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方圆十米谁爱自己?
作者:武三毛      更新:2023-05-02 10:17      字数:2199
  第二章 方圆十米谁爱自己?

    陈沉心里叹了口气,这世间类似的宝物估计还有很多,只不过平凡的外表掩盖了它们强大的功能,让它们从初生到毁灭,都没有用武之地。

    “唉,你哪怕是颗草也好啊,我咬咬牙也就吃了,可你是坨屎,那我只能爱莫能助了。”

    陈沉摇了摇头,不再理会那坨屎,开始实验系统其他的功能。

    不知不觉间,太阳逐渐下山,时间到了傍晚。

    佃户们扛着农具回家。

    ……

    “系统,给我找到方圆十米之内最帅的人!”

    “宿主照镜子便能看到。”

    听到系统的回答,陈沉照了照家里的小铜镜,心里十分满意。

    照完镜子,陈沉脸色一变,今天他调试系统调试过度了,竟然忘了给父母做饭!

    正当他急着想淘米的时候,父亲陈山和母亲秦柔已经到了家。

    “呃……爹,娘,今天忘做饭了。”陈沉见父母一脸疲惫,有些不好意思。

    他这话一出,父亲母亲还没说什么,屋外突然传来了一个洪亮的声音。

    “没事,今天就到婶婶家去吃吧。”

    声音落下,一个健壮的大婶进了屋。

    这大婶正是陈沉家的邻居,也就是二丫她娘,陈沉一般称呼他为李婶。

    陈山和秦柔闻言却是叹了口气,今天他们实在没心情吃饭。

    眼看着快到收获的季节,上游的堤坝却出了问题,整个石头村的田地全部遭了水灾,今年收成几乎为零。

    这种情况下,石头村该怎么交田租?

    要知道,在这年头不交田租那可是了不得的大事,轻则被揍一顿,然后赶出田庄沦为乱民,重则卖儿卖女,流放千里,永世不得翻身。

    “小沉,要不你娶了二丫吧。”这时,陈山突然开口。

    “啊?!”

    陈沉闻言目瞪口呆,二丫今年才十四岁,虽然在这个世界十四岁结婚那是常有的事,但他这个接受过社会主义教育的好青年怎么能接受这种事?

    更何况,从小到大他就和二丫没什么共同语言,这没有男女之情娶什么娶?

    二丫这时从李婶身后露出了脑袋,表情怯怯的。

    佃户的女儿谈不上好看,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身材有些干瘦。

    看着二丫的神情,陈沉心中一动,不会是这小丫头暗恋自己吧?然后和李婶提了吧?

    的确,自己的气质在这小村子里显得非常出众,暗恋自己也十分正常,可是……

    “系统,方圆十米有谁爱自己?”实验了半天系统,陈沉下意识地在心中问道。

    “有三个目标。”

    听到系统的答案,陈沉心中咯噔了一下,果不其然,二丫暗恋自己!

    三个目标有两个肯定是父母,天底下没有不爱自己孩子的父母。

    至于另外一个,除了二丫还能有谁?难道还能是李婶不成……

    “太出众果然是一种错误……”陈沉心里喃喃,同时思考着怎么拒绝这段不应该有的缘分。

    这时系统开始定位了。

    “两个目标在你正前方,另一个目标,向前走两米,然后向左转五米。”

    听到这提示,陈沉突然愣住了。

    他正前方的当然是父母,可是另一个目标不是二丫所在的位置啊。

    下意识地按照系统的提示行动,不知不觉间,陈沉又来到了猪圈,站在了那坨猪屎前。

    看着猪圈里的老黑,老黑也同样看着他。

    一人一猪大眼瞪小眼,这一刻陈沉心中百感交集。

    老黑一头猪竟然也爱自己,真是太感人了!

    不知为何,他突然觉得老黑这头黑猪变得慈眉善目起来,眼神中也多了一些叫慈爱的东西。

    “老黑,不枉我喂了你这么多年,没想到你竟然有点通人性了,难怪能拉出那么不凡的屎。”

    陈沉走到老黑身前,拍了拍它的脑袋轻声说道。

    “哼唧……”

    老黑哼唧了两声,闭上了眼睛蹭了几下陈沉的手,表情十分享受。

    陈沉见此也笑了,家里养了接近十年的猪,和他有感情那也是正常的事。

    可是二丫既然不喜欢自己,那父亲干嘛说出娶二丫那样的话?

    想到这里,他又朝屋内走去。

    屋里,父母正在和李婶对话。

    “我家交不出田租,还能拿出一头猪抵扣,可是你家……”

    母亲秦柔一边说一边看向了二丫。

    李婶闻言都快哭了。

    石头村的地主可不是什么仁义的主,要是她交不出田租,十有八九会把二丫抓走,卖到窑子里去。

    她是个寡妇,没什么能耐,和二丫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十分不容易,如果二丫真被卖了,她也就活不下去了。

    屋外陈沉见此心中已经把事情猜出了大半。

    很明显,今年石头村的田出问题了,田租交不出去了。

    父母担忧二丫被拐去卖了,所以才提出让自己娶了二丫。

    当年二丫的父亲对自己家有恩,父母这么选择也无可厚非。

    在这个世界,普通的佃户一辈子都出不了村,结婚对象也就同村几个同龄人,很可能父母原本就打算让自己娶二丫。

    要是以前,陈沉可能真就认命,可现在他是系统加身,早晚要成仙的人,面对这种事还用得着委身结婚来解决吗?

    那对得起他的身份吗?

    想到这里,他直接进屋说道:“爹,娘,是不是田租出了问题?我记得距离交租的日子还有三天吧?三天,我去筹田租,一定可以筹到!”

    “田租要一千多文,你……”秦柔欲言又止。

    陈沉却是摆了摆手道:“娘,你还记得县城和风大药房的账房吗?他说我很有算数天赋,要收我当学徒,我去找找他,说不定能预支点工钱。”

    “可是……”

    “哈哈,不用可是了,我都十六了,整天在家混也不是个事,还有,老黑是头好猪,别卖了。”陈沉笑着说道,随后直接朝着村口跑去。

    石头村距离县城只有十里路,他现在去天黑了大概就能到。

    “小沉!要不明天去吧!晚上不安全!”

    背后传来父母担忧的呼声。

    “没事!”

    陈沉喊了一声,然后加快了脚步。

    晚上他才容易办事,至于安全?有什么好担忧的,一穷二白,还会有人打劫不成?