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一头有梦想的猪
作者:武三毛      更新:2023-05-02 10:17      字数:2393
  第五章 一头有梦想的猪

    深夜。

    石头村一片漆黑。

    一道黑影悄无声息地朝陈沉家所在的方向靠近。

    这黑影名为魏老三,是一个杀手,业务熟练,手法专精,从未失手,是石川县业内小有名气的人物,人送外号“小阎王”。

    看着不远处那个一片漆黑的土房子,魏老三感觉受到了侮辱。

    这种泥腿子之家,竟然请动他这种老杀手,简直是侮辱他的职业素养。

    哼!要不是看在三十两银子的份上,他绝对不接这种给新人练手都有些不够格的活儿。

    不知不觉中,他贴近了土房子的墙壁,看了看四周,他从怀中摸出了一把尖刀开始轻轻地撬窗户。

    黑夜之下,他的动静极小,几乎微不可闻。

    什么叫专业!这就是专业!

    “哼唧!哼唧!”

    土房子旁边的猪圈里突然传出了几声猪叫,吓得魏老三抖了抖。

    “妈的,这些泥腿子,猪都喂不好,竟然值三十两,雇主真是瞎了眼了。”

    心中默默吐槽了一句,魏老三继续撬窗户,片刻后窗户便被他撬开了一条缝。

    “比大户人家的窗户差远了。”

    魏老三暗想,然后轻轻地推开窗户。

    按照他的规划,推开窗户后悄无声息地潜入屋内,一刀一个,让里面的人全都死在睡梦之中。

    再之后他飘然离去,不带走一片云彩。

    然而,现实比他的想象要残酷得多!

    哐当!

    一声闷响!

    他推地那扇窗户竟然直接掉在了屋内的地上。

    窗户掉了?

    这一刻,魏老三是有些懵逼的,从业这么多年,他没见过质量这么差的窗户。

    正当他因为计划被打乱,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屋内的床上,一个少年爬了起来,走到窗户前睡眼朦胧地看向了他。

    “老哥,你干啥?我家窗户是坏了,我随便糊了一下,不能推的。”

    ……

    陈沉迷糊着说道,不过在看到对方手中的刀后,他精神一振,回过了神。

    卧槽!杀手!

    反应过来后,他赶紧往屋内跑。

    “爹!娘!外面来了个杀手!”

    听到他的声音,里屋里陈山一下子就跳了起来,曾经在军伍里混过,哪怕过去了这么多年,身手也极为敏捷。

    下床之后,陈山二话不说就从墙角提了一把柴刀冲了出去。

    而在此时,魏老三才回过了神。

    刚刚少年那一喊动静极大,周围不少户人家已经开始亮灯。

    见此他狠狠一咬牙,从窗户跳进了屋内。

    他必须速战速决!

    身为一个职业杀手,除了各种潜伏躲藏的技能之外,他的身手也十分了得。

    至少在他看来,解决几个普通人绰绰有余。

    铛!

    一声脆响,刚一进屋,魏老三便和陈山对了一刀,一击之下,他竟然只能略占上风。

    这一刻,他总算明白了这家人为何值三十两了。

    “原来竟然会点功夫。”魏老三沉声道,与此同时,他手中的刀越挥越快。

    陈山退伍二十年,武功早已荒废,如何能是职业杀手魏老三的对手?

    所以不过片刻间,他就落入了下风,只能挥刀抵挡。

    “小沉,你和你娘快走,去喊村长!”

    见父亲危在旦夕,陈沉怎么可能就这么走?

    急中生智之下,他喊道:“老哥,买家出多少钱,我出双倍?”

    魏老三闻言不屑一笑。

    妈的,猪都喂不饱,窗户都修不起的人家,还出双倍?

    命卖了也不值那么多钱啊!

    然而,鄙夷之下他还是微微分了分神,让陈山得以喘息。

    “系统!附近有什么东西能灭了这家伙?”

    无奈之际,陈沉也只能问系统了。

    系统很快回答。

    “向前跑五米,左转四米。”

    听到这个答案,陈沉心头大喜,直接从后门跑了出去。

    对于那地方,他是再熟悉不过,片刻后,他就来到了自家的猪圈前。

    那坨宝屎此时已经风干,不知道还有没有延寿的作用。

    “哼唧哼唧!”

    猪圈内的老黑此时显得有些暴躁,三百斤的身躯微微晃荡,短小的四肢不断地摩擦着地面,似乎想随时冲出猪圈似的。

    “老黑!你这猪给我的意外真是太多了!”

    陈沉一边说一边快速走到猪圈前,移开了猪圈的栏杆。

    猪圈一开,老黑便迈动着短小的四肢走了出来,那龙行虎步的架势,如果不是那张猪脸太过滑稽,陈沉甚至会以为是哪里的猛虎出笼了。

    “哼唧哼唧!”

    老黑对着陈沉哼唧了两声,眼神十分人性化。

    看着它的眼神,陈沉莫名的感动。

    因为他从中看到了护犊子的情绪,就和小时候自己被村长家孙子欺负后,老爹的眼神一毛一样。

    “竟然派杀手过来,想杀我全家,很好!这是你们逼我的!”

    陈沉心中暗怒,原本那一次搜索机会,他还想找个什么仙师什么的,好带他去修仙。

    如今看来算了,等把这杀手料理了他就用。

    不需要等到明天,今晚就用,不然连点自保之力都没有,还修个毛的仙?

    “老黑!我们走!”

    刚刚的念头不过是刹那闪过,老黑出圈之后,陈沉立刻就带着他来到了屋前。

    砰!

    一声闷响!

    一道人影直接撞破了自家的大门,从屋内飞了出来。

    陈沉一看,正是他爹陈山,见此他是心头火起。

    就连老黑也是愤怒地哼唧了两声,四条短腿不断地摩擦地面,仿佛即将冲锋地公牛一般。

    老主人被人揍了?这还得了?

    身为家中的一员,理当挺身而出!一头有梦想的猪,看家护院,不在话下!

    “没想到你这泥腿子竟然能在我手下撑个几十招,很好!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

    屋内传来了魏老三狞笑声,紧接着他直接从门内冲了出来,朝着陈山迅速走去。

    “老黑!去灭了他!回头我给你做红烧肉!”陈沉一指刚走出门的魏老三,怒声说道。

    老黑闻言仰天哼唧了一声,黑夜之中传来一声愤怒的猪叫,紧接着它那数百斤的身躯如同箭一般朝着魏老三撞了过去。

    似乎感应到了什么,魏老三转过了头看向了陈沉这边。

    这一看不要紧,直接吓得他亡魂皆冒,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老黑就狠狠地撞在了他的怀里!

    轰!

    一声闷响!

    魏老三直感觉自己仿佛被县令的豪华马车撞了一般,浑身痛到了极点,随后他整个人更是飞了起来,一直飞出去十多米,才扑通一声栽倒在地。

    看到这一幕,陈沉眼角抽了抽。

    坐在地上的陈山也是目瞪口呆。

    只有老黑四条短腿巍然屹立在家门之前,威风凛凛。

    这一刻陈沉脑海中莫名冒出了一个词……

    人仗猪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