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心如蛇蝎
作者:武三毛      更新:2023-05-02 10:17      字数:2443
  第四章 心如蛇蝎

    “不行!王少,这万万不可!”村长气得直哆嗦,挡在了瘸腿中年人面前。

    一个狗腿子正准备殴打村长,却见周围一众村民全都围了过来,看那样子竟然不下上百人。

    一见这阵势,他也是怂了。

    “你们这是干什么?想造反吗?是不是不想种地了,想去当流民?”

    一个狗腿子怒声喝道。

    但一众村民却没有退却的,甚至有不少人已经拿出了农具,作出一副要拼命的样子。

    就在场面陷入僵持的时候,陈沉的爹陈山突然站了起来,沉声道:“王少,你去问问你爹,难道真的一点不念当初龙行山的旧情吗?”

    王少听到这话,脸色一变。

    他们王家原本只是个小地主,后来之所以成了大地主,那是因为他爹王虎以前当兵时立下了战功,县里赏赐了不少土地。

    而他爹的功劳,大部分都是在龙行山立下的。

    如今听这泥腿子所说,似乎和家里有点关系?

    不过不管怎么样,今天他是什么事都干不成了,这群泥腿子虽然命贱,但也正是因为命贱,所以他们不怕死。

    真要闹大了,他栽在了这里,那就亏大了。

    想到这里,他冷哼了一声道:“今天就算了!三天之后,会有人来收田租!若是你们交不上,那就别怪我无情,这事到哪儿都是我们王家占理!

    我们走!”

    说罢他贪婪地看了那小萝莉一眼,然后大摇大摆地带着一众狗腿子离开。

    七八个狗腿子见此跟在了后面,临走前还不忘吐一口唾沫。

    ……

    片刻后,一众村民散去,各回各家想办法筹集田租了。

    陈山和秦柔也回到了家,见陈沉平安归来,都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神情。

    秦柔更是揪了揪陈沉的耳朵,埋怨道:“就你跑得快,下次别乱跑知道吗?这天底下坏人那么多。”

    在见识到王丰的癖好后,她突然觉得自己儿子一个人出去也有危险了,毕竟儿子长得眉清目秀的……

    陈沉躲过母亲的手,表情讪讪。

    “我知道了,不过我也筹到了钱啊!”

    “什么!”

    陈山和秦柔两人齐声惊呼,全都意外无比,不过还没等他们继续问下去,陈沉却是主动转移了话题。

    “老爹,你今天和那王丰说的话是什么意思?莫非你和王家还有旧情不成?”

    听到陈沉的询问,陈山满是皱纹的脸上闪过一丝怅然,喃喃道:“二十年前,我和王丰的爹一起去参的军……”

    “老爹,你们还是战友呢?”陈沉一脸诧异,这件事他从没听陈山说过。

    陈山闻言自嘲一笑,道:“当初王老爷担心儿子安危,逼迫我们几个佃户之子去一同参军,保护王虎的安全。

    龙行山一战,惨烈无比,其他几个佃户之子为了保护他全部阵亡,而他却是当起了缩头乌龟。

    在战后更是直接冒领了我的军功,得到了大量的赏赐。”

    “什么?还有这种事?”陈沉声音一下子提高了八度,眼中充满了不敢置信。

    虽然他来这世界没几年,接触外界的机会也少,但他也知道冒领军功是何等大罪,那王虎为什么敢做这样的事?

    似乎看出了陈沉的疑问,陈山叹了口气道:“当年我们的父母都控制在王老爷手里,不然在战场上我们几个何必要拼死保护他?

    冒领军功的事,我若是声张,恐怕你那在家乡的爷爷奶奶都见不到你一面,就要归天了。”

    听到这话,陈沉久久不语。

    他那爷爷奶奶在他两三岁的时候就去世了,他是穿越者,所以对两个老人的记忆还很深刻。

    “等你爷爷奶奶去世了,王家也成了县里有数的大家族,我一个佃户人微言轻,又有你们娘儿俩需要我养,也就彻底将那些军功抛到脑后,只想着安安稳稳的生活。

    今天要不是那王少太过分……我根本不会提当年的事,你不知道,小朵他爹的亲哥就是当年为了保护王虎战死的佃户之子之一。”

    屋内陷入了沉默。

    秦柔闻言帮丈夫理了理有些凌乱的头发,眼神里充满了柔情。

    丈夫为了她们母子俩的安危,宁愿彻底咽下这口气,这让她心中十分感动。

    陈沉心中也有些无语。

    王家冒领军功就不说了,如今竟然还想欺凌当初那些战死佃户之子的亲人。

    这未免也太不是东西了。

    ……

    王丰回家的途中越想越生气,他堂堂王家大少竟然在一群泥腿子面前吃了瘪,这让他如何忍?

    再想想那可爱的小萝莉,他心里如同百爪挠心,不知不觉间脚步也加快了许多。

    等到了王家大宅,还没看到他爹王虎,他就高声喊道:“爹!今天我在石头村被欺负了,对了,石头村还有个村民跟我提龙行山的旧情,咋回事啊?”

    他的声音刚刚落下,后宅便窜出了一个中年人,二话不说一巴掌就抽到了他的脸上。

    “逆子,你鬼叫什么!”

    打完王丰,王虎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这逆子把什么龙行山的旧情喊那么大声,实在是欠打!

    “爹!你竟然打我!”王丰摸着自己的脸蛋,有些不敢置信地道。

    “打的就是你这个逆子!”王虎扬起手作出又要打的样子,却被不知何时来到他旁边的一个年轻姑娘拦住了。

    “爹,别打哥了,什么事让你这么大动肝火?”

    看着自己的女儿素琴,王虎心中火气去了一大半。

    他这个女儿可不是王丰那样的废物,不仅练武天赋极高,根据县令所说,好像还有修仙之资,未来前途不可限量。

    所以只要一看到她,王虎心里就高兴。

    “没什么大事,就是这小子提到了一些不该提的过往。”

    “什么不该提的事?你都不知道向我吹了几次龙行山的战功了!”王丰依然有些不服气。

    王虎见此又要打,却依旧被女儿阻拦。

    “爹,到底怎么回事?你说清楚了啊!”王素琴好奇问道。

    王虎闻言有些讪讪,然后将一对子女都拉进了内宅,这才一五一十地将当年的事说了出来。

    “素琴,一群泥腿子而已,他们立的功不就是我立的功吗?要不是我带他们参军,他们有机会立功吗?”

    王虎一脸理所当然,丝毫不提那些为他战死的佃户之子。

    因为在他看来,那都是应该的,毕竟他的身份尊贵。

    王素琴听了眉头紧皱,沉声道:“爹,你这事做的不对。”

    王虎听女儿这么说,脸色一下子涨得通红,正想争辩,讲一讲尊卑的道理,王素琴又开口了。

    “这事传出去对我王家声誉影响太大,爹,你为何不斩草除根呢?

    若我王家声誉受损,我还如何踏入仙门?

    几个贱民的死活难道还比得上我王家声誉,比得上我的前途?爹,你老糊涂啊!”

    听到这话,王虎眼神一滞,片刻后表情就变得凶狠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