带的腔调,轻言细语,极是温柔,若只听声音,绝对会认为王可餐是女子,在戏班中王可餐也是演旦角的——

    “可餐班”的这些少年声伎都是张萼的大父张汝霖(绍兴人称呼祖父为大父)几年前从苏州那边买来的,张汝霖是万历乙未科三甲进士,在外为官多年,五年前被弹劾罢官,对仕途心灰意懒,从此营建园林,蓄养声伎,绍兴张氏的戏班颇负盛名。

    张原道:“三兄肯定恼了,我这是侥幸赢了一把,代我向三兄致歉啊。”

    王可餐道:“燕客公子虽然不悦,不过肯定不会食言的——介子少爷好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